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點五十分

昨天睡覺前給你打電話沒多久你就回來了
一如往常陪我進房摸摸我的背我像貓一樣睡著了

兩點二十八分
醒來上廁所回頭一看你人卻不在
我剛剛小心翼翼從床邊下來 適應夜裡的黑後才發現只是我自作多情的時候
給你打了電話 你說要念的書太多可能還要再晚三十分鐘才能到家

可能你以為陪我睡覺是最重要的事情
對我來說恐怕不是

三點二十五分
等待的時間我用滑手機排解
發現整整一個鐘頭沒見到你開始焦躁起來 我想用任何理由來責備你
就像我平常被那個瘋女人找碴一樣
我又打了第二通電話給你 一聽到你聲音我反而好想哭
你壓低音量問我怎麼還沒睡 好好好我現在回家

掛掉電話的同時我的鼻腔開始濕潤
適應夜裡後我完全看得見天花板的燈具 角落掛的大衣 
還有枕頭旁邊你平常在的那個位置
眨眨眼撲簌簌地我發現自己的臉上爬滿了眼淚

我他媽到底在澳洲幹嘛啊?

這個時段我知道再不睡明天就不用工作了
除了得過將近四十分鐘的山路 還要他媽見到那個瘋女人
我覺得委屈這件事情有一部份是因為月經快要來了
情緒起伏讓我覺得自己很不理智
我幾乎改掉變成沒有閱讀的習慣
是不是因為這樣我才逐漸沒有幽默感?

辛辛苦苦努努力力還要遇到一些一直找你碴的渣
腦子裏越來越多複雜情緒堆疊的感覺

就在這時候你出現了
你跟我道歉 說以後不會再弄到這麼晚
我看見你的瞳孔 除了我以外眼裡全是血絲

瞬時我像馬景濤一樣嚎啕大哭
大概就像這樣 ↓ ↓ ↓ ↓

我頓時覺得好累好難受
好像沒有人可以理解 我怎麼這麼可憐這麼委屈
想到她的嘴臉我就好想給他一巴掌
然後我也很想裝作她是空氣不要回應她
可是她是我的主管卻不能裝聾作啞?

於是我又變成了馬景濤

一早起來我請假了
我覺得我用的理由很好我說我頭痛到快要爆炸了

然後剛剛
我居然還上網找關鍵字 [遇見 對你有偏見的人]
呃我覺得相關文章並不多
是不是應該要自己來寫一篇?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