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履歷零回應,到公司搶著邀請(下)

傍晚,我前往國語日報面試。國語日報在我印象中一直很注重語文教育、關懷兒童發展,起初我投遞了兩個職位,一個是中學生報(國語日報另外創的刊物)編輯、一個是國語日報新聞編輯。由於新聞編輯是晚班、因此中學生報為我的第一順位。

之前應徵中學生報時,先進行約一小時的筆試,包括改錯字、新聞翻譯、以及主題企劃。面試官認可我的英文能力、及對於刊物的熱情,但由於我是新鮮人,她認為我目前無法勝任主題企劃,因此後來轉介我到新聞部,由編輯組組長及副總進行二次面試。

充滿挑戰的面試

編輯組組長看起來很文靜,副總則是比較直接、喜歡批判性思考的人。在這場面試,副總問到的問題總是最難回答XD。除了針對我的回答再詳細延伸問題,也似乎一直在測試我的臨場反應。

Q:「你最近關注的新聞是什麼? 你會做什麼深入了解這個議題、話題? 」

幸好這題有準備到! 我談到台灣跟薩爾瓦多斷交的事,並分享自己會看天下獨立評論網、時代雜誌了解不同人對於一個議題的看法。

Q:「這份工作要不斷跟時間賽跑,你是面臨緊急的事情會感到慌張的人嗎?」

我先坦承自己之前的確會比較緊張,但大學期間由於擔任活動組長、總籌,也不斷磨練自己臨場反應,經過練習後便能適應。

Q:「當你編輯版面時,發現記者的稿子有嚴重的錯誤,而距離截稿只剩一個小時,你該怎麼做?」

A:「我會聯絡記者做確認,然後針對那個錯誤做查證。」

Q:「時間已經來不及跟記者聯絡,你要怎麼做查證?」

這題有點考倒我了,我請他們舉例「嚴重的錯誤」是什麼錯誤,副總則笑說「喔,像是報導的數據跟內文對不上阿、圖表放錯之類。」我有點不太確定地說透過網路、或者請教他人,但也不清楚這是不是他們滿意的回答。

印象中面試進行了很久,我只要回答一個問題,我的回答就會被拆解、再延伸出其他問題。

Q: 「你這個科系是做什麼的? 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聽起來好像很偉大,你解釋一下。」

每次面試的自我介紹一定會問到人發在學什麼,所以我便很熟練地解釋,系上學習家庭生活教育、像是親職、婚姻教育、家庭資源管理等。接著他們請我根據家庭專業發表3C對家庭影響的看法,還延伸問到韓國之前頒布的夜間斷網政策,我是支持還反對。由於自己對於3C和家庭的確是有蠻多看法的,興致勃勃地提到「身教重於言教」、家長能跟著小孩一起減少用網時間,從事其他休閒娛樂,比單純禁止來得有效。

面試官的確很厲害,但是當被刁到有點累時,我也稍微激動了點回答。面試官還提到:「你從剛剛開始就一直說『我覺得』,我是不知道為什麼你會用主觀的方式應答,但最好是立場要客觀、有證據支持你的言論。」我點點頭表示了解,但心中也默默產生了疑惑: 「問到我的看法,回答『我覺得』不是很正常嗎?0.0 要有證據支持是沒錯,但現在是隨機問答、我不太可能現在生出數據阿阿阿阿」

最後,他們便針對「立場不同」的議題 (與記者、執政黨等立場不同,身為編輯要如何應對) 詳細發問。

最後關卡: 理念合不合

最後關卡就是跟國語日報社長面試。與社長的面試和緩很多XD,比較像確認彼此對於職務的期待、公司文化及理念。社長很誠懇、很尊重面試者,他詳細跟我介紹國語日報秉持的理念、也把我的權益講解得非常清楚。

Q:「你對於國語日報有什麼看法、針對內容有什麼建議嗎?」

A:「我在大學期間學習家庭教育,所以很關注這方面的議題。我很欣賞國語日報一直以來關注兒少權益、教育政策等,是一份很有水準的刊物! 但有點可惜的是,在圖書館、7-Eleven我都比較沒看到國語日報。」

社長很注重理念合不合,因此也引起社長的高度興趣。他開始跟我講解他們的銷售通路、店家合作相關資訊,也好奇地問我過去經歷,請我分享在師青做的事情。

社長對於職務詳細解說後,我認為自己可能不適合這份職務(上班時間、公司發展等等考量),但是我很佩服社長對於媒體的堅持,很希望他們可以更加推廣國語日報,因此開始熱烈推薦他們可以轉型的方式、管道。

「之前面試,我了解到國語日報主要與學校合作、和家庭訂閱的方式銷售。如果是透過社群操作、或許能讓消費者更關注國語日報這個品牌、主動搜尋哪裡有在賣,達到線上與線下的結合。」

「104的網站上有很多企業在陸續徵專業小編。小編做的事情表面上是發發文而已,但也牽扯到數據分析、品牌形象等等,國語日報是大家童年的回憶,而很多年輕人有社群操作的專長,或許你們可以開這方面的職缺,我相信很多人也認同你們的理念,願意加入你們團隊。」

社長看起來有些感動。

「當然,數位化是趨勢,我們也是有開始做,但可能還沒到那麼專精,謝謝你的建議。」

社群操作能發揮的影響力看全聯小編就知道了,希望他們可以持續發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