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你成为更好的设计师的那一天

译/JoyceCheng

文/Tobia van Schneider
首发在我的私人邮件列表


最近我收到了大量的关于我的文章的反馈。(对此非常感谢大家!)有些人很欣赏这种宽泛且诡异的文章主题,而有些人问我为什么我不写有关真正的设计主题的文章。例如,“如何解决UX问题XYZ”或者“如何打造完美的响应式网站”。这是一个合理的问题。

当我写作时,我主要是为自己而写。并且因为我不喜欢说谎,所以无论对你还是对我自己,我保证总是100%诚实的。

我之所以不谈论UX问题或是如何建立一个完美的网站是因为我认为这很无聊。当然工具与技术是很重要的,但是当你纵观全局时,它们并不会让你成为一名更好的设计师。

据我所知,我从未读过任何有关设计的书籍。我不关注设计博客也很少看设计类杂志。

这只是我的个人偏好,但是它根植于我的信念中,即不论我还是其他人都没弄明白设计的真谛。

我承认,有时我会错过最新的网页设计趋势,另外我的键盘快捷键目录原本可以更大一些。

对我而言,试着成为一名更好的设计师意味着试着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对,就是听上去这么俗气。每一个设计师,从广告到产品,要处理不同的问题集合。但是最终,每个设计师都要满足人类的需求,无论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我成为更好的设计师的那天,也就是我开始从设计行业以外寻找灵感的那天。从那天起,我开始读哲学、心理学、艺术或者科学的书籍。

从那天起,我不再每天只跟设计师一起混,而是开始与各行各业的人交朋友。我开始确保,无论我坐在什么办公室里,坐在我旁边的人要有一个不是设计师。

在心理学与认知科学中,有一种现象叫做“确认偏差”。它是指我们喜欢赞同那些赞同我们的人。我们倾向于跟那些与我们信念相似令我们感到舒服的人相处。

作为设计师,我们特别容易有确认偏差。我们以见解强烈为傲,因此通过寻求同行的肯定来达到内在的一致性。

这样做的问题是,我们作为设计师,为自己挖了个坑。我们参加那些只有设计师发言和参与的相同的会议。我们阅读设计师为设计师而写的杂志和书籍,并且以完美隔离的态度只跟其他设计师来往。

自我限定领域时,我们的视野必定变窄。我们通过只跟设计师交往来规避与我们有矛盾的思想或信念。这虽然使我们感到安全舒适,但它同时会成为我们的灵感陷阱。

我们,尤其是设计师,难道不应该成为对其他话题和领域最有好奇心、心态最开放而不是避而不谈的人吗?我们难道不应该是那种将其他人无法连起来的点连接起来的人吗?——毕竟我们自称为设计师耶,我们为其他人,通常是成千甚至上万的人,设计产品和服务。

让自己接触不同的观点,我们才能够画出更丰富更均衡的图画。最终,这将提高我们的设计水平。

例如,那些为纽约客或彭博商业周刊设计封面的最棒的交流设计师。

他们之所以伟大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技艺,而是因为他们让自己浸淫于政治和文化的主题中。他们对自己经验领域之外的点进行收集和连接。设计只是作为一门技艺为他们提供工具与框架来使这些信息有意义。

我并不是指他们在每个项目之前进行的简单调研,而是说这是他们本质的一部分。他们既是交流者,又是设计师。

这同样适用于任何其他的设计领域。

正如沃尔特·惠特曼说过的:保持好奇,而非苛刻。无尽的好奇心与开放性是伟大的设计师最重要的特征之一。

而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与非设计师一起玩。或者是跟任何能够挑战我的信仰,不同意我,并给出新的观点的人。个人成长就是在这里发生的,并终将转化为我作为一个成熟的设计师&人类的能力。

___

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我试着修改及重写了多次这篇文章,最终力求它短小精悍。我希望它能够为推特上的这个讨论抛砖引玉。

敬上,
托比亚斯

_____
该邮件的标题灵感来自斯科特·亚当的一篇很棒的文章叫做“你成为更好的作家的那一天”。强烈建议快速阅读。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Joyce Cheng’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