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在全球新闻记者中有多受欢迎?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toutiao.com.

斯诺登在全球新闻记者中有多受欢迎?不知道,好象没有看到过相关的统计。但是,请看一段刚刚发布的小视频。我从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录像中截取了最初的一分钟。看完这一分钟的视频,你完全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

视频地址

这是远在俄罗斯的斯诺登应邀参加在意大利佩鲁贾举行的国际新闻节(International Journalism Festival,4月15日至19日)的小片断。当斯诺登在会议开始前出现在大屏幕上的时候,与会者中掌声四起。会议主持人再三示意打住,但与会者置之不理。终于制止了与会者掌声的主持人,终于开始了介绍。但她显然也是个斯诺登的粉丝,她制止大家,好象只是为了夺回表达对斯诺登敬意的机会。听不懂她热情洋溢的意大利语说了些什么,但从她激动、亢奋的表情可以看出她说了点什么。

这是一次全球新闻业从业人员的聚会,也就是说,与会者中要么是新闻记者,要么曾经是新闻记者,要么是将来的新闻记者。看不清楚是不是会场中的每一个人都在鼓掌,但是,从斯诺登春天一样的表情中,可以读到他从画面中看到了什么,以及从掌声中听到了什么。

在与会者中有一个人叫丹·杰尔默,他曾经是硅谷圣何塞水星报的记者,见证了整个互联网时代,现在是一个美国大学的新闻学教授,美国网络新闻业的重要意见领袖。他小部分时间出门教书,大部分时间仍泡在硅谷,写博客。他有一句名言斯诺登是真正的美国爱国者!在他看来,许多美国的爱国者并不是真的爱国者,而斯诺登是。不过,与他意见不同,在美国,有很多人视斯诺登为美国叛徒。

当这个“美国叛徒”开始与会场中的嘉宾们互动的时候,他的讲话再次博得了大家的掌声。在会上,他说了一句十分著名的话,这句话此后几天,成了许多媒体报道的对象。“Journalism is one of the most effective , if not the only , leverage we still have .” 这句话很简单,但要翻译得信达雅有点难,看看这样是不是可以凑合着理解:新闻业是我们目前仍然拥有的、最有效的可以撬动世界的杠杆,但愿这不是我们仍然拥有的唯一的工具。

这句话说给新闻记者听,说给满会场的新闻业内人士听,当然受用,也许能让他更受新闻业内人士的欢迎。但是,他说的难道不对吗?十分夸张吗?斯诺登与全球各地的新闻记者合作,彻底揭穿了美国政府的种种谎言,把那些赖在道德高地上的人推下了神坛。这样的美国人正是美国的良心,他们正在以自己无与伦比的牺牲,拯救美国的形象。来自全世界的新闻记者们用他们的热烈的掌场向他致敬,他当之无愧。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tout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