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高志民的南美情意結:未來英國方向還是總不能上位的心結?

文翠珊暫時又度過不信任動議危機,而英國人又不斷尋找令自己恐慌的理由。而近年最大恐慌,就是工黨領袖高志民 Jeremy Corbyn。

上個週末倫敦有大規模的反脫歐遊行。工黨其實多數人反脫歐,高志民大可出席,變成反脫歐代言人。他不單沒有出席,反而去了日內瓦,見前智利總統巴切萊特。

南美情意結

很多人都有南美情意結,但高志民其實中毒很深。他當年是去智利,去考察左翼總統阿連德的執政成果,但阿連德被右翼政變推翻,逃出後回到英國,甚至現在的夫人也是智利左翼的社運人士,長期繼續爭取智利結束軍事獨裁。這和挺皮諾切特的戴卓爾夫人,自然水火不容。

歐盟也是右翼資本主義惡魔

因此高志民對歐盟的政見,雖然沒有明說,但從過去的紀錄,他根本支持脫歐。骨子根本不覺得歐盟是「國際主義」的體現,而是右翼資本主義控制市場的「陰謀」。縱使影子內閣不少人是自走砲,靠近留歐派,但真正支持留歐的,很多根本無法入閣,不難看見他骨子裡,支持脫歐。

南美情意結帶來的恐懼

也是因為南美的經歷,至少他周圍的人總是說高志民被迫害,各種勢力會令他不當選,甚至當選後也會將他政變走,正如皮諾切特當年把阿連德以政變除掉。這種論調在高志民上次敗選後也見到。或許大家未必要看,高志民如何要將英國變成南美社會主義天堂,很可能只會再次自我實現,「各種勢力會迫害到他無法上台。」

參考來源:Daniel Finkelstein男爵「倫敦時報」專欄。男爵曾經擔任馬卓安和夏偉林的顧問,現時在「倫敦時報」每週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