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價位剪髮生涯初體驗

最近體驗這輩子最貴的一次剪髮,想隨意聊聊。

有別於一般購物多是買斷制,像是衣服包包鞋子,是較為明確的規格品;關於剪髮,很像是訂閱加上客製化的服務。

說是訂閱,因為時間到了就是要乖乖掏錢打理門面;而客製化就更不用說,同個髮型在每個人身上也會呈現很大的差異,需要依照髮流、臉型做細微的調整。

既然是訂閱制就會有個問題,到底要不要續訂?要跟同家續訂嗎?

而目前的髮型需要變化嗎?嘗試新的可能更好、或是糟透了,一個是否要跨出舒適圈的困難抉擇。

我想這也是許多朋友常常會面臨到的問題,要不要換設計師、要不要換髮型,穿梭在大街小巷、網路評論、朋友推薦間尋找自己的真愛。

而剪髮這件事是不可逆的,剪壞了就要頂著這顆頭度過接下來的日子,等到下個月冷卻時間結束,再次面臨會影響每天睜開眼心情的人生難題。

— -

這段期間試了許多店,從一百元快剪、三百元快剪,到網路討論度高的千元理髮都試過,對於男士短髮來說,我覺得破千真的很貴。

結果有些差點、有些好點,但是似乎又不覺得自己看得出差距足以支撐價差。剪千元那次,還很認真的問過設計師,千元理髮跟百元理髮到底差在哪裡,得到的是適合自己的最重要。

最近找到某家新店嘗試,在官網看覺得很不錯,雖然不太懂業界生態,但是有列出設計師幫時尚雜誌、藝人做造型,感覺很厲害,店又開在人煙稀少的小巷子。

我覺得敢把店開在人少的地方,應該都是高手,主要做口碑的。相比學生的補習街競爭,開在巷內在心裡的品牌印象加分些許,但價位上就那麼的飛躍起來。

— -

洗完頭就入定姿勢,剪了幾分鐘後,雖然說不上來,但覺得設計師很厲害手法俐落。

此時理性的聲音馬上冒了出來:「少年耶,哩嘛剛剛幫,沒戴眼鏡看到成果,光聽聲音不準啦。To see is to believe.(眼見為憑)」

過了10多分鐘,設計師還在拿剪刀剪,心裡又默默加分。

雖然不太懂這門技藝,但總覺得直接拿電動理髮器嚕頭有點少了工匠精神的原汁原味,目前還沒出現真是太好了啊,越晚出現越好,可以的話就不要出現了吧。

再過了一陣,設計師停下手邊動作轉頭好像在弄東西,我以為已經剪完了。就像動畫柯南般靈光一閃的轉場動畫,手手從圍兜兜瞬間抽出戴起了桌上的眼鏡。

「欸? 好看耶。」

這時設計師轉過身來:「還沒剪完啦!」

於是就放好眼鏡繼續呈現入定姿勢閉目養神。

OK,這時候有兩個關鍵字出現了,一個是「好看」、一個是官網上的「剪髮1000up」,此時我把兩個連結再一起。

加上這位是「店長」。

太好了此時我對那個up充滿了無限想像,開始覺得額頭跟頸後有點熱熱的,微微出汗。

想像力豐富對寫文章有幫助,自己嚇起自己也是一等一的管用,雙面刃啊是不是這把刀握起來好沉。

然後我就開始各種推算,那個up到底是會up到多少,國民所得是多少、前一位擦身而過的客人形象、地段跟店面裝潢、設計師散發出來的氣場、有幾位設計師有幾張椅子一個客人多久…

最後想說恩我今天錢不知道夠不夠,可以來個時間暫停還是靈魂出竅,讓我先偷看一下皮夾在安穩地繼續剪嗎。

— -

剪好了。

成果是自己喜歡的,覺得比以往來得更好。

要怎麼說明呢,就要請出電視音量來比喻了。就像我們平常在家看電視,覺得聲音太小,掏出遙控器往上加音量。

一格不夠、兩格不夠…三格,好覺得夠大聲了。前面兩次加大,雖然客觀環境上有提升,但還沒有突破主體意識的感官閥值,直到第三次才滿足。

消費或是服務體驗也是,如果沒有超過閥值,換來的往往是消費者會很失望的覺得划不來。

一但突破就是到了新世界。雖然背景不會換成森林蟲鳴鳥叫,也不會有隻龍飛出來,但會覺得錢花的,值得!

站在櫃檯前,心裡有點忐忑,價位是…

「1500」

聽到時瞬間鬆一口氣想說可以平安回家了,想像力真是可以把自己嚇歪的超能力;第二個念頭是店長的價位是一般價位的150%,酷耶店長,在心裡擊個掌!

錢花得值得。

這次隨意分享的剪頭小劇場就到這邊告個段落了。只是想分享大家可以自己挑巷內隱蔽店面看看,或許會有意外收穫。

好像稍微體驗到以前看到名人花數千元剪平頭的感想,有些可能自己才感受的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