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莊子感言

2/1/2016:

最近的進步,是對於感悟到提升。以前是:哇,句句深入我心,然後,睡完一覺,書還是書,我還是我。沒能把這感悟,付諸行動。而2016年,突然,耐心了。一步一步的做了。感覺真好。不再急著找尋答案!而是自己思考了。真的。我強大的小宇宙就要爆發了。

一:專注的力量!

二:不責備自己!

想減肥,但每次沒控制好自己,就會責備自己。現在想通了,不必。

任何事情都一樣。記得分手的時候:她任性的說:就是貪玩,腦殘,自虐……誠實!我很感動的。覺得對自己是一次提升。但現在真的做到了,才能說明。明白了。

三:情緒的影響!

我們在學習一個新的事物的時候,會有很多情緒:興奮,激動,擔心,害怕,急躁!

貪玩,腦殘,自虐

四:每個人成功的背後,都有一個故事,所以別光看他的成功。

五:耐心

比如想開始斷食嗎?需要準備好再說啊。

自己寫下的文字會這麼認真讀!應該認真讀別人的文字!當然,是你認為用心寫下的文字。所以輕易不要寫,寫就認真寫,讀就認真讀。

別人建議的改正自己:會說:老師如果改了不就不是我了嗎?

但是:同學,你有木有想過:你可能成為更好的你啊?

這才是生活在世間的過程啊。所以,要批判的接受!

呵呵,既然當初要開始為啥又要分手?

恩,不開始就沒有辦法摔人。哈哈。所以!

说正经的,每一个感悟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老师说:愛過了,努力了,就該放下!說莊子教我們:“厲風濟則眾竅為虛”!我覺得這就是為什麼,那麼多人即使讀到這句話還是放不下的原因!這不是解決之道,這是終極結果!都知道風停,心才能定,但怎麼讓風停,讓風停後心定??

分手時,我覺得努力的不夠!會問,還有希望嗎?還可以再給一次機會嗎?執著!執迷!那麼美好的愛情!誰不希望是永遠!是永恆!而如果不執著了,也真就不會再拿起這本書了!就跟老師自己說的:是你需要莊子。誠實!我也是這樣覺得。但現在的我,經常會問的是:真的需要去互聯網上找資料嗎?我終於有那種覺得是該放下,用自己的心來解決問題的時候了!所以這個需要的是時間,經歷。不過很高興,讀到莊子。讓我明白需要實踐,需要行!早年就很崇拜王陽明!行知合一!知道,但怎麼做!以前太急了。現在知道,去練,放下情緒,耐心,慢慢練習,就進步了。

面對感情,面對我自己那段!我會覺得是自己的心還不夠強大!那麼愛,為什麼還會放棄她?分手是我提出來的。因為如果不分手,我覺得自己會死,心太痛太折磨!我的心承受不了,那種因為遠距離帶來的焦慮,嫉妒,擔憂⋯⋯!英文電視劇里:We do what we need to do to survive. 就是那個時候的我。就是我沒有辦法安心!紅樓夢裡:賈寶玉最最深情的是對林妹妹說:你放心!這也是我對她說出的承諾!但……回想,只能,用辛棄疾的:天涼好個秋了!是白讀了。是嗎?或是內心裡那個種子,必須到這個合適的時候發芽了吧。這也是我覺得大部分分手的主要原因。

以前的我覺得感情跟別的物都不一樣,因為對方是個人!而行為上卻是總是會不自覺的想當上帝!覺得她喜歡這樣,就買這個給她⋯⋯想當然的為對方做很多自己認為對她好的事情。是的。但自己又不是上帝,於是就不停的問她,開心嗎?會有不停的揣測的時候!得到的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就開心,可以睡了。在我自己的關係裡其實還好。我很自信。所以揣測的不多。但她不自信!當然這是分手後才體悟到的。因為言不由衷吧,分手後往往問出來的,原來自己做的關鍵的都不是她想要的。她不想我走,但我還是走了(她說她會來找我,但現實說很難的。所以會覺得自己努力的不夠!如果努力一下,她是不是叫可以來了呢?)!她想結婚,但我覺得結婚不過是一個承諾!最不值得執著。她覺得我不夠愛她!但其實⋯⋯

其實,我那個時候挺活在當下的。但結果卻是打回原型從頭再來!

我們分手後,我還是很積極的。那時候,我感謝遇到她,讓我明白真正的自己!現在我開始感謝分手,就跟老師感謝那一場大病一樣!殺不死你的,會讓你更強大!的確如此。而,一段好的關係是即使分手了,兩個人都越來越進步了。我覺得我們的關係就是這樣。沒有因為分手而沉淪!都積極的,在各自喜歡的領域裡越做越好了。很讚!雖然我覺得我必須去攀岩,否則更沒法活。我不是說我多釋懷了,即使現在三年了,我看到她網上post帥氣漂亮的照片,心裏還是會緊一緊!會嘆氣!感嘆自己是頭永遠的孤雁。我還是不敢問她的感情!但現在失落的時間越來越短了⋯⋯的確在進步中。我有點放下一定要放下的執著了。

希望徹底的忘記,重生!

所以,面對失敗的感情問題,希望每個人都會得到那個終極結論!達到那個終極目標!但怎麼做?請修習莊子!一定有個解決之道,不要輕易放棄!

曹雪芹那麼懂,為什麼?卻還是讓賈寶玉出了家?!真正的解脫,不應該是漂泊到那裡就在那裡活下去就好了嗎?跟樹一樣!跟列子一樣?!

是啊,想讓書的話表達的準確,言由衷,真的很難!

1/29/2016

昨天晚上,又是凌晨一點多就醒來,點開《正是時候讀莊子》之 帝之懸解,笑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