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大兵Twitter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toutiao.com.

Twitter 继 28日(北京时间29日)暴跌之后,第二天继续重挫。其CEO 科斯特洛30日接受采访时被问及帅位是否稳固,他说:我并不为自己的职位安全忧心。说归说,这个问题被公开拿出来讨论本身,就说明这已经是一个问题了。

最新季报亏损扩大,令Twitter疑云四起,股价重挫。北京时间4月29日,Twitter公布了2015财年第一季度财报。该季度Twitter净亏损1.6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净亏损1.32亿美元相比有所扩大,而同时公布的未来多项预期也与市场预期有相当差距。

Twitter季报在交易时间遭媒体提前泄露,导致股价大跌5.8%被交易所暂时停牌。交易恢复后,其股价继续暴跌,最高跌幅20%。用户增长停滞,亏损扩大,Twitter CEO迪克·科斯特洛一直因为公司的发展不如预期而遭受抨击,换马的呼声此起彼伏。而Twitter成为谷歌、Facebook、雅虎并购对象的传闻也屡见不鲜。不过,在如何拯救Twitter及其股价问题上,各方似终没有共识,迪克·科斯特洛也因而屡屡涉险过关。

Twitter创始人、最大个人股东、CEO埃文·威廉姆斯2010年因内斗被扫地出门后,创办了一个可以被视为Twitter下游产品,因而与Twitter不存在任何形式竞争的新媒体网站 Medium,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作为 Twitter 的最大个人股东,威廉姆斯一直身体力行,不仅 Medium 严守分际,不与 Twitter 正面冲突,其它人与 Twitter 冲突之时,威廉姆斯也都挺身而出严词捍卫。

在拯救 Twitter 的过程中,威廉姆斯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研究威廉姆斯创办的新兴网站Medium时,我发现了一个相当有趣的现象。

威廉姆斯反复阐述:Medium是一个自由、开放的平台,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发表自己的故事与意见。他也反复地阐述:要把Medium打造成一个安静、舒适、深度阅读与表达的“高尚小区”。这两种诉求,显然存在着明显的冲突。前者重点在于海量、时效与速度,而后者强调质量。从他选择的精英媒体团队,以及这个精英团队选择的精英付费作者群体就可以看出,威廉姆斯的定位是清晰的。他做着小众精英的事情,说着大众草根的话语。你不能说他口是心非,他心里十分明白,他必须这么做,只能这么说。

做过博客平台与推特平台的威廉姆斯当然明白互联网的力量存在何处,以及如何去激活这样的力量。但他暂时没有去进行这样的激活,并不鼓励所有的人,到他的Medium平台上来进行写作与阅读,以尽快地提升访问量与影响力。

威廉姆斯曾经高傲地说,页读数与点击率都不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需要的是用户在Medium上停留的时间,在每一篇文章里停留的时间。这的确是一个十分高贵的取向。但是,这个取向,事实上,也为Medium划地为牢。几个月前,Medium悄悄地进行了一些改变,在页面上为人们方便地发布较小篇幅的文章提供了一个新的界面。这样未加张扬的小动作,说明威廉姆斯的确在微调自己。

威廉姆斯始终在Medium与推特之间划了一条明确的界线。推特使用的杀器,他始终没有动用。威廉姆斯始终是推特的最强有力的捍卫者。在速度、数量与质量三者之间,他始终只是在质量上着力。从来没有试图在速度与数量上下功夫。他不想,不愿意,或者不屑吗?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目前仍然是推特的第一大个人股东。作为身价数十亿美元的超级富豪,他的身家性命目前仍然完全在推特身上。虽然他已经开始大手笔减持,但是,作为大股东的格局没有丝毫改变。这也是为什么当Instagram说它用户数已经超越推特,已经把推特比下去的时候,埃文·威廉姆斯会十分生气,并以粗话回击的原因。威廉姆斯是性情中人,动粗屡见不鲜。

这是十分诡异的。

威廉姆斯投鼠忌器,他不能用Medium去做任何伤害推特的事情,去与推特竞争,这与他的根本利益冲突。而这样的定位,也把威廉姆斯的手脚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这,也就是人们看不清楚Medium的根本原因。因为,有人,人为地把推特视为禁区,不得进入。这个人,就是威廉姆斯。

那么,换一个视角,从Twitter的角度看Medium,Medium的实验意味着什么呢?杂志化、好故事化、大故事化方向,也就是质量方向,对于Twitter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把Twitter和Medium加总,威廉姆斯带着 Medium 重新出山,重新执掌 Twitter,如何?用 Medium 来拯救推特,或者,用推特来完全激活 Medium,合理性完全存在。

这样的预言也许只是笑谈。不过,乔布斯那样的神话再现,并不是不可能的任务。对于威廉姆斯来说,他正在进行这样的准备。也许,他的初衷根本不是重返Twitter,去拯救推特。但是,当Twitter沿着目前的轨迹不断地往前走的时候,推特董事会中的人们明白这一点,也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熟悉Twitter历史的人,对于推特董事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风格应该不会陌生。

无论两者是否会走到一起,Twitter 与 Medium两者的业务模式互相靠近、互相借鉴,已经呈现了非常明显的迹象。

Medium,在质量的车子上,再安上速度与数量这两个轮子,并不是天方夜谭,威廉姆斯不需要再去发明这两个轮子,他已经发明过了。如果他以质量为诉求,能再创另一个推特,他不会拒绝。但是,如果不成,如果这将成为他拯救推特的筹码,他也不会拒绝。他终有一天会为Medium安上这两个轮子,这两个已经反复被证明,是会获得回报的方向,聪敏如威廉姆斯当然不会看不到这一点。他只是在现在还不需要这么做。他只是在等待。在Medium上添加快捷发表短文章的功能项(事实上,这不就是Twitter的基本功能项吗?),说明他开始微调了。

而在Twitter 方面,始终以“实时”内容为诉求的推特,也在悄悄地转身。为了讨好华尔街,其首席财务官安东尼·诺特(AnthonyNoto)不久前透露他们正在考虑创建一项新的服务,名字叫Twitter Daily Edition,汇总并分享当天最精彩的部分推文。那玩艺听起来象一本 Medium 正在做的网上精品杂志,不是吗?

坊间最近盛传谷歌有意收购推特。Twitter诞生之后,谷歌曾反复提出收购的动议。如果真的成行,那么,威廉姆斯可以真正解脱了。此时,也许我们可以看到 Medium 没有负担地真正选择并展示自己的方向,可以看到威廉姆斯亮出自己的底牌。谷歌曾经收购过威廉姆斯的博客平台,再次收购他的推特,管道畅通。但是,在我看来,谷歌单独收购Twitter的可能性为零,虽然谷歌的确有这样的迫切需求。原因在于,Medium 正在成长,Medium分别向前、向后拓展,做出一个既拥有“前推特”基因,又拥有大家还没看清楚的“后Medium”属性的新内容平台,完全在逻辑延伸线之上

难不成,若干年后,谷歌继收购博客(Blogger)、推特(Twitter)之后,还要第三次收购威廉姆斯的作品 Medium ?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toutiao.com.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