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擬音師

如果覺得有些抽象,建議先看我底下附的1分鐘配音短片。

最早知道類似專業分工,是在三谷幸喜的1997年的喜劇電影《心情直播,不NG》,劇情圍繞在廣播劇的現場播出。為了讓聽眾更有劇情的代入感,擬音師會想辦法透過各式小道具,模擬出相關的情境音效。

是部非常有趣的片,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聲音」構築出來的世界是多麼奇妙。

例如我們現在要拍古裝劇,就需要有專業的場景人員去研究那個時代的「畫面」,包含衣著、家中擺設、甚至大到街道模樣、招牌風格等時代感,每個小細節都有可能被停格檢視,需要付出相對昂貴的成本。

但是沒有畫面的「聲音」不同,畫面就在聽眾的腦中。

今天劇情需要上太空,或許就先搭配一段火箭發射的音效,然後邊念文稿,我們就被想像帶入太空了。

如果劇情需要主角出車禍,可能就來段緊急的煞車音配上碰撞聲,伴隨著角色在地面翻滾的摩擦、熱心路人急忙上前的腳步聲、救護車由遠而近的音效,每個場景就瞬間在聽眾心裡腦補完了。

有別於影片呈現大量細節,讓觀眾自由選擇注目的焦點;聲音與文字,念或寫出來的部分聽眾與讀者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就像透過導演的視角,讓一幕幕逐漸堆疊在眼前…至於鏡頭外請自行想像。

聲音與文字美好的地方,或許就在於保留了些許想像空間,是段沒有被寫死、讓每個人都能保有自由想像的故事。

在腦中體驗獨屬自己的樂趣。

延伸閱讀

好奇心日報

這些聲音,音效庫裡難道沒有嗎?對此問題,胡定一的態度從輕鬆轉為嚴肅,“像是看報紙,音效庫里當然有報紙聲,但人看報紙,有時手會晃一下,這些聲音其實都會出來,那些是音效庫裡沒有的”。
擬音師的工作就是要模擬出最真的聲音。

INTERACTIVE: Make Your Own Foley Sound Effects with Peter Burgis

用兩把剪刀碰撞,模擬秒針走動聲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