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役之所見 – 亞細亞的孤兒

亞細亞的孤兒是一首歌,作者是羅大佑於1983年所創作的歌曲,它的歌名就是引用了吳濁流寫的小說《亞細亞的孤兒》。而羅大佑本人於2009年,才表示此曲原意是影射中美斷交事件中的臺灣人所面臨的外交困境。

臺灣在世界各種官方或非關方的場合被打壓已經不是一種特別新鮮的新聞,尤其是最近的WHA沒受邀參與研討會,臺灣的醫療在世界上的水準十分之高沒有與會實在可惜。

今天來分享一則故事,是關於我在服役所見的心得,是關於在臺灣掛國旗卻被要求撤下的故事。

我所在的服勤單位的業務屬於國際事務,每天幾乎都會與一些國際上的政府組織、學校單位或是民間單位做一些交流,至於交流的方式有很多種,最常見的就是邀宴、拜會或甚至與臺灣的學校協調邀請知名的人物到校演講。

事情就發生在最近這幾天,邀請了美國在臺協會(AIT)到某個北部的商工做一場關美國教育與留學的演講。演講內的一些簡單的庶務一般由我來負責,舉凡貼海報,報名表制作,及擺放國旗。因為這一場邀請的是美國在臺協會的某一個官員的演講,為表示國際禮儀以及展現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友好我們都會放置國旗。

沒有想到,講者上台前竟然要求把講台上的國旗拿掉,就這樣的台灣國旗與美國國旗就這樣硬生生地拿了下來,但因為學校老師這邊還是「禮貌性的」將美國國旗放回去講台。演講的內容我還記得十分清楚,其中他展示了美國在臺協會在內湖的新的根據地,雄偉的建築與廣大的腹地,並說了「美國跟臺灣關係很好,現在是未來也會是,而且不會離開臺灣,因為花了不少的錢蓋了這棟新的建築」再來對照他上臺前的動作你會覺得這十分諷刺,一種外交官的慣用伎倆,表露無疑。至於撤下國旗的原因,我個人的解讀是,對方可能不願意讓演講的照片隨著新聞稿的關係曝光,被中國官方看到會表示嚴重的抗議,美國沒有去遵守「一個中國的原則」。

看到這中間國旗被撤下來,心裏很不是滋味,因為踏在自己的國家上卻沒辦法掛自己國家的國旗,面對的又是強權國家的一種政治上的霸凌。這時你可以深深體會每每在世界奧運臺灣國旗被各種方式撤下,作為臺灣運動選手的那種心情。

隔幾天回到辦公室上班,沒想到卻聽到AIT打來關切新聞稿的事情,理由竟是沒有經過AIT同意就發布新聞稿。你可以想像臺灣中央政府機關發布新聞稿須經AIT同意嗎?臺灣又不是魁儡政府,為何需要經過同意?頂多知會AIT就不錯。是的,我們所居住的地方霎那間好像是別人的殖民地,身為一個臺灣人你會有一種無比的憤恨感。

無論如何,如果你看到這篇跟我有同感,不論你在社會上已經有身分地位,又或是在正在奮鬥中的年輕朋友,未來可能即將成為這社會上的支柱,我都希望能在未來的某一天在國際的場合上,為臺灣盡一點心力讓臺灣再次偉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