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唱歌

This is a translation from “I Can’t Sing” by Nathan Kontny.

我不會寫程式。我不會設計。我不會跳舞。我減不了肥。我不會畫畫。我不會演講。我不會寫作。我不是發明家。


Lestat(Jan Mehlich)作品

在我十五歲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朋友叫派翠克。我們在駕訓班相識。

妳如果看著他,妳應該會看到一個人對著空氣揮拳亂舞,或是放著震耳欲聾的龐克音樂。對,這可能就是他了。但這個男子有著天使般的聲音,在高中的合唱團裡唱歌。

有天晚上,柯林和我在合唱團練習結束後去接派翠克。柯林雖然是我們十六歲的朋友,但我們卻常常要他開車載我們。可憐的柯林啊 :)

當我們沒有目的地的往前開時(通常去咖啡店喝咖啡玩西洋棋或是去塔可鐘),電台播了一首我喜歡的歌。我哼了一小段。

那古怪、龐克搖滾的 15 歲小鬼給了我一些建議,至此之後,這些建議幫助我完成了任何一件事情。

他警告我說,在我唱歌的時候,我嘗試模仿電台的歌手,但我學的不好。他說我根本唱不了。

他說我應該重新唱這首歌,但是用適合我聲音的方式來唱。我的高音不是強項。但如果我要模仿別人,試著用這樣低沉的聲音來模仿。

我試了派翠克的建議,用我覺得舒服的低音來唱歌。我記得聽起來更像是約翰尼·卡什。結果很驚人。雖然還是不太好,但比我試著模仿電台歌手要好多了。


我從來不覺得我是一個“網頁設計師”。我寫網頁已經寫了 15 年了,我做了我份內的事,但我從來無法讓我的作品,看起來像我敬佩的作品一樣美麗。

為了要忘掉這個事實,我開始購買別人做好的樣版。或是找一個好的商業夥伴,讓他幫我做所有我無法做的設計活。

然而在許多年前,在我開第三家軟體公司的時候,我一個人孤零零的試著建立一個新專案。

我沒有夥伴,沒有設計師,或是任何人可以幫我。我也沒有錢可以請她們。這次買來的樣版不夠用了。我被束縛住了。

我沒有很多原創作品的 Dribbble 帳號。我沒有作品集。我不知道設計師得的獎是什麼。我只知道有這種獎存在。

但我必須想辦法知道我可以設計什麼,我必須要想出一個,自己可以做設計的辦法。

我要是沒有顏色、插圖、陰影或是 Logo,根本做不出什麼來,我必須要少用這些東西。這本應是多到不行的東西。

我看著那些在網路上有著很棒作品的人來尋找靈感。但除了試著要一腳踏入我幻想的設計師世界時,我開始發現有些作品的元素,我也可以做的到。

我無法做出像是 Aaron Draplin 設計的品牌或是 Logo,但像是他那樣把 Futura 弄成粗體字,字之間加點空白,我相信我自己可以辦的到。

我最後做出了 Draft,幫我寫得更好的軟體。

沒有 Logo。沒有圖片。首頁只有一種顏色。藍色。

不知該感謝上帝,還是運氣,或者是努力有了回報,不管怎樣,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很多人欣賞、喜愛我打造的用戶體驗與使用者界面。當然我用盡全力來完成這個專案。但我真的沒想到會是這樣。

當然妳可能還發現有很多瑕疵(可能比我發現得多)。需要改進與完善的東西堆積如山。我永遠不會覺得,這和我心目中人家口中說的:設計師,那些我崇拜的英雄們做的一樣好。

但不知為什麼,一路走來的途中,我想到辦法來做設計。我找到某種適合我聲音的方式來唱歌。

妳可能不能像心中的歌手偶像一樣唱歌,但我永遠無法理解,別人對自己這麼說:“我不會唱歌”。

妳可能沒有像是派翠克這樣的朋友吧。


P.S. 要是能在推特上遇見妳就太好了,或看看這是如何讓我創造出我現在正在做的 Highrise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