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膠事錄譯名掌故:士多貢

今天來說說為甚麼要有膠事錄譯名。要自己創一套名字,其實真的是防止抄襲,基本上應用自己譯名後,被抄的機會貌似少了。因為媒體記者搞不懂地方,用看不懂外文,因此就不會浪費時間。

另一個因素,就如上篇,就是單單製造一點笑話,圈內笑話是對於社群建構是很有用。但最大的問題,還是根本所謂中文譯名,本來就是沒有規則。對於華語使用者,「瑞典」和「瑞士」根本是不合發音邏輯,因為這是古人通過廣東話翻譯,但竟然就照跟,明明根據一些香港媒體根據「喝中共奶水長大而導致腦殘」的天條,應該翻成「斯威典」和「斯維則爾蘭」。

因此甚麼中共譯名不能挑戰,其實是廢話。當然我們自己要選擇一套標準。但我們就見到一套奇書,就是康有為寫的「瑞典遊記」。

「七月八日晚七時,汽車自挪威行,九日晨抵瑞典京士多貢。 始以為瑞、挪同,國小民貧,必不足觀。驗行李訖,甫出汽車場,流觀道路之廣潔,仰 視樓閣之崇麗,周遭邂逅士女之昌豐妙麗,與挪威幾有仙鬼之判。豈止挪威不及,乃可 稱為冠冕歐洲,雖英、法亦遠遜焉。」

內將瑞典首都 Stockholm 翻譯成「士多貢」,這個用廣東話翻譯,是非常傳神的。而膠事錄以粵語為基準,自然很樂意跟隨。

康有為

當然接下來的研究,發現康有為自己有寫年表,還有遊記草稿,因此有更多地方的名字,甚至他自己是對地名發言有研究的,甚至在瑞士的個案,他是有問不同語言的人怎樣發音,是相當學者。再加上查找其他古書,如「海角圖志」,因此發現更多失落的翻譯,不少也值得應用,以後會慢慢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