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道這是什麼?

你們有因為某個跟你無關的瞬間,起了莫名的共感而崩潰大哭嗎?

前幾天我尋常的在網路上看了一步還沒完結、說好看也不到絕頂的漫畫:

《幸色的一居室》

故事建立在誘拐犯與被害者的相處中,目前還著重在描寫被害者不只單一面向被害的背景;畢竟這故事不是那麼奇幻,我也就從身為讀者去解讀、習慣跳躍式圖像與文字的腦補方式,漸漸進入作者營造的步調之中;一些絕望與無法言說的空白,還有之中藴育出的難得。

深夜我爆哭在某一幕被害者的心中獨白及反應,也就是對於幸福、極致的定義,她給的答案很簡單,她要去死。

因為活著是那麼絕望,用死來保存這份幸福感是能力所及了。

而我突然回憶起很久以前的某一刻,跟前男友一起翹課,在被窩聽當時很喜歡的音樂,無所事事的吃與洗澡、做愛、擁抱、昏睡、再做愛,那整段時間沒有對話。

快轉到後來的一切。

我爆哭,突然好想要像這個被害者一樣就在那時去死。就連哭的時候兩支手腕上細細的筋肉徹頭徹尾的無力酸痛都跟後來的一切如出一徹。全部清晰的襲來。

哭了一下子就停了,不知道是因為是漫畫還是因為現在的自己。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Lucy’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