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與代工

前幾日與幾個同業閒聊,聊完後有些感觸一直在心裡繞了很久。

我們都是做智慧財產權服務,都是自己創業,我早了幾年出來,他們都已經跨境到對岸與中國的事務所合作、以及在中國落地成立了辦公室,以實體服務的部份,我算是還停留在台灣。

聽完了一輪他們近幾年的走向與發展,我很直接的下了一個暫結語,「品牌與代工的分界」,沒有好不好,只是一種選擇。

【現況】

他們約莫是五、六年前出來自行創業,起點不約而同的都是選擇從對岸開始,有沒有要回防台灣我不確定,但可以肯定的是當時應該都是希望能在對岸落地生根,因為市場的量體需求差異非常大,以2018年來預估,中國的專利申請案約莫會落在一百三十萬件,而台灣約莫還是會在六萬件上下。

近幾年台灣很多人去中國考「專利代理人」的資格,為的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在中國直接掛牌執業,堂而皇之的進入中國的市場去拼搏,以我對兩岸「專利服務」的了解,台灣的專利從業人員多半還是有「實務經驗」上的優勢,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或許能在對岸大放異彩,但這只是「如果」。

礙於法令的限制,台灣人在中國縱使取得「中國專利代理人」的資格,在初期幾年也僅能以「受僱者」的身份參與工作,無法直接自行掛牌執業,所以近幾年有取得中國專利代理人資格的朋友,若有意進運中國市場的,大多是選擇一家中國本地的事務所以名為「受僱」,實為「合作」的方式運作著;這也是一種「掛牌」的形式,但掛的是別人的牌,等掛了幾年的牌,到可以取得自行開業的資格時,或許所有的優勢也都沒有了。

這也是我截至目前為止一直沒有考慮的方向。

【土法鍊鋼的自我思考】

我很鼓勵自己的同仁在有能力的情況下,透過考試去取得「中國代理人」的資格,為的是期待他們做好跟中國事務所合作的機會,但並非以前述掛牌的形式。

同業感嘆著,這幾年下來,越來越忙,但獲利越來越低,因為掛別人的牌,接的案子並不算完全是自己的,客戶、案件最終還是在中國事務所手上,實體案件處理留給台灣人,最終只能吃量,量得夠大,才能把微利積累起來。

我仔細想想,這樣的「代工形式」,最終只會讓自己精疲力盡,真要在這樣不斷循環的過程中再殺出什麼血路,恐怕非常的難,套句資訊的用語:「頻寬都被佔滿了,還想期待有餘力發展什麼?」。所以要嘛,多養一些工程師把案量吃下來,以代工廠的模式沒日沒夜的消化對岸丟過來的案件,靠著微利運轉下去,產線開了,總不能閒置;我在想的是,這難道就是專利工程師的宿命嗎?

他們問我這些年做了些什麼?是啊,我這些年做了什麼?

【人】

可能我帶的人大半都是「水牛型」的,跟著我一路走了這麼多年,被操的哀哀叫,叫完「目屎擦一擦繼續拼」。

那專利工程師的未來的到底是什麼?

【對於勤奮的人,「專業」是一種附加價值】

這點我倒是有點驕傲的,版上的朋友如果你本身是專利工程師,可以就以下「能力項目」自評一下哦:

一、 獨立洽案(引導發明人說明技術手段、撰寫揭露書、報價);

二、 專利檢索(專利新穎性檢索、專利進步性比對);

三、 專利說明書撰寫(文、圖、專利範圍架構);

四、 專利審查意見報導撰寫(審查意見分析、申復可行性判斷與建議);

五、 審查意見申復理由書撰寫;

六、 審查意見申復面詢;

七、 專利舉發技巧、專利舉發理由書;

八、 專利侵害鑑定;

九、 訴訟中專利無效理由撰寫。

我不知道現在一般的專利工程師(五年左右資歷)就前述的專業項目能完成幾項?但我們家的每一位專利工程師基本上都具備了上述的能力。

【你有條件為自己「充值」嗎?】

再就「充電能力」自評一下:

一、 平均每年參加幾場「產業研討會」?

二、 是否每年都有幫自己安排「職能進修」的充電機會?

三、 一年處理多少非申請案以外的實務案件以增加實務經驗?

四、 是否有為自己規劃出在這個產業中的下一段職涯目標?

【公司】

約莫五年前公司做了一個很大轉向的定調:「不只做科技業、不只做專利服務。」

【跨出舒適圈,迎來了風險,卻也迎來了希望】

所以,我們把服務延伸至「純科技業」以外,跨入了「線上/手機遊戲」、「金融科技」、「電子商務」、「物聯網」、「文創設計」、「IP創作產業」,也因為如此,在一路服務客戶、貼近客戶真實需求的情況下,我們把「商標服務」、「著作服務」、「法律服務」也逐步的納進了公司的服務項目中。

建構了「商標部門」、建構了「法務事務所」,本來都不是在創業前面五年的規劃中,但很慶幸的是,現實的情況逼的我們不得不去思考「未來的競爭力」在哪裡?

【媒體時代的「話語權」】

所以有了「智由博集」,淺白的文義內容跟大家分享有關「智慧財產權」及「法律」的資訊,它可能是一則新聞、一篇故事、一個專訪,但重點是大家願意親近、了解這樣的資訊,而這個計畫的執行,建我們建立了與「大家」交流的基礎。

有了以上這些,同事們更忙碌了,無論你是專利工程師、商標代理人或是律師,只要願意,不故步自封,前述所有的內容都可以參與,當然,這些相對我們而言,成了另一種成長的動力與養份。

所以,我們競爭的,不再只是接了多少「申請案」,而是在了解客戶端的實體需求後,客製一個適合客戶端的專業建議與服務,從協助客戶做風險評估的基礎出發,兼顧考量客戶多面向的現況提出建議。

【檢視】

回顧這一切,我真實的發現,原來,我們離傳統的服務模式那麼遠了,而這也正是我們努力而來的「競爭力」;當跳脫既定的「傳統服務模式」後,我們正努力的往「品牌」的方向前進。

我們沒有到中國落地設立分所或辦公室,但我們跟中國幾個一級城市的知名事務所合作,我們也沒到其他的國家落地設立公司或辦公室,但我們跟多個國家當地具有信譽的事務所合作,將客戶所委託的案件送到全世界,最特別的國家是「布吉那法索」。

同業問我:「改變可能反而會有更大的風險。」

是啊,但我想的是:「不改變只會越來越危險。」

20181015 詹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