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手記

我記得大學的時候,看見碩博學長姐總覺得有種顛沛流離的味道,然後暗自告訴自己以後不要變成那個樣子。現在看著鏡中的自己,好像差不多。關於離群索居的漫長的路,每天跟文字打仗,畏光,以及經濟上總有點拮据,似乎就讓一個人變成一張笑不太出來的臉。

當我本來就很怕孤單,又需要朋友一起玩,以及本來就有一些自卑的狀態,修完課進入論文階段的每日每日,似乎都像是唐吉軻德在跟風車巨人打仗。真正可怕的不是那些疊高高的書,而是內心的巨人幻影。

….臉書上那麼喧嘩,所以我跑來這裡寫。白底黑字,感覺乾淨。像是國中上數學理化課的時候,課本下偷藏的隨堂考試用紙。空白的紙總令人開心,像是從來都可以從頭開始,有些還細心地押了線,寫故事那麼適合。白紙上的世界因此而變得遼闊。

如果總需要對外說話,就請容許我在這裡打字吧。

(剛剛我計算了如果要在明年冬天畢業,其實也只剩下六百多天。多可怕。時間的重量像是下雪,悄然無聲的輕盈,眨眼滾成一顆雪球,足以致死。)

眼鏡模式。以及如同年輪的臉。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Jo Yueh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