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Twitter & Medium : Story never told

Excuse me for writing Chinese here . I am a new media obsever ,and a newsroom veteran ,but can not write in a graceful manner, in English. So, if you can not read Chinese ,forgive me,ignore this piece.Of course,if it’s not too much trouble,you can found someone to tell you what this guy write here and why.Thanks a lot.

抱歉,埃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以及 Medium 的朋友们,在你们英文的语境中贴中文的文章。这不是我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了。十几年前,大约2000年的时候,我就干过。呵呵,那是在你们的 Blogger.com ,那时候的Blogger.com和现在的 Medium 一样,并没有中文版 。但是,我发现,英文版可以兼容中文,效果不是很理想,但凑和。

我是一个资深的中文记者,一个资深的新媒体观察者。我写了一辈子的文章,可以用中文写出令人赏心悦目的文章,呵呵,好多人这么说的。但是,我没有能力用英文优雅地写作,哪怕是一封信。因为,我对于写作,有很高的要求,哪怕是一封电邮,也必须写得有情趣,有腔调,至少得有自己的风格。我绝对无法忍受自己用小学生作文的方式写英文。我相信,如果你的母语不是中文,你很可能根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没有关系。语言从来不是障碍。你可以找一个学过中文的人来告诉你,这个用可怕的方块字写作的人,在写些什么。也许,他或者她会告诉你,这家伙写的故事有料。

十几年前,我就在研究博客,并在你们的 Blogger 上写博客。后来,我有一个朋友,象欧洲人一样批评微软的垄断,结果,惹恼了那个大块头,他们动用关系,把我那个朋友的文章从各种网站上全部撤了下去,不让他说话。我那朋友被彻底消音了,好可怜,我告诉他,这事简单,美国有个叫埃文·威廉姆斯的人做了个博客平台,你可以去那边写,到微软他家里去写。技术和民主,使我们每一个人都拥有了不可剥夺的表达的权利。结果,我的那个朋友第二天就在中国发动了一场“博客革命”,他也被人称为中国的“博客教父”。不幸的是,我的朋友,这个被中国人称为博客教父的人,玩得太HIGH了,说要超越并灭了我们的另一个朋友,那个朋友在做一个中国最大的新闻网站,而且还曾帮助“博客教父”推进他的博客革命。结果,那个朋友一怒之下做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博客平台,甚至比 Blogger.com 还要大,把 “博客教父” 和他的博客网站全给灭了。他们两个人,带着中国人一起玩博客,最后,中国的博客总数比美国的人口总数还要多出很多,呵呵。后来,我们的那位朋友,在他的让许多中国人着迷的博客平台基础上,做出了一个稍稍小于推特( Twitter )的推特,在中国名叫“微博”,在那斯达克上市。这个故事肯定没有人跟你如此讲过,但是,你应该知道。下一次,你去哪里演讲或者写自传的时候,可以说,中国的最早的博客,和后来的博客教父,都是在我的地盘上自学成才的。很牛皮哄哄的故事,不是吗?Kidding! 对了,你前几天在 Roadmap 2014 和某某做访谈时的造型,那一脸大胡子配那付大眼镜太酷了,是正在中国流行的一种深受潮女孩喜欢的款式,他们管那叫“大叔”。来中国时,一定要记得留着那款大胡子。

今天来写文章,是想在你推出中文版之前,继续拥有纪录。我希望这个贴子,也是 Medium 上的中文第一个贴子,象十几年前,我在 Blogger 上发的贴子那样。我已经不记得都写了点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还能够找到。那没有关系。有关系的是,我今天又在这里写博客了,一如当年。更重要的是,我在这里写作,是想看看,埃文·威廉姆斯十几年后,又在玩什么花样,这一回玩的,是不是又是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游戏。从 Blogger 到 Twitter ,到 Medium ,这个传奇是否可以继续下去?

坦率地说,你在 Medium 这个葫芦里装的什么药,我还没有看明白。如果看明白了,我一准跟朋友们说。顺便说一下,中国有许多人在学着做中国版的 Medium ,但是,看起来,他们并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我的意思是,他们好象也不太明白你,埃文·威廉姆斯在做什么。当然,他们的网站,相貌之漂亮可以和 Medium 一拼,至于内容,就不评论了。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你也并不十分确定自己在做什么?中国人爱说摸着石头过河,这河过得去吗?

期待你们把干货和牛肉一起端上来,期待你们再一次改变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确需要改变。

顺便说一下,这是我在这里的第一个贴子,也可能是最后一个贴子,用不同的语言说同一个故事,总是显得冒昧。但是互联网是我们共同的,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做着同样的事情,不亦乐乎?

I love Medium .I will follow.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