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法庭上高喊無辜 國際級的法庭攻防才剛開始!

「我是無辜的! I am an innocent of the accusations made against me!」這是被東京特搜部關押了 50 天的日產汽車前會長戈恩,站在法庭上陳述的第一句話。這起受到國際矚目的案件,背後隱藏著太多疑點,不光是日產汽車內部的政變,還包括日本與法國政府之間的相互角力。這也使得整個案件在審理上不但迷霧重重,也變得更加棘手。在法庭上,戈恩雖然看起來瘦了一大圈,但是說話的時候依舊鏗鏘有力、目光如炬,尤其是對於檢方提出的指控,他一項一項條理分明的駁斥。

不會背叛日產 強調對於日產的熱愛與忠心

戈恩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裝以及白色的襯衫,走進法庭,先對坐在旁聽席上的黎巴嫩駐日大使點頭示意。接著他感謝法庭讓他有這個發言的機會。「我由衷地愛著日產汽車,也一直對日產汽車抱持著感謝的心。在日產汽車的每一天,我都秉持著光明正大而且合法的方式,做好每一件份內的事情,強化日產汽車的招牌,讓日產汽車重新拾回往日令人尊重的形象。所以,東京地檢特搜部對我的指控都不是事實。我是無辜的!」

史無前例的拘留行動 檢方漏洞百出

仔細看過檢方指控戈恩的「罪行」,即便是每件都證據確鑿似乎也不至於要被拘留 50 天的時間。就有法國駐日的特派員指出,「過去東芝爆發高層粉飾決算書,也沒見到誰被逮捕拘留。戈恩遭遇到這樣的逮捕方式,只會造成外國人對於日本的司法制度產生疑慮,甚至對於出任日本企業的社長也會敬而遠之。長期來看,對於日本的國際地位以及經濟都會造成不良的影響。」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在於這件事情,不論是檢方或是日產汽車內部在操作上都不夠細膩。

乘風揭竿而起 哪知輿論風向說改就改

當時東京特搜部會出其不意在戈恩的私人飛機一降落就上機抓人,後來被外界解讀成是因為日產內部的造反派,為了要制止兩天後的董事會的一項決議,才會那麼匆忙。在這一場董事會中,據傳戈恩可能將日產直接併入法國雷諾集團的旗下。當時被戈恩一手提拔的日產汽車社長西川廣人,揭竿而起主導了整起日產的政變,他也成了整個事件的英雄。但是隨著後來輿論的風向發生轉變,認為同樣屬於日產汽車高層的西川廣人也應該負起一定的責任。再加上事件之後,西川廣人試圖飛到法國找法國雷諾代理社長伯羅雷共商對策,卻吃了閉門羹,法國人對整件事情的不滿也讓日法關係發生緊張。

如果時間重來 劇情或許會不太一樣

整件事情搞到現在騎虎難下,對於主導的日產汽車社長西川廣人來說,如果時間可以重來的話,或許他可以選擇其他的方式。畢竟如果戈恩真的像東京地檢特搜部所說的犯下這些瀆職事件,西川大可以在公司內部先拿著這些證據要求戈恩不要再董事會強度關山,把日產送進雷諾旗下。至少對於戈恩來說可以贏了面子,而日產汽車的日本幹部們則是贏到了裡子。但是西川卻選擇了玉石俱焚的決定。現在不論戈恩最後是否被判有罪,西川忘恩負義的名聲,肯定是得跟著他一輩子。更不要說,現在法國政府以及雷諾集團手上還握有 43.7% 的股份,如果戈恩在的話,至少還能在當中折衝樽俎,現在好了,中間人被送進了法院,以西川為首的日產汽車高層是不是能夠平息來自法國的怒氣,可能誰也沒有把握。


福澤喬,帶你從縱深潛入去認識日本這個鄰居。
當了十幾年的記者,希望做的事情就是用文字、影像去傳達心中的一些想法。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也請讓我知道,同時歡迎Follow
這是讓我調整寫作方向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