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媒体为什么要给颠覆者扎克伯格颁大奖?

‘数字反动派” 马塞亚斯·多夫纳说:Facebook 创造了历史!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jerome.baijia.baidu.com.

小扎最近麻烦不断。印度给了他的连接全球的 Free Basics 计划当头一棒,他的伙伴马克·安德森的“殖民论”又给他树敌、添堵。不过,也有好消息。德国传媒巨头阿克塞尔·施普林格集团以其创始人的名字命名新设立了一个大奖“阿克塞尔·施普林格奖”,第一位获奖人,选择的就是小扎。

很奇怪,一个老欧洲的传统媒体将为传统媒体的颠覆者扎克伯格颁发大奖;同样奇怪的是,无情碾压传统媒体的小扎将兴高采烈地跨跃大西洋亲自去接受被碾压者的颁奖。这比诺贝尔和平奖很奇怪地颁发给美国在职总统奥巴马,更有创意,更有戏剧性。欧洲人,会玩。

想象一下,由人民日报集团或者南方报业集团设立一个大奖,颁发给颠覆者陈彤,张一鸣,或者张小龙,以表彰他们对于新闻业的颠覆与改造,会是多么喜剧。

按照奖项设置说明,“阿克塞尔·施普林格奖”的颁奖对象将是泛媒体业那些杰出的创新者或企业家个人。他(他们)以自己的卓越才华,完成重大的技术创新,创造并改变市场,重塑文化,且勇于面对并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这个奖项表彰获奖者取得的成就,并且鼓励他们继续向前迈进。

31岁的Facebook(脸书,脸谱)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是这项奖的第一位获奖者,此后,这个奖项将每年颁奖。

为什么要颁奖给小扎?阿克塞尔·施普林格集团的首席执行官马塞亚斯·多夫纳说了几点理由:

“我们颁奖给小扎,是因为他创造了当代最重要的通讯媒介。Facebook 改变并且丰富了我们的文化,当然,也构成了新的挑战。任何人,在任何时候,可以面对广泛的受众讨论任何他要讨论的话题。但是,这样(史无前例)的力量该被如何负责任的运用呢?小扎努力地在面对这个问题。Facebook 已经成了媒体产业的一个重要分发渠道。这家公司正在努力发展并且完善新的选项,以公平地对待技术创新和媒体伙伴。这项奖的目的是鼓励小扎,继续在这条路上不断迈进,无论面对多少挑战与阻碍。”

(图说:《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曾把阿克塞尔·施普林格的 CEO 马塞亚斯·多夫纳称为“数字反动派”,由这位“数字反动派”给出这样肯定的颁奖词,是不是有点怪怪?)

在杰罗姆看来,这与其说是褒奖,不如说是期待。其中包括的深意,与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美国在职总统奥巴马异曲同工。不过,奥巴马并不会因为自己获得了和平奖,而在动用武力解决问题的时候,有丝毫的犹豫。小扎也不会因为获得了来自传统媒体的肯定,而捆住自己的手脚,不再大挖传统媒体的墙角。他显然明白,马塞亚斯·多夫纳这位全球著名的“数字反动派”,谷歌在传统媒体中的二号劲敌(头号劲敌鲁伯特·默多克),打得是什么算盘。

2月25日,小扎将前往柏林,在阿克塞尔·施普林格集团总部出席专门为他一个人举办的颁奖典礼。阿克塞尔·施普林格奖是一个没有奖金的荣誉奖。获奖者根据施普林格员工的提名,由阿克塞尔·施普林格董事会选定。未来,也考虑由公众参与提名。

(图说,阿克塞尔·施普林格奖的获奖人,由照片中的这些人来最终确定。这些老欧洲的贵族,对于 IT 小鲜肉的致敬中,有多少无奈?多少怨恨?)

主导这项大奖的马塞亚斯·多夫纳曾是欧洲反谷歌浪潮的旗手,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领导的媒体集团,是全球范围内最数字化的传统媒体集团。 施普林格来自数字业务的收入占比超过七成,来自数字业务的利润,超过五成。 其来自德国以外全球市场的收入与利润也均超过总额的百分之五十。由这样的一家国际化的传统媒体集团设立的这样一个奖项,意味深长,充分展现了来自老欧洲的这家传统媒体的专业自信。而小扎通过对于这个奖项的认同,也试图展现自己对于传统媒体的敬意与善意。

传统媒体与硅谷的新媒体巨人之间,能够和平相处,携手前行吗?至少,几天后在柏林的那个颁奖典礼上,我们可以听到一些精诚团结、温暖人心的话语,事实也许并不是那么美好,但新闻业的未来,没有这两大阵营的协同,两大专业的融合,是无法想象的。硅谷与新闻业一直处在战争状态,也一直在融合。硅谷人与新闻记者不断在交叉换位,互相渗透。只不过,“硅谷”更象是一个新技术黑洞,正在无情地侵蚀传统新闻业。那些在硅谷与并不在硅谷的硅谷人,正在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攻克并占有传统媒体的后宫。

小扎与媒体的关系相当微妙,Facebook是媒体的朋友,也是敌人。他受到了马塞亚斯·多夫纳的礼遇。下一个会是谁呢?恐怕不会是来自谷歌阵营的那些巨人,他们与马塞亚斯·多夫纳,与阿克塞尔·施普林格,与欧洲的传统媒体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积怨太深,欧洲人曾经反复遭受谷歌强加的胯下之辱,而谷歌也在不断遭受欧洲人的反击与刁难。穿着欧洲人给定制的小鞋,谷歌在欧洲步履维艰,必须随时提防来自四面八方的冷箭。

那么,阿克塞尔·施普林格奖明年的获将者会是谁呢?

大胆地猜一下:杰夫·贝佐斯,或者,埃文·威廉姆斯。

(图说:图为阿克塞尔·施普林格 CEO 马塞亚斯·多夫纳,一个已经以其与谷歌的博命抗争和令人瞩目的数字化成就,在新媒体史上留下佳话的英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进一步资讯,请关注新媒体票友杰罗姆(Jerome Sun)的微博号“杰罗姆i”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jerome.baijia.baidu.com.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jerome su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