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早晨的阳光,从车窗里射进来,我感觉到它的热度。光子的波属性代表着能量。每天,都被这么多能量无时无刻撞击着,我,对于此时此刻的存在;对于身体里、灵魂深处涌动着的能量,突然觉得很感激。

想起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说的,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很幸运,在我38岁的此时此刻,还有这样的心情。

想着一会儿要陪叮当去上武术课,很认真地琢磨如何才能更好地为他欢呼鼓劲儿。想着带妈妈和小怿一起去逛超市,买大家喜欢的菜,一起回家料理。想趁着秋天还有最后一抹红色,带他们去四处转转,看看红叶🍁。想……

似乎真的没有,比认真地去爱,与被爱,更重要的事了。是的。

周中,和一个好朋友进行了一个有趣的讨论,关于,爱到底是什么?

爱是,对某个对象,因为有着特别充分的理解、共情,而能够将自己完整地put into their shoes,真实地感受到对方的快乐、痛苦、喜悦、孤独… 像爱自己一样,不,这其中并没有什么分别地,去照顾与呵护。

这是一种能力,还是一种选择?

我们的自己,和每一个其他人之间,因为经历不同,knowledge base不同,其实达成真正深入、完整的理解,是很难的。最终的结果,取决于差异的大小,也取决于动力的强弱。

上天,给了我们很多“原生”的动力。比如舐犊之情,比如男女之情。是的,也许它们的源头都是为了“存续”。但不得不说,这些“因”,给了我们雪球滚起来那最初的一脚动力。

时间越久,attention覆盖的对象越多,程度越深,就越加发现,其实deep down inside,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渴望被看到,被感觉到,被理解,被呵护。恐惧孤独。其他的,不过是衍生品罢了。而,我们最终选了哪些人去关注和了解、去共鸣与共情,大部分时候,是基于一个“自我”的概念的。

Ta,和我很像,让我感觉到我不是异类、并且我被理解的可能性更高;Ta是我的孩子、是我生命的延续;Ta能为我提供资源;Ta会在整个世界背弃我的时候,仍在原地…… Ta,与“我”有关。Ta构成了“我”的physical being之外,使我的灵魂能够确信、坚强地存在的,更大的外延。

但,我们真的需要这样的外延吗?Ta们真的确定了我们的存在吗?还是,只是我们以为?

那么,若是这个外延的边界消失了,或是至少越来越大,那么,我们的attention,是否就能够真正“无条件”地给予身边的所有对象?从而更大面积地看到、感受到更多人的痛苦,付诸没有差别的爱,也感受到没有差别的喜悦共情?不需要“因”,不需要“我”。

若轮回是真实的,若这副皮囊真的只是不断代谢的万千个容器、vehicle 中的一个。那么,真正重要的,除了心识、真知,真的没有什么其他了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