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極短篇 第17天 1月20日

芝山捷運站_2000

Hexar AF是早在16年前用的第一台底片相機,那時剛進大學時想說父親很多台相機,跟他借一台玩玩好了(笑)當時因為新鮮常常跑出去拍照,但拍了半年我就放棄了。
沈從文說興趣是很不可靠的,隨時都會改變,但信仰不一樣,是堅定不移的。

現在把攝影當信仰的我思考不一樣,態度也變了,叫我一天不拍照我還真的渾身不對勁勒。

整理舊作品永遠是一件最有趣的事,這些照片好像鏡子反射一樣述說了許多事。

Hexar後來故障,也一直沒修好,大部分時間都死機,但神奇的是它偶爾會醒來個幾天,我就趕緊拿著它出去拍照。
跑了好多店家都跟我說沒救了,但我還真的非常希望可以把它修復。

朋友常叫我再買一台一樣的機器就好,但這台不一樣,它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因為是父親交付給我的相機,也在一開始為我種下了攝影的因子啊。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Juan Sea’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