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看不懂的判決與契約 — 談法律白話文的可行性
KCY-法白實驗室
102

那個新聞稿的圖文設計作為法院文書一部分,好像太誇張了吧...

大體上很同意法律白話文化的觀點,也認同人民必須同時提高自身對基礎法律制度的認知

但許多固有術語,恐怕仍然是難以取締的,不然司法部門將會需要用更多的資源和時間詳細逐一解釋很多本來就非常複雜的法律概念,案件的處理進度必然更慢 (小的來自香港,也不見不同的普通法地區會過分將法律詞彙簡單化,反而香港的經驗是成功的法律援助能1. 協助法庭更有效率處理案件、2. 節省不必要的法律費用 (有些時候因為其中一方親自行事,而令有法律代表的另一方需要產生許多不必要的工作和費用)、3. 在民事案件中減少完全沒有勝算機會的纏繞訴訟人 (當然在刑事案件法援中,除了上訴案件外,是沒有勝訴機會測試的)以合理運用法庭資源、4. 讓法律援助受助人更了解法律程序和不同法律概念,也同時管控受助人對勝算的期許、5. 最重要的當然是讓受助人得到法律代表,使其值得提出的事實和法律觀點都得以在法庭中處理

// 但是不像其他行業,不論貧富貴賤學問高低,法律規範一體適用在全國人民身上。欠缺無線傳播的知識也能操作手機,但是欠缺法律知識卻可能在訴訟上損害自己的利益,因此不能以這是專業為由,就毫不考慮民眾在法律程序接近資訊的需要。//

所以操作上,民眾要完全理解判決書很無可避免是有困難的,但理想的制度設計,為了能便捷地處理糾紛爭議,愚見認為應該是透過法律扶助/援助,確保民眾能在合理的條件下得到法律代表的權利,並確保法律代表向客戶盡專業責任解釋不同法律問題 (當然客戶是可以變得非常麻煩的 LOL)

另一方面,為了普及基本法律概念,政府或學術機構其實可以設立網站,屆時基本的法律概念和程序,當民眾有興趣/或有需要理解的時候,隨時可以google 查閱

深夜時分,這感想寫得有點亂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Jonathan Ip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