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的大和民族 狂掃搞笑諾貝爾獎!

日本人腦袋裡的想像力真的無限大,從 1991 年創立的搞笑諾貝爾獎( Ig Nobel Prize )中日本人已經連續 12 年獲獎,他們也是僅次於英、美兩國之外獲獎人數最多的國家,為什麼在一個看起來井然有序還有點接近無聊的民族性中,怎麼會產生這些日本人有著這麼「異常」的發想?這個問題,或許可以從一個大學教授所做的弱雞機器人中找到答案,畢竟科技可以進步很快,但是人性總是進化很慢,大和民族總能找到科技與人性的甜蜜點。

弱雞機器人 不幫人做事找人一起完成任務

任職於日本豊橋技術科技大學的岡田美智男,他的研究領域是搭載人工智能還能計算大數據的機器人應用開發。但是他最近做出來的機器人卻似乎跟他的研究有些反其道而行!他最近做了一個「垃圾桶機器人」,外觀看起來就像一個垃圾桶,它也跟一般的掃地機器人一樣,藉由馬達推動行走,但是岡田卻沒有在它身上安裝任何可以撿垃圾的機器手臂,發現垃圾之後,它就會靠在垃圾旁邊,用一副很想撿垃圾卻無能為力的模樣。身為人類的你,只好起身「幫」它一個忙,把垃圾撿到垃圾桶裡。除了垃圾桶機器人之外,岡田還發明了「慢慢發面紙機器人」也是特意展現出機器人「弱」的那一面期待與人類共同完成一項任務。

科技不離開人性 有人性才顯得可愛

岡田最初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它在研究過程中發現,人類在開發人工智能以及機器人的能力上,越來越強。所設計出來的產品強調「超強能力」成了開發者共同的語言。例如引進避撞系統的汽車人工智能,把駕駛工作交給機器,人類雖然可以相對輕鬆,但是卻放棄了身為人類應有的基本本能?於是岡田找了一群研究生,開始設計開發出一系列的「弱雞機器人」,沒想到這一套靠著「示弱」與人類共生的機器人,居然在商業市場上得到熱烈的迴響。

研究香蕉皮的摩擦係數 你能想得到?

像岡田這樣有著不同於「常人」思考迴路的日本人不在少數,這也是為甚麼美國搞笑諾貝爾奬中,日本人已經連續十二年獲獎,歷年獲獎項目中,最有名的大概就是北里大學馬渕清資教授發表的從計算香蕉皮的摩擦係數得到「香蕉越甜皮就越滑」的結論,榮獲 2014 年搞笑諾貝爾物理學獎。還有 Takara Tomy 商品化的「狗狗語言翻譯機」因為有助於人犬溝通而獲得了搞笑諾貝爾和平獎。

不管有趣或是可笑 好玩才是最重要

搞笑諾貝爾獎的創立者之一 Marc Abrahams 說:「日本人的好奇心旺盛,尤其他們可以針對自己有興趣的主題一心不亂的潛心研究,我懷疑即便明天是世界末日也都不會改變他們對於研究的好奇心。」另外一個也是「怪人」很多的國家就是英國。這也是另一個有趣的現象,畢竟這兩個國家給人的印象,都是社會群體井然有序,卻意外的容許這些天馬行空的想法得到實踐。對於這樣的反差,北里大學那位提出香蕉皮摩擦係數的馬渕清資教授認為,在英語裡 interesting (有趣的)與 funny (可笑的)綜合在日語都等同於「面白い(好玩、搞笑)」。所以在學者眼中的 interesting 或許在一般人眼中就是一個 funny 的事情,但是在日本人的心中,不管是 interesting 或是 funny 其實都是「面白い」的事,這也是為什麼日本人可以搞笑諾貝爾獎中,屢屢獲獎的原因,畢竟生活的本質就是脫離不了趣味。


福澤喬 每天兩分鐘 帶你從縱深潛入 認識日本這個鄰居
當了十幾年的記者,希望做的事情就是用文字、影像去傳達心中的一些想法。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也請讓我知道更歡迎Follow
讓我可以調整寫作內容與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