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完饭,在路上闲逛的时候Jesse同学突然发了一个红包,发现竟然是Dispic的分红!244.39元!(小数点后两位,是的,程序员同学就是这么认真 🤔)哈哈,高兴坏了,钱不多,满足感却大大的。

2012年在杭州的时候有Dispic的想法,期间用业余时间陆陆续续把设计稿倒腾了出来。最早准备跟吼吼一起去实现这个想法,但因为后来去了深圳,吼吼也有工作上的一些变化所以项目暂停了。

在鹅厂的时候突然有一次吼吼说Jesse同学对这个项目感兴趣想一起合作,于是我们又上路啦,Dispic最后2015年终于上线了,我跟Jesse感慨说这个项目我们从拟物时代做到扁平时代 😂

记得在合作期间我们仅见过一次,我在深圳,Jesse在杭州,后来我回了成都,他去了新西兰。真正的远程合作,也特别“互联网”,哈哈。

谢谢Jesse,吼吼,婷婷,还有阿里UED的同学,一起做事儿的感觉真的很好,那时候的时光挺难忘的!

强生在吃晚饭回家的路上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