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軟體看見互動的難與易

無處可去的悲憤

某次激烈的分手場景後一個月,我的學生氣急敗壞地拿著手機來找我:「老師,你看他的限時動態,他怎麼可以這樣說我!」我默默地回說:「那不是限時動態嗎?」學生說:「我有截圖,你看這每一則,我‧都‧有‧存‧檔!」(怒滑手機)我又好氣又好笑的聽他信誓旦旦地說著,無奈幾次工作慢慢建立承受自己情緒能力的內芽瞬間被踩扁。

Photo by Егор Камелев on Unsplash

其實我是不會接過學生的手機幫他看的,我會先協助他整理自己的呼吸和情緒以後,請他慢慢地敘述給我聽他關於所見到的還有他的感覺。只是我在想如果不是因為暴力事件而被轉介進諮商室的緣故,有多少的人是直接在手機螢幕前接受到曖昧的資訊自己對號入座後瞬間被點燃?然而這把火卻難以熄滅,因為你永遠無法確認他是在罵你。

當逃避成為一種習慣,你還能夠在乎嗎

每天湧向我們數以萬計的訊息你是如何看待的?你認為他有多可靠能傳達出對方原本的意思?你並不明白他是在聽到哪些資訊,或是突然接到天啟靈光一閃後發了這則訊息或動態?而你怎麼不問他?這每一個問句的背後都有千百萬個「是啦,可是…」但是在這麼綿密的社群軟體被產出之前,我們無處閃躲,就連傳紙條罵人都要擔心意外落入事主的手中,但是在社群軟體淹沒我們之後,我們有IG、messenger、snapchat、twitter、whatsapp、wechat、skype還有facebook等社交軟體,生於如此五濁惡世,我們可以輕易地開新的視窗、創新的群組、罵一個新的人,逃離顯得如此容易,而建立實質的關係連結卻顯得如此困難。

Photo by Marc Schäfer on Unsplash

放下手機,你心中千千萬萬的聲音會是什麼?「他怎麼這樣子說我?」、「我們不再是朋友了嗎?」、「我這麼努力,他卻一點都不在意」、「我這麼難受誰來看見?」、「你有顧慮過我的感受嗎?」、「他憑什麼這樣說完全沒有問過我?」,你有沒有機會把這些想法記錄下來,稍微整理一下每個句子的背後可能是什麼情緒?憤怒、悲傷、恐懼、嫉妒、擔憂、失落?現在你眼前的人還是發這則動態這個訊息之前的人嗎?還是你覺得他自私、自傲、愛慕虛榮、冷酷、絕情、無動於衷?如果沒有機會分享,試著和人討論對他人觀感的特定轉變,也順便觀察自己的話,通常腦袋會開始無止境的空轉,在寂靜中發出著轟隆隆的鳴聲。

社群溝通的不可靠與不可信

人的溝通中,語言只佔了少部分,如果扣掉聲音表情、抑揚頓挫、講話速度、呼吸頓點的,可以得到的資訊是少之又少,但是這就是現在社群軟體的溝通方式,一個笑臉、大笑臉、尷尬的表情、lol、XD,取代掉我們面對面時,停頓的時間、侷促困窘縮著下巴的動作、搓手的焦慮、揚起的眉毛…等這些或具體或抽象的試探,有賴於對方的反應一邊去作形構,然而當這些無限可能的瞬間,卻都簡化成螢幕上跳動的游標或是標點符號。當你拿著手機問對方確認對方的意思時,他可能都無法逐句逐條的向你解釋自己發話的意圖和想法,你要如何相信這些語句能夠明確傳達出對方的意思?

Photo by Ferdinand Stöhr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