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别让谁做默多克,行吗?

南华早报正式放弃付费墙和优土正式入伙阿里,让“媒体帝国”之说再次浮出水面。大伙说的“媒体帝国”,显然不是“媒体的帝国”。大伙说的“做中国的默多克”,显然不是“在中国做默多克”;这两样,都 不大好做

在阿里巴巴收购南华早报之前,已经有人在说马云在整一个媒体帝国。等他买下南华早报,更多的人说,马云要做中国的默多克。当《澳洲金融评论》莫须有地以小道消息说马云要收购《明报》的时候,说得和信的人更多。而前一阵传胡舒立女士的财新,将迎来马云旗下资金战略投资的消息,更让这个说法,看起来,象真的一样。

马云真想建媒体帝国,做默多克吗?这是一个问题。马云能建媒体帝国,做默多克吗?这是另一个问题。其实,这两个问题,是用脚趾头都想得明白的事情。做默多克并不只是钱的问题,做默多克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生意,还有机会象默多克一样被公开抹剃须膏调戏,马云,会并且愿意去做吗?

简单地说,马云做淘宝天猫支付宝,自己也成为“剁手党”,带头买这买那,没有什么不对的。人家现在日子好过,念旧,愿意给媒体业朋友们雪中送炭(马总手下高管微博、朋友圈文章大意),碍着谁了?但是,无论如何,马云在中国可能做不了默多克,他可能也压根儿没想做默多克。马云的成就与可能的历史定位,早把默多克扔几条大街之外了。与默多克(媒体帝国无冕之王)对标,寒碜了马云。所有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好玩的起哄罢了,不能认真。

先说做不了。

默多克在中国做了什么?默多克在中国做的大事,几乎都失败了。卫星电视没有做成,与人民日报合作,几乎成了的标志性网站 Chinabyte 最后也败了,默多克以及假邓文迪之手进行的诸多大手笔互联网投资,都不知所终。至于报纸,哪家姓默?曾经姓默的香港报纸南华早报,早已经卖给了马来西亚人。显然,大伙在说的“做中国的默多克”,不是“在中国做默多克”。默多克在中国没做成什么,没有做成“默多克”。难不成,大伙的意思是,马云很快也会把南华早报给卖了?

不在中国做默多克,那么,要马云去哪里做?马云钱多,人精,英文好,哪里都可以做。那就去默多克的老家澳洲,或者,他的老巢英国,或者他的现在的大本营美国做?那些地方全说英文。这主意不错。不过,直接让老马和老默顶牛,马云干吗?

已经宣布退选的小小布什在竞选活动中曾说,闹得沸沸洋洋的不愿意透露身份收购拉斯维加斯一家报纸的人,是那个叫特朗普的人。后来,被舆论逼着现身的其实是一开赌场的。小小布什是个厚道人,没有因为要制造轰动效应,猜是要做“媒体帝国”的马云。按《澳洲金融评论》的算法,他可以猜马云的。如果哪天马云真在美国、英国或者澳洲收购了一家英文大报,一定会有那国人说,马云”“拱卫军”来了。假如哪天马云收了纽约时报(20亿美金左右的总市值,呵呵),那么,纽约时报也许不说话了,但一定会有报纸,比如默多克的纽约邮报或者华尔街日报,说些什么莫须有的内幕。综上所述,哪怕在国外,马云要做默多克,也不容易。

继续说做不了。

默多克是一个令人尊敬的报人、企业家,甚至,你也可以称他为政治家。你可以完全不同意他的政治倾向,不同意他无所不用其极的手腕,但是,你不能不承认这个几乎硕果仅存的超级报业大亨,在媒体业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有许多人骂默多克,怕默多克。默多克不在乎,他说,他从来不看那些骂他的书和文章。

默多克是一个十分真实的报人。他热爱报纸,那种热爱,就象旧时的将军,对于他的战马的热爱。他们一起出生入死,一起凯旋,血肉相联。他自己做过总编辑,后来,有众多的总编辑要向他汇报。而他本人,流传着不少故事,比如,会把总编辑叫到自己家里,或者游艇上,讨论隔天的社论。

杰罗姆再讲一个小故事。这几年,美国的媒体巨头流行分拆,把报业资产分拆出去,扔“孤儿院”去,扔海里去“海葬”。默多克的儿子们,也要这么干。他的儿子们看不上报纸,认为报纸拖了整个集团的后腿,压低了影视资产的估值,因此要分拆报业资产,老默多克120个不愿意。这是一个真心热爱报纸,热爱自己的媒体帝国的人。当然,他明白,儿子们以及他的主要家臣们,说的都是对的,按他们的思路行事,方向正确。他只能忍痛割爱,忍痛分拆报业资产。但他要给报业资产,也就是新闻集团留下一笔活命钱。人家分拆之时,要让报业资产,分摊背上一大堆集团的债务,默多克却象嫁心爱的女儿一样,给一份丰厚的数十亿美元的现金做嫁妆。

这就是默多克。马云,爱报纸吗?不知道,他好象没有理由象默多克那样爱报纸爱媒体。对了,默多克拥有的不仅仅是报纸,而且,默多克现在最赚钱的不是报纸,而是影视娱乐业务。如果说,马云要做的默多克,是那个21世纪福克斯的默多克,不是那个新闻集团的默多克,那,好吧。

但是,默多克主要还是报纸。给他惹事的主要是报纸,让他在八十来岁出席听证会,被人抹象蛋糕一样的剃须膏,也是报纸。

同样,马云买了一堆影视资产,没有人说什么,但是,买了一份南华早报,话就多了。西方主流媒体的话最多,而且最难听。这是完全可以想象的。马云可能还没有想买《明报》,又有西方媒体在报纸上说,马云已经启动购买程序很久了。这样说的目的显然只有一个,把这个人架到火上去烤

马云与报业与媒体业,有默多克那样的血肉联系吗?他会有雅兴,来亲自动手改动某家报纸的社论吗?这些东西也许并不入他的法眼。事实上,马云吃报纸(媒体)的亏,远远多于赚报纸的便宜。也许他有报一箭之仇的冲动,但做玩这些游戏的产业的帝王,呵呵,作为明白人,他会知难而退。杰罗姆猜,他有兴趣的,更多的是自己的历史定位,是与那些个与他脚碰脚的互联网巨人之间的高下。默多克会是马云希望超越的标杆吗?默多克拥有,而马云无法超越的,只有一样,默多克先生是资深情种,他先后拥有四位俊俏的夫人。其中每一位都明媒正娶,最后一位订婚时,还在泰唔士报上发通告。

这是个玩笑。默多克其实还有许多东西,马云是赶不上的。

默多克不仅对报纸有兴趣,对媒体有兴趣,他对政治也有兴趣。他会利用自己的报纸、电视左右某国的竞选活动,他的报纸大合唱的时候,音量的确很大、够大。对于2016年总统大选,默多克话也很多,这些话不仅通过旗下报纸说,他好象嫌太麻烦了,还开通了推特,直接在推特上说。当然,默多克这样热衷政治,也有风险,陪了夫人又折兵的故事,不是穿越剧演的,就在默多克身上,就在我们眼前发生了,不是吗?

这些标杆,马云无法跃过,恐怕也没有兴趣跃过。

杰罗姆觉着,马云可能没把老默放在心上,也可能根本没必要把老默放心上。如果他要单挑,他更可能选择已经在中国市场完败给他一次的贝佐斯。贝佐斯在中国完败于马云,但是,贝佐斯在全球范围内,可是响当当的巨人,谁比谁更高大,还很不好说。贝佐斯能做的,马云得再使把劲。人家贝佐斯都把火箭送上了天,还成功回收了,比马斯克更早,更快。人家贝佐斯还要把特朗普送到外太空去呢。如果马云能在全球范围内,再胜贝佐斯一个回合,那才叫过硬、过瘾。不过,马云也不必着急,有人愿决帮他,特朗普已经说了,他当了总统,一定要收拾贝佐斯。的确,贝佐斯要把人家特朗普送外太空去,狠了点。

在中国的媒体市场上,默多克没有实现自己的梦想,没有整出什么大动静来。在中国的媒体市场上,马云要整出什么大动静来也难。他做的当然会比默多克强100倍,现在,已经强出不止100倍了,但媒体帝国,不说也罢。

有人给马云,给BAT戴高帽子,说他们已经成了拱卫执政的力量。这个说法,我们在阿里巴巴收购南华早报之后,在西方主流媒体的评论中,看到许多回响。事实上,类似的这种说法,早就在西方媒体中出现了,本身就来自西方。这种说法早就在当年马云与南华早报的那个故事发生前出现了。这是对深深扎根于西方主流媒体之中的一种偏见的再包装,也是对BAT的一种明扬暗贬的异化。

这种说法,既不是对于BAT的抬举,也不是对于执政者的恭维。这只不过是任性的标签。给中国的高科技巨头们贴上这样的标签,是谁的福利谁的绊谁的陷阱?一个进不了美国市场的企业华为,一个看起来将牺牲一众高管以避免在全球被追杀的中兴,还嫌少吗?

BAT对于中国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进步,做出了不小的贡献,拥有巨大的影响。他们通过对于包括媒体业在内的各个领域的投资(及显而易见的颠覆),正在继续这种贡献与影响。一块红色标签,不会让他们头上的光环,更光彩照人,其他颜色的标签,也不会改变他们的DNA。BAT,就是BAT,这是数字时代送给中国人的礼物。没有必要捧杀,或者棒杀,让他们承受无法承受之轻。至于自己想做默多克,想要四任俊俏的太太,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大伙鼓捣马云这个卓越的商业领袖去做默多克,去建媒体帝国,显然让阿里的人不大乐意。阿里的一位高管,代表阿里在微博与朋友圈非正式地解释说阿里的所有媒体资产加起来抵不过腾讯,有点儿明知“媒体帝国”是不祥之水,但仍要往人家小马家引的意思。更有人顺着这个方向,写文章说腾讯百度才是媒体帝国,阿里什么也不是,呵呵。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事实上,最理想的媒体生态,是一个平衡的均衡的互相制衡的世界,而不是一家或者两家三家独大的寡头世界。媒体业的寡头世界非常态。

谁也别让谁做默多克,或者媒体帝国,行不?

【在中国,还有一个人时常被称为中国的默多克。黎瑞刚。这个新闻专业及体制内出身的前媒体人,离默多克其实就更远了,没有人认真,包括黎瑞刚本人。大伙都知道,那只是一个生动具象的比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进一步资讯,请关注新媒体票友杰罗姆(Jerome Sun)的微博号“杰罗姆i”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