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的常青树与炒冷饭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toutiao.com.

除了那些刷屏的内容,网络上的东东阅读率其实是十分有限的。一篇文章、一张图片、一段视频的受众其实是十分有限的。全球的互联网用户突破了30亿,下一个30亿正在鱼贯而入。但是,阅读、观看某一篇文章、某一张图片、某一段视频的人,只是其中微乎其微的一个部分。既使被病毒传播了的内容,其抵达的互联网用户也只是有限的一部分,十分有限的一部分。千万别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在消费你的产品。

(这是一张老照片,不过,不是很老,不是历史上某个黑手党集团的合影,虽然有点那个意思。这伙人被称为 PayPal 帮。前几天看见这张被人翻出来的老照片,在上面使劲地找马斯克,无果。你能从中找到几个影响了、影响着互联网的熟脸孔呢?)

这,就是互联网内容常青与人们常在互联网上炒冷饭的基本原因,也是一个著名的内容实验的初衷。

2015年年初,著名的新兴内容网站VOX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了个实验。他们把一批作者半年前的稿子找出来,请作者稍加打磨、装修,然后重新作为新稿以新标题发表。结果,读者浑然不觉,评论、转发热情丝毫不逊色于原创新稿。

在实验进行的5天周期内,VOX重发了经过刷新的88篇稿件。这些稿件带来了50多万的阅读者以及他们积极、正面的反馈,VOX的编辑们十分满意。此后,他们就把这种重发内容,作为一个基本的手段与配置,并把此实验的结果公诸于众。读者以及业界对此都给予了正面的评价。

互联网上的硬新闻、硬信息生命周期的确很短暂,但是,的确有许多内容的常青树可以被时常拿来炒热,冷饭热炒。

有一位前辈,做过一件让全中国人为之赞叹的事情。这位著名的摄影记者徐永辉,在采访中结识了嘉兴一户农家,那以后,他每年为他们一家人拍一张照片,几十年如一日。你可以想象,那组年轮一样的照片的价值。那不是什么炒冷饭,事实上,那是对于新闻、内容的最深刻的理解与实践。每一年,在这组旧照片上增加的另一张新照片,都是对这组照片价值的一次升华。内容之上的内容,新闻之上的新闻,比什么都有价值。因为,它有历史的景深。

这组照片的社会学意义非凡,但并不具备催泪弹的能量。另有一组照片,曾经在网上疯传,曾经让我热泪盈眶,因为,那组照片,闪烁着人性的光辉。一个母亲,为她的丈夫和她的女儿,也就是一个父亲和他的女儿,每年拍一张合影。在镜头里,女儿从襁褓中的宝宝,成长为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出落成风姿绰约的漂亮姑娘,然后,成为一个牵着自己孩子的母亲;而青涩的父亲,最终成了年长而快乐的外公,怀中的宝宝从他的女儿变成了他女儿的女儿。

我从这组疯传的照片里,看到了自己,恰好,我也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只是,孩子她妈没有为我们留下这样珍贵的照片。相信这组平凡父女的照片疯传的原因,正是无数平凡的父女,以及镜头后面的母亲,都看到了自己。

内容常青的理由其实十分简单,因为,有些内容的确是常青的,常青内容的价值远胜于明日黄花。VOX的实验,把网络时代的常青内容,发掘成为一种产品,使偶然变成了必然。事实上,具有历史纵深感的内容,通常更具冲击力。一个事件,一个人物,放到历史的景深中观照,更为真实。

比如,莫尼卡·莱文斯基在TED上的那次著名演讲,没有经历过1998年互联网狂飚突进时期那些故事的人,可能感受并不深刻。但是,对于17年前在互联网上曾经阅读过她的故事,甚至以各种形式自觉不自觉地参与过对她的网络“欺凌”的人,她的TED演讲,就是一个弱者穿越历史的强硬呐喊,就是17年前,那段互联网一个人、一只猫(调制解调器)改写传播史的巨大回声。麦特·德拉吉与莫尼卡·莱文斯基之间的恩怨,17年后,又续上了。德拉吉17年后观看莱文斯基的TED演讲,作何感想?这个人,正是莱文斯基控诉、声讨的网络欺凌的始作俑者。正是这个人,告诉这个世界,莱文斯基藏着一条裙子,裙子上有无可辩驳的一个美国总统的劣迹。可怕的是,美国的检察官们最终居然、果然找到了那个女孩珍藏的那条裙子。http://toutiao.com/a4119421649/

而这些人,当年的美国总统、当年美国总统的实习生、当年让美国总统几乎下台让白宫实习生成为一个符号被无尽的羞辱的博客麦特·德拉吉,以及另一个受害者与与加害人 — — 当年美国总统的夫人、如今的美国总统强有力的竞选者,竟然又要在一个敏感的时刻一起唱一台大戏。要知道,17年前的这四个人,17年后,都奇迹般地站到了历史的风口上。大风,将在2016年美国大选时劲吹。莱文斯基以复仇者的姿态高调复出不用说,德拉吉已经成长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右翼政治势力代言人,他17年前让传统媒体蒙羞的网站德拉吉报道,17年后,仍然在向传统媒体网站导去数以百万计的流量,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德拉吉和德拉吉报道的表演令人期待。

扯远了,互联网用户数以十亿计,访问你的网站,阅读你的稿件的人,少得可怜。再病毒的内容,与互联网总用户数相比,其消费者也十分有限。因此,你的稿件,绝大部分网上读者,都未曾读过。如果这些稿件是有价值的话,是常青树的话,它们的价值始终存在。你可以通过某种机制,使其常青。

因此,曾经发表的稿件的再利用,就是一个有意义的实验。内容网站,如何形成一个机制,有序地、持续地结合最新的动态,来二次、甚至三次利用这些内容资源?

事实上,这也是一些病毒新闻网站安身立命的根本。一些病毒新闻网站,几乎没有原创内容,他们就是利用他人的新闻,进行重新包装、分发。这是自打有了影响力巨大的社交媒体之后出现的怪现象,但很合理,很符合逻辑。新媒体上曾经出现过无数这样的看起来不合理的逻辑,比如,整合大于原创。从这个角度去看,为什么许多历史故事导向的公众订阅号、头条号粉丝量、阅读数惊人,就很容易理解了。因为,历史,及对于历史的重新解读,是常青的。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toutiao.com.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