为被舆论挞伐中的Buzzfeed喝个彩!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toutiao.com.

先说故事。被视为新媒体标杆的Buzzfeed最近灰头土脸。其总编辑本·史密斯不久前删除了两篇文章,两篇文章批评对象的身后都有Buzzfeed大广告主,一个是联合利华,一个是百事集团。(见头条号新新媒体观察4月11日报道 《Buzzfeed 总编辑为删除批评广告主文章认错》)

这在许多人眼中根本算不上什么事。但是,这件事发生在如日中天的新兴媒体Buzzfeed的身上,居然可以引起一场舆论风暴,足以说明在人们的心目中,Buzzfeed是一家怎么样的新媒体。它被以如此之高的媒体道德标准来要求,说明了它已经在人们的心目中建立了坚守这样标准的形象。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人们居然可以一致认为新媒体应该秉持传统媒体的同样的价值标准。

本·史密斯最近删除两篇批评报道这事,办得的确不怎么光彩。无论两大广告主是否向他表示了不满,无论他是否是在压力下删除批评广告主的报道,这种瓜田李下的举动,显然是欠思量、欠揍的。因此,本·史密斯正式出面道歉并亲自恢复这两篇文章,也就是题中之议。为了捍卫自己亲手制定的引起了人们广泛关注的《新闻编辑标准和伦理指南》(EditorialStandardsandEthicsGuide)的严肃性(中国的媒体2015年年初广泛报道了这一准则的推出,并为其喝彩),本·史密斯严肃地进行了自我修正,理所应当。只是,树大招风,所有这一切,似乎并不能平息人们的议论。西方的主流媒体纷纷报道此事,有的看笑话,有的上纲上线,把这件事视为对Buzzfeed力推的原生广告的死刑判决。权威的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网站的评论标题是:Buzzfeed 的审查问题。

故事没有到此为止。撰写批评多芬广告活动的Buzzfeed编辑阿拉贝勒·斯卡娣(ArabelleSicardi)辞职了。多芬的母公司联合利华是Buzzfeed的广告投放者。又有媒体报道,被删除的报道远远不止这两篇,总计可能达到惊人的数千篇。Buzzfeed为此专门组织了一个班子,对2012年本·史密斯担任Buzzfeed总编辑以来的所有被删除的报道逐篇进行统计调查。调查结果出来后,Buzzfeed公诸于众。

Buzzfeed是存在问题的,值得庆幸的是,这家新媒体的问题,并不如一些人想象得那么严重。本·史密斯入职总编辑是2011年12月。其正式主持编务自2012年开始。因此,相关的统计自2012年起头。统计结果显示,这期间共删除文章(post)1112篇,其中,因为采编原因删除的共100篇,因为广告主抱怨要求删除的3篇,因版权原因删除的65篇,因各种技术性(操作)错误原因删除的263篇,因与此前已发布的内容重复而删除的122篇,社区用户自行删贴140篇,另有377篇被删除的贴子为并非采编部门经手处理的、非内容报道类文章。

也就是说,内部调查确认真正有问题的文章一共有三篇。这三篇文章被删除,是基于Buzzfeed内部商务、广告部门的要求进行的。也就是说,编辑与经营部门之间的防火墙的确被洞穿过。把这本帐摊开来,并不是一件让人舒服的事情,这本帐让人们看到了媒体运营中十分真实的一面,有点点阴暗的一面。

Buzzfeed 总编辑本·史密斯和 Buzzfeed 创始人兼 CEO 乔纳·佩雷帝一起为此接受了记者访谈。著名的博客新闻网站 Gawker 2015年4月23日全文公布了访谈录音与访谈录音文本。

故事到此结束了吗?不知道。也许,调查数据并不一定十分精确,也许,Buzzfeed的调查报告隐瞒了什么其它的真相,也许,Buzzfeed的高层在与记者打交道的时候辞不达意,引发了新的误会。所有这一切,都没有什么要紧的了,进一步的细节,并不能改变这场风波的定性。Buzzfeed不是纯洁无暇的天使,也不是十恶不赦的混蛋,它不过是一个创办不到十年,正在成长中的新媒体红人。关键在于,Buzzfeed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过失,并且决定坚持自己的价值标准、新闻伦理。

前纽约时报著名的新媒体编辑、纽约时报2014年创新报告重要起草人艾米·奥莱丽认真地读了并且听了访谈文本与录音,随即发表了上面这番感想。她说:“一个跟纽约时报毫无关系的访谈中,纽约时报被提及了六次。”艾米·奥莱丽现在是美国著名的病毒新闻网站Upworthy的编辑部主任,这家网站的最高编务负责人。纽约时报在这次访谈中被提及六次,是她看到的访谈的“新闻眼”。

艾米·奥莱丽没有多嘴,进一步议论什么。但这位出身传统媒体的新媒体编务负责人显然想提醒我们,人们,以及本·史密斯本人都在以纽约时报为样板要求Buzzfeed。事实上,本·史密斯本人就是一个卓越的记者、博客、作家。他没有在纽约时报工作过,但是,他在一系列的报纸工作过,其中包括纽约观察家、纽约每日新闻报。2007年,史密斯加盟著名的博客新闻网站Politico,成了美国最著名的政治评论家、作家,2011年底他加盟当时远没有今天盛名的Buzzfeed时,引起了舆论哗然。这样一位传统媒体出身的新媒体掌们人,当然知道行内的规矩,珍惜自己的羽毛,但是,他也会犯错。他必须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概括承受,在自己完美的履历中留下一处遗憾的败笔。

Buzzfeed 并不完美,本·史密斯也并不圣洁。谁有胆量说自己可以做得比本·史密斯更到位呢?

本·史密斯敢于制定采编守则,并敢于“哗众取宠”地把这个守则公诸于众接受人们的的监督,这种勇气与胆识本身,就值得为其喝彩;小把柄、小尾巴被人抓住之后,本·史密斯敢于担当,认错、改错,全面自查,并把自查结果摊开来,更应该得到喝彩。

一个被纽约时报视为严重威胁的新媒体网站,坚守或者试图坚守与纽约时报相同的职业操守,这是难能可贵的。

顺便说一下,此次揪住 Buzzfeed 的尾巴穷追猛打的是另一家著名的博客新闻网站 Gawker ,其创始人及 CEO 是著名的前金融时报记者、博客尼克·丹顿。纽约时报也报道了此事,但只是跟着起哄的角色,并没有认真地挖掘,从一开始就死缠烂打的始终是 Gawker。在与 Buzzfeed 的竞争中,尼克·丹顿显然是一个落后的人,但在这一个回合中,尼克·丹顿赢了。他帮助本·史密斯认识到,新媒体贞操同样是贞操,不容侵犯。两个传统媒体出身的新媒体巨头,在这一个回合中的较劲,其实并没有输家,只有赢家。在这个过程中,新媒体的防火墙将真正得以重视并落实,至少在Buzzfeed是这样。这是新媒体的胜利。新媒体越来越接近于传统媒体,传统媒体的种种行之有效的理念、规则、模式,正在新媒体中逐步得以实践。

#上图为与 Buzzfeed 齐名的赫芬顿邮报的相关报道,标题直击靶心:Journalism # FAIL#

因此,我们应该为 Buzzfeed 喝彩,为 Gawker 喝彩,为采编、经营之间的那道莫须有的防火墙喝彩。在新媒体无情冲击传统媒体的当口,许多人在谈新闻专业主义的理想与情怀,其实,与这些高贵、高调的追求相比,更值钱的,还是几乎被忽视的新闻采编与经营的基本操守。当一条批评报道可以因为广告商的一句话而消失的时候,谈什么理想情怀与专业主义。

这是一个遥远的美国故事,但是,对于中国的新媒体建设来说,不是同样必要的一课吗?这是一个新媒体故事,对于传统媒体来说,不是同样必要的一课吗?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toutiao.com.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