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助教所見 2018/2 ~ 2018/6

2018/06/20 最後一次上課,於學生走光了的教室。

六月底結束的這學期,我在大學部的一門通識課當助教(Teaching Assistant, TA)。扣除其中棄選的學生,我班上有41位學生、2位固定旁聽的學生。除了我之外,另有兩名助教。

臨時起意,就寫點回顧,記錄一下這學期的所見所聞。

【時間分配】

沒錯,這很明顯是垃圾話。不過,學期間有三門課程的負擔、週末的媒體兼職等本分下,要顧及助教的業務實在負擔不輕。助教的業務相當瑣碎,除了課堂之間的跟課、協助授課教師、收發作業、宣布事情外,改作業、登記/結算成績,乃至與老師、來信學生之間的信件往來等業務,才是耗去較多時間的工作。

謝天謝地的是,與隊友的相互幫忙下,我還是順利度過這學期了,修的三門課表現也還算滿意。雖然過程中實在經常會抱怨,自己讀課堂資料已經很費時間,為何又自找麻煩,徒增自己的負擔呢?(笑)

【看到的問題】

課程綱要有寫,學生不一定會仔細看

在這門通識課,課綱算是我所見過最冗長,但規範也是最為清楚、具體的,篇幅共有七頁半之多。但這學期的實施下,即使規範已相當具體,卻不時有學生來信詢問,如作業是否可補交、如何請假等等。

更有趣的,還有學生在期末回饋單寫著「第十六週作業的負擔太大,助教能否早點提醒我們?」這實在看了好氣又好笑,課綱上老早就寫著有這項作業,且是以小組為單位進行,負擔大、時間太倉促應該都不是理由。

異質性分組有好處,卻也產生弊端

在這門課中,因為開放聯盟中的另二校學生選課,使得41人的班級中,就有19人來自另外二所學校。又因授課教師堅持,組別由助教分配,依系所、年級、學校、有無拍攝(或寫教案)經驗等性質平均分配,分為六組跨越學校、系所、年級的小組。

雖然參與度的高低,仍是學生自己決定的。然而學期間的確出現因為各校、各系所學生性質落差過大,課餘時間兜不攏,不容易約時間進行小組作業(尤其拍攝影片),時常有工作上分配不均的問題。或者,因為來自各方,小組之間根本沒有太多機會熟悉彼此,合作自然可能有困難。這當然是通識課會發生的問題,但學生能透過異質分組接觸與自己差異性高的同學,我相信仍有好處,我也透過學生私下的回饋證實這點。

宣達事項講100次,還是會有問題

如課堂作業格式、進行方式,或課前、課後於課程平台張貼的公告、上傳的檔案等,即使已經提醒了無數次,還是有學生會寄信來問,或是交出不合規範的作業,更別提直接忘記帶來交的狀況了。害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表達能力有問題。

偶爾,收到不合規範、篇幅的作業,很想依據規定退件,但還是心軟了(笑)。因為讓我頭痛的狀況經常是,雖然並未照格式寫作業,內容卻又寫得很好,心軟之下還是照收,只有稍稍扣分。有時候卻也很受不了自己,徒增自己的負擔。

而這門課規定絕大多數的作業採紙本繳交,僅有極少數以電子檔上傳,實在有好有壞。紙本的好處在於有憑有據,不會因為電腦系統的任何狀況消失(除非助教搞丟),但也增加資源浪費、記錄繳交時間、批改分類時的負擔。所幸,期末會議中,老師已同意新學期採取電子檔上傳,稍稍降低未來新任助教的負擔。

這門課的小考是不預先提醒的,實在整死大家了。

【整體感想】

我想,我大概不會在碩班期間再當任何助教了(笑),除了校內兼任助理規範的不合理(某些程度上是規避法規的文字遊戲)、業務的負擔外,當然也有很多個人的問題,這裡不多說明。

但不可否認的是,在看學生的作業、拍攝的影片時,還是很享受的事,因為許多學生實在很有想法,也相當用心的寫作業,總能透過學生的作業,去用自己可能未曾採用的角度看事情。

當然事情總是一體兩面,因為學生寫得越多,我批改的負擔也越大啊(笑)。很難想像八份學習單、四份大作業、兩份小組為單位的大型作業,自己是怎麼撐過來了,更佩服堅持一學期,沒有落跑的學生呀。除了助教業務和課業,當然還有學期間常常不小心踩雷、犯錯,各種狀況下被罵的血淚呀(嘆),但感謝自己撐過來了。

不過,仔細回想自己讀大學時的樣子,好像也不難想像這學期看到的問題,可能也會在過去的自己身上發生(笑)。但確實感受到的是,有時候會搞不清楚,部分學生自己都不太在意自己會不會沒有分數,助教乃至老師何必為他擔心呢?

不確定該不該好好寫一下兼任助理一直以來存有的問題,不過有興趣的朋友應該很容易查的到,在此暫時不多著墨。

參考閱讀:11個QA看懂「兼任助理」爭議,回應網路上那些紛紛擾擾

@台北公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