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時代 新聞學是什麼?

深观察|新媒体时代,新闻学院何为?

不止新聞學院,現在連記者都很懷疑到底自己意義為何?

大陸學界會想這問題, 台灣的新聞教育大概都泡沫化了.

實務根本跟新聞教育脫鉤.

現在的新聞編輯室有意義嗎?

逢年過節,企業公關就要和媒體打好關係, 公關稿直接用不要改, 新聞編輯倒底是做什麼的?

跟新聞來源的關係, 每天成千的新聞稿來來去去, 保持了分寸嗎? 誰在意分寸? 有人讀才重要.

也有記者受到某些人情壓力, 不敢寫, 或是把關鍵的字眼掩飾 修改,黑的描成白的, 這樣在產業裡才混的下去,才有消息.

也許政治線的大記者謹慎一點, 小咖記者應該很無奈吧,那有什麼新聞學.

新聞學有意義嗎? 能用嗎? 能吃嗎?

根本實務上新聞學無用, 在快餐新聞製作, 有什麼價值?

十字路口的學科, 只是創新的實驗場. 新聞本身也沒有什麼客觀可言, 觀點肯定有, 誠實的當個"鼓吹者”, 比較像是社群的守望者和消息通.

但記者的職業能力, 現今人人都有. 寫稿,錄影,拍照, 修圖, 下標題,發稿,現在人人都可以, 新聞學哪有門檻?

現在記者要重新定位, 要專業記者, 要議題的鼓吹者和見證者,要數據的發覺者,數據的分析者. 記者要社群化

以前教那些大道理, 是頻道有限論, 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 新闻学院的教育和研究能力并没有匹配性的提升”

新聞人,新聞學院要轉型成 “扮演业界和社会的前卫探索者”

“新闻学院在理论创新和新知发见方面的能力严重滞后,无法输出高于社会和实践水位的高明知识”

很難吧,都是別的學科借用來的

新聞實務需要用”唸”的嗎?

會用唸的大概都不會當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