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松的一小步台灣的一大步 Part2

但是,台灣明明有這麼多場馬拉松為何外國人卻不愛來呢?當我拿這個問題去問日本人和日本的馬拉松活動主辦單位時,他們的回答是…

我們也希望能多和台灣的馬拉松交流,但是台灣的活動實在是太多了,他們無從選擇,所以只能透過觀光推展、媒體或透過旅行社來宣傳活動,希望台灣跑者能多來參加他們的活動,他們的目的是振興地方的經濟,對於有助於活動推展的交流及合作,他們都非常認同。

在選手之夜,當靜岡市長和我握手並詢問隔日馬拉松的完賽目標時,我想的並不是個人的完賽時間,而是如何才能讓台日馬拉松交流更進一步,所以我和市長說:「我的目標是希望明年能有更多的台灣人來跑靜岡馬…」當然,言下之意也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日本人來台灣跑馬拉松,只不過靜岡馬和台北馬彼此已經簽訂了友好協定,這友好之事,理應由官方來主導,江湖有江湖的路要走,江湖的目標是希望推廣台灣的優質馬拉松給日本跑友,這也是江湖跑堂推廣日文版「RUN Taiwan」網路平台的用意。

時間再往前推到中午的一場交流餐會,餐會是由JTB旅行社負責邀請及安排的,地點在靜岡著名的歷史建築德川幕府第十五代將軍德川慶喜的府邸舉行,這德川慶喜的故事大家如果有看過龍馬傳應該都有印象,就是最後主動「大政奉還」給日本天皇的那位將軍,也是幕府的最後一代將軍。

將軍的府邸現在已經成為供應高級懷石料理的餐廳,餐會選在這裡,可以想見性質十分的官方,在這官方的交流會上,到底交流了什麼呢?現在就來解密吧。(以下對話,靜岡代表當地的媒體及官員、日台代表日本在台灣交流協會的長官、江湖代表江湖跑堂、選手代表的是台灣選手)

靜官:早上我們和另一組台灣團體交流過,那團的組成是媒體、藝人和部落客,現在很高興能和台北馬的男女優勝選手及路跑社團代表交流。(開始逐一介紹、交換名片)

靜岡:今天天氣很好,可以看到富士山,不過殘念的是,明天的天氣不好,所以,請大家今天多看一些,明天把富士山放在心裡一起帶上路吧,不知道大家今年的目標如何?

日台:我有在跑馬拉松,去年靜岡馬也有參賽,去年的天氣也不好,但是,靜岡馬的路線和台北馬、台北渣馬不一樣,沒有那麼多的上下坡,所以很容易破PB,個人的PB是3:29,今年的目標是3:25。(哈,這長官也太強了吧!)

選手:目標是破PB(個人最佳)…

江湖:目標是多吃草莓,請問今年草莓供應的狀況如何?草莓正確的補給點在那裡?

靜岡:哈哈哈哈,草莓絕對夠吃,正確的補給點活動手冊上沒寫嗎?

江湖:好像沒有寫,只寫了21公里時黑輪會出現,供應2000份。

靜岡:大家開始翻手冊,果然…手冊上只畫了草莓海岸和草莓圖案,沒寫里程…嗯,因為手冊印製的時間比較早,當時正確的補給點可能還未決定,我這裡的數據是24.6公里會有第一個草莓補給點,接下來是OO公里和XX公里各會再出現一次,總共有3次。

江湖:好的,我們會把最新的草莓訊息公告在FB上,和台灣跑友分享。

靜岡:聽說江湖跑堂上回有150人到那霸跑馬拉松,希望下回也能有這麼多人來靜岡跑。

江湖:靜岡馬拉松的完賽時間只有5個半小時,這在日本和台灣的馬拉松而言算是時間相當短的,如果希望能有更多的跑者來參與,這時間可能有點緊迫。

靜岡:關於活動時間,是和市民長期溝通的共同決議,靜岡的地鐵交通不像東京、大阪般發達,全面交管後地下仍然暢通,這點目前可能有困難。

江湖:京都也有一樣的問題,所以不妨參考京都的作法,活動開始一段時間後就動態交管,讓工作人員每隔一段固定的時間,緩慢的拉繩、分段的關閉賽道,讓居民及車輛得已通過,這樣一來不會影到前頭的菁英選手,二來可以讓後頭的市民跑者有充份的時間得以完賽。

靜岡:原來如此,這點他們可以研究看看。

江湖:再者,台灣跑友雖然喜歡來日本跑馬拉松,但是,不可諱言的是跑友選擇日本馬拉松的優先順序,東京、大阪等一線城市交通方便自是首選,接著可能考慮的選項也很多,如京都、北海道、那霸…等,而且,雖然靜岡馬的賽道可以看到富士山,但是,台灣跑友更熟知的是富士山馬拉松,再加上那霸馬的琉璃獎牌、富士山的富士山獎牌、北海道的雕刻家安田侃作品獎牌,這些有特色的獎牌,也影響了跑友選擇賽事的意願,畢竟台灣馬拉松場次眾多,近兩年獎牌設計的水平大幅的提升,跑友完賽後若能夠拿到一個設計良好的獎牌,我想,應該更能感受到主辦的單位的用心。

請問,靜岡馬拉松有完賽獎牌嗎?獎牌設計的如何?

靜岡:啊~原來如此,那霸馬拉松給的是玻璃啊?北海道給的是雕刻家的作品?如果我是跑者的話,拿到的感覺應該非常好吧。靜岡馬有完賽獎牌,但是造型~很普通(笑),這個意見非常寶貴,我們沒有想過,可以好好檢討、列為下回改進的目標。

於是,就在翻譯忙到一口飯都沒吃的認真氛圍中,吃了一頓十分忙碌的懷石料理,馬拉松一步一步的跑,目標遲早會盼到,台灣無論是馬拉松活動的的量以及出國跑步的人,都已經達到了十分驚人的程度,這程度,足以引起國際的關注,台灣的馬拉松文化足以讓台灣成為馬拉松的大國,馬拉松的一小步,台灣的一大步。

只不過這一大步,政府似乎沒有什麼感覺,如果有感覺的話,就應該開始正視質的問題,儘早建立出一套馬拉松活動審核、評選、交管及補助的制度,真正扮演好指導及協辦的角色,把台灣馬拉松的熱情以及馬拉松的地方特色行銷出去。台灣在觀光形象上以「亞洲之心」自居,這類的包裝真的好空泛,亞洲的國家大概都認為自己不是亞洲之心就是亞洲之星吧,台灣真的不一樣的地方在那裡?馬拉松文化或許是值得正視的一點。

在台灣人最愛的海外馬「東京馬拉松」的EXPO中,我們看到了泰國馬拉松、美國芝加哥馬拉松的宣傳展區,但是卻看不到海外參賽人數第一的台灣馬拉松展區,在日本的旅展中,我們看到了許多台灣美食的套裝行程…但是看不到台灣馬拉松旅遊的套裝行程,可是反過來,在台灣的旅展中,旅行社可是大力的在推銷世界各地的馬拉松套裝行程?台灣對馬拉松宣傳的一大步,何時能夠跨出…我們真的非常期待。

靜岡尚未跑,跑堂話一堆,靜岡馬拉松交流的部份先交待到這裡,究竟”天氣即將十分殘念”的靜岡馬風光如何?世界走破的江湖跑堂即將面臨到什麼樣的草莓”冰”挑戰?一樣的…讓我們留待下文來分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