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步的挑戰是甜蜜的負荷

Photo by Clément Hélardot on Unsplash

從 2021/04/07 資策會開訓那天下午安裝了 Xcode 之後,很快地已經學習 Swift 滿一個月了。訓練單位的課程很豐富,一個多月前我還是個只碰過 Scratch 的程式麻瓜,實在很難想像這一個月內接觸了 Python、Swift、PHP、JavaScript、SQL 這麼多語言,每一種都足以單獨開一門四個月的課。整體而言,我還蠻喜歡 Swift 這個語言,大概有幾個原因:

  1. 很方便,只要按住 Option 點擊物件,就會跳出小視窗顯示相關資訊(如資料型態、函數說明)、Storyboard 的設計也讓寫程式輕鬆許多。
  2. 很美,整體的 UI/UX 、排版配置就是讓我覺得用起來很順。

然而能感受到老師想教給我們的東西太多了,很多知識教得很快,再加上自己沒有程式背景,其實當下是無法充分吸收的。因此我也積極尋找其他線上資源來彌補觀念,剛好碰上 Udemy 課程大特價,就手刀購買了 Swift 相關課程最高評價的那一堂:《iOS & Swift — The Complete iOS App Development Bootcamp》,並利用下課後、自習的時間來看。


我眼中的資訊種子培訓計劃

加入快一年,明明一起經歷那麼多,卻從來沒有為資種寫過什麼文字,因為每當想起都還是覺得一切太荒謬了。

教育系,幹嘛加入「資訊種子」?

大三下學期末,看到學長 Evan Chang 推薦我們可以參加培訓計畫提升自己的視野和能力,並提到學長自己本身也是「資訊種子培訓計畫」(以下簡稱「資種」)的校友。當時我正深陷徬徨與無助,未來一直來,卻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裡;什麼都想嘗試,卻什麼都做得不夠好。於是認真搜尋了一些資種的資訊。

聽到「資訊」種子,一開始擔心進來是不是要寫程式、探討一些資訊科技的知識,怕自己不是資訊背景會很吃力、也怕這個計畫培訓出的能力跟職涯缺乏關連。後來在與學長來回諮詢幾次後,發現不會寫程式、不是資訊科系也完全無妨,反而資種就是樂意廣泛吸收不同領域人才,擦出更多火花,我便決心報名,也有幸錄取成為第十七屆學員。有關如何寫書審、面試的分享網路上已經很多了,但其實看了也沒什麼用,因為大家越分享、下屆題目就越不一樣。(笑)

35 個異類,怎麼成為同類?

在我的大學裡,由於參加全人書院,早已習慣與跨科系、跨年級的院生相處、共事,其實沒太多認知上的衝擊,因為大家畢竟都是同大學,彼此總有一定的連結。然而到了資種,整屆 35 個人裡只有我讀師大,其他人都是來自不同校系、年級,有遠從嘉義中正大學來的、有研究生、從政治到藥學、從資工到勞工關係,35 種截然不同的價值觀交織成一個很酷的地方,難以用任何標籤來定義。

不瞞你說,其實始業式那天我覺得超尷尬。大家的笑點、地獄梗讓我不知所措,眾人看似一拍即合,我卻只是在一旁有點心累地陪笑,安慰自己是對新團體需要時間建立信任感。第一個專案是「TUV 專案」,布達後緊接著是馬不停蹄、沒日沒夜的會議,起初因為總覺得大家都好厲害,不太敢表現自己,於是習慣擔任觀察者,再加上覺得等他人發言完畢再說話是種禮貌,所以就默默等著,結果一直等不到適當的說話機會,想法在心裡說不出來,差點要得內傷。(嗚)

我們的 TUV 專案《戀愛軍情局》

專案的危機,信任的轉機

一直到專案需要設計技能時,才發現自己似乎是組內最熟悉 Ai 的人,便心虛地接下了設計擔當,又在專案撞牆時與幾個組員聊聊,被鼓勵應該多發表想法,再加上眼看驗收日期步步逼近,我們還在砍掉重練、聚焦 TA,一下說要做網站、一下做桌遊,最後卻做 LINE 聊天機器人。意識到專案岌岌可危,我個人對新環境的不適應也得先拋到一邊,終於決定毫無保留。

「你應該要站出來。」組員 S、C 和我說。

想不到專案上的危機,竟成為建立團隊歸屬感的轉機。當我越勇敢發表意見、主動站出來協調會議秩序、提出解方時,對團隊的信任感、責任感就越深、和組員的感情也更好,原本覺得自己格格不入,後來甚至漸漸能夠加入大家的玩笑,在後面偷補一刀。最終,我們的聊天機器人居然在不花一毛廣告費的情況下突破 6,000 名好友,還做了一件大學 T ,簡直人生十大離奇事件。而組員之間也在一學期 30 次開會後產生革命情感,專案過後仍然常常聚餐聊天,過年還一起租車去走春五日遊。


從師培到新創的連連驚嘆

公司平均年齡超年輕,看照片還以為大學生吃家聚(笑)

實習之前|蠢蠢欲動,卻動彈不得

大二上開學前看了看系上課表,再回顧大一所學,不禁開始擔憂大學課程教我們的知識如何與職場連結,總覺得教育系上的課偏重在理論與概念的奠基,然而當時的我還無法決定以後要不要考公職或當老師、即便要走教育、當老師,學這些對於實際教學、班級經營又真的有幫助嗎?對未來充滿不確定之下,實在難以找到屬於自己學習的意義和動機。心急的我開始上網瀏覽各種公司職缺與 JD(Job Description),發現天啊!怎麼各種職業所需的能力我都還沒具備,或是只學過皮毛,更可怕的是顯然大部分系上課程並不會幫助我培養這些能力,如果還像國高中一樣乖乖讀書、單純跟著學校制定的課程地圖一路唸到大四,似乎非常可能畢業即失業。

「一定要及早為自己打算。」某個空堂下午獨坐在系館的公共空間,望向窗外又看回電腦,眼神不自覺凝重起來。能想到最接地氣的學習管道就是實習了,心中燃起早日與職場接軌的熊熊渴望,無奈發現實習通常一週至少需到班 16~20 小時,雖已盡力把學分壓低到 18 ,卻仍礙於選課無法排出完整兩天進公司,只好忍痛暫緩。

然而,我將看過的 JD 放在心裡,大約知道自己可能嘗試的職位需要什麼技能,於是開始利用空檔自學 iMovie、illustrator、photoshop、premiere、indesign、lightroom、XD 等軟體,也在小組報告或社團活動需要時主動爭取機會累積實作經驗。另外也修了文創學程的行銷管理課,在業師的實務分享中窺見另一片天,點亮了行銷思維,也開啟了學習文案撰寫、簡報製作的興趣。

後來我陸續也透過教程實習課、師資生海外見習、青發署海外志工累積了教育相關實務經驗,範圍卻僅限於教育。時隔兩年多,大四下我終於有幸在資訊種子培訓計畫職涯專案中,進入公司實習體驗教育以外的職涯。


17 說故事|黃文萱

大學四年珍貴的青春時光,誰也不想浪費,於是有人玩社團、有人拚書卷、有人刷履歷,各自追求精彩豐富的人生。不過,卻並非每個人都有勇氣跨出舒適圈嘗試自己不熟悉的事物。今天我們訪問了一位勇於挑戰自我的女孩,每年都會訂下一個目標突破自己,她是黃文萱。

如果有「充實」比賽,大概會得獎

文萱大學讀的是臺北大學企管系進修部,也因此白天更有時間充實自我,她參加過的活動不僅數量比一般人多,範疇更比一般人廣。論活動,她參加過泳渡日月潭、機車環島、主題路跑、音樂祭⋯⋯;論實習,她曾在經理人月刊、KKday、崇越科技有限公司台灣管理學會等地方工作,短短大學四年就累積這麼多經歷,令人非常佩服。


講座隨筆|文案撰寫技巧 — 讓消費者買單的沉浸式文字

「廣告業最大的對手不是網紅經紀公司,而是消費者的注意力。」

一直對於文案撰寫很有興趣,只是自己比較常撰寫心情紀錄類的文字,較少有機會為產品動筆,只能透過平時發文要求自己盡量精練來模擬文案的感覺。很開心這次參與了地平線 Horizon 主辦的《社團人a~a+選修課》系列講座,聽聽任職於奧美廣告文案的講者 Hoby 分享一些文案撰寫的案例與技巧。

說在前面:創意的定義

在談文案前,講者先帶我們思考什麼是「創意」?上網 Google 的話可以查到各種定義、圖表,維基百科上對「創造力」的定義甚至長到我都懶得複製貼上。我們固然可以從學術的角度追根究底它的定義,不過 Hoby 分享了自己對創意的想法:

「當你看到一則有趣的文案而笑了,這就是創意。」

接著,他又提出了三種常見的創意類型:

1. 在既有認知上建立新的解釋(例:奇異博士 → 奇異果博士)

2. 有趣的表達

3. 會心一笑的幽默

取自 Dcard 文章

缺一不可:文案、創意、策略

「文案是媒介;創意是手段,但少了策略只會是空包彈。」

雖然文案最後呈現出來的只是一段文字配上圖片,但那其實只是整場操作的冰山一角,其背後的創意、策略才是讓這篇文案成功吸引你眼球和滑鼠的最大功臣。說到策略,大家可能會覺得聽起來很專業,事實上每個人一定都能理解甚至曾經使用。Hoby 舉了跟爸媽討零用錢的例子:

哀兵計:再不給我會餓死

論功行賞:我有做功課

利益交換:我有洗碗

動之以情:我很可愛

「策略」就是這樣,從 A 到 B 中間的橋樑,驅使 TA 做出某項動作。在以上的例子中,A 是原本的零用錢;B 是你想要的零用錢;TA 是父母;給你更多錢是你期望 TA 做的動作,而促使父母給你更多零用錢的關鍵方法,就是策略。

應用上述概念,Hoby 帶出思考行銷策略的完整脈絡,並舉了幾個商業實例來說明(以下括號內為礁溪老爺酒店廣告發想脈絡):

1. 定義課題

確認你的 TA → 他在哪? → 你想要帶他去哪?

(備受社會期待三明治族群 →他們進退兩難→礁溪老爺酒店是好選擇)

2. 制訂策略

目標對象→ 選擇手段

(想任性卻又不敢任性的三明治族群 → 為三明治族群的任性發聲)

3. 擬定計畫

創意點 → 傳播計畫

(《有些任性大人才懂》→ 臉書語錄、活動網站、礁溪老爺特別房間、市政府捷運)

"Insight" 為你創造價值

能夠發想出這樣貼近消費者心理的策略,絕對不是因為滑手機到一半突然靈光乍現,而是因為懂得透過洞察找到獨特觀點,才能看見那些上班族心中的矛盾與需求:辛苦了很久,偶爾也想要讓自己任性奢侈一下,但又想起家庭負擔,只好壓抑自己。

Hoby 說,洞察就是「動起來、去觀察」,當你願意打開感官,留心周遭的變化,即便是同一片藍天,也很可能看見不同形狀的白雲。

有趣的是,文字還能夠自帶畫面,即便文法上句構、詞性相同,也可能因為用字的不同營造出南轅北轍的意境,造成下面兩句話的差別:

在塞納河畔哭泣

在濁水溪旁哭夭

臉書發文,你要注意

講座的尾聲,Hoby 分享了非常實務面的臉書粉專貼文撰寫守則。一則貼文依照段落大概可以分成幾區:

1. 第一槍:標題

  • 直接放大家最想要的資訊

2. 戰場:前五行(使用者視覺重心)

  • 可以用諧音、台語梗、時事梗等等
  • 寫一些 TA 想知道的

3. 邊緣堆肥區:內文

  • 有用但是無聊的東西
  • 如果有資訊列,條列式舉例
  • 一個功能就帶一個好處(xx 讓你可以 xxx )

4. 已讀要回區:Call and Action

  • 例:@tag那位不戴口罩還出國玩的人

5. Hashtag

結語

整體而言,這是一場非常充實的講座,雖然長達三小時,卻比許多學校三學分的課有趣得多(笑),因為 Hoby 每分享一個概念,就會搭配一個實例來說明。每次看奧美廣告的影片、文案都令人目不轉睛,好奇接下來會有什麼。最後 Hoby 還帶我們做兩次小小實作練習,讓我們能馬上應用所學。整場講座完全沒有冷場,知識的傳遞很密集但充滿邏輯,可以看出廣告人熱情創意的背面也絕對必備冷靜審慎思考的能力,而他們了解消費者需求、心理的敏銳與共感,更在參加者的滿載而歸中不言而喻。


一個「師培出走生」的心情轉折

如果「勇敢」可以被測量,人的一生平均而言,究竟是越活越怯懦,還是越活越勇敢?

大四下的現在回頭望,如果要為我大學四年下一個註解,我希望是後者。

當考試機器開始獨立思考

一路上乖乖讀書、認真補習,在補習班號稱「寫考卷機器人」的我,曾熟練到一張考卷十分鐘就寫完,若是文科,光看題目前五個字我就知道答案,老師還破例讓我提早回家,因為我一下就把那天的進度寫完又訂正完,沒事做了。那時候,我以為這樣就是成功。

直到學測完填志願時,因為成績不甚理想又不願考指考,種種糾結之下填了曾向母親一口回絕的師大教育,一心想著之後要輔雙心輔系,完成一直想唸心理輔導的願望。

果然世上唯一不變的是無常。輔雙與轉系相繼失敗的我被迫開始思考,從「待在教育系能做什麼?」、「自己還能去哪裡?」、到「自己到底想去哪裡?」。我總覺世上似乎存在某些比當老師更讓我感興趣的事物,便展開一場長途追尋。我參加了很多很多活動、利用了很多校內外資源,一起辦了 TEDxNTNU 、擔任學會會長轟轟烈烈跑了一年社團、又陸續參與了七次海外活動、三種不同的服務隊,或曾為了廣泛累積能力、或曾為了探求服務定義。殊不知,接觸了很多事物後反而更迷惘,但又無法讓自己停下腳步,因為身邊的人似乎都在前進,世界那麼競爭,就算對未來沒有方向,至少也要「看起來」很努力。

那個我們不敢面對的問題

一路上奮力地讓自己過得充實,好向親友交代,然而深知心中有個難題始終未解,既難以面對、又不知如何面對,於是始終只能且戰且走地搪塞:

「你,要當老師嗎?」

師大學生每次過年都逃不了這題來自親友的關切,這句話更榮登「如何一句話惹毛教育系」的榜首。其實,這股怒氣從來不是來自親友,而是整個社會。不是我們那麼不想當老師啊,可是老師缺額就是那麼少,每逢聽聞學長姐連考好幾年教甄也不知何時才能上榜,都令人卻步。

「可是讀師大沒有修教育學程的話,還能有什麼優勢?更何況讀到師大教育系了,再努力一點就能把教師證拿到,放棄不是很可惜?」

跟大家一樣最簡單,乖乖當個輸送帶上的產品,一路申請教程、輔雙、考教檢、畢業、然後實習準沒錯。反正如果做了什麼決定而後悔,你還可以說「反正也不是只有我這樣」作為失敗的藉口,也不會有人苛責你;但你如果勇於與眾不同,遇到一些挫折時,還得承擔被人落井下石的風險:「早知道就跟大家一樣就好」。本著這種心態,我也跟別人一樣修了教程,又把輔系、學程全部申請一遍,每個學期至少二十五學分,外加社團、活動,忙到有時迷失自己,搞不清事情先後順序,生活品質變得很糟,情緒被壓到最下面,過著如機器人般執行任務的日子。儘管旁人總誇我生活充實、很會找資源,內心的不安卻無法靠岸,仍然咬牙前進,只因深怕到頭來一無所有。

一通當頭棒喝的電話:你想成為誰?

一方面參加各種活動積極探索自我、一方面又死守教育學程,將之視為底牌的我,到了大四終於也面臨抉擇,發現自己要是再腳踏兩條船,什麼都想要,最後很可能兩邊都顧不好。在那段忐忑的時期,我向很多人諮詢,原本被教授的建議說服,還是努力把教程修完,拿到那張教師證,當作給自己大學四年的交代。然而,不久後卻有了戲劇性的轉折。

2019 年底我參加了一個講座,那天邀請了幾位頗具聲望的體制外教育組織夥伴來分享自己對理想工作的想法。當時我就很好奇同樣是教育界人士,如果是這些勇於創新的青年講者,會如何看待我正處的情況?講座後我鼓起勇氣私訊了某位講者,我們便意外地展開了長達四十分鐘的談話。

電話中他抽絲剝繭地叩問「你希望自己未來的工作有什麼價值?」、「有哪些工作能夠達到這些價值?」、「你希望影響的對象是什麼年紀?」⋯⋯。就像西洋教育史課認識的蘇格拉底一樣,在詢問過程中從背後推著我一步步直視自己因為種種因素始終沒去釐清的問題。我才發現原來自己想實踐的價值並非只有體制內教師能達成,而且自己喜歡互動的對象也不僅限於小孩,也可以是大人。我們也談及了社會期待的影響,他建議我思考倘若不受社會期待影響,我會選擇什麼樣的職涯,又語重心長地和我說:

「你已經大四了,沒剩多少時間可以勇敢了。」

「如果到了三十歲才決定跨領域,容易嗎?」

雖然他只是照著我回答的脈絡追問,問題聽起來都很單純,我卻回答地有些吃力,因為才發現好多問題竟然都是初次思考,難以在短時間內整理好思緒。一題接著一題,心中的答案逐漸清晰,心情也逐漸沉重。彷彿是花費三年一手搭建的橋樑半途停工,宣告從此到不了另一邊,卻也慶幸自己終究下了這個決策,因為對面大霧重重、混沌朦朧,也許有比我更好、更適合的建築師能勝任這個浩大工程。

放棄教程,本案定讞。教師證不是我大學四年要的交代,勇氣才是。

「不要再想成為別人了,不管多少個十年後,你想成為的,始終還是你自己。」

對不起,逐漸遠去的風景

後來某次從師大回公館的公車上,我坐在背對車頭靠窗的位置,望著那倒背如流、逐漸遠去的景色,初次意識到這輛車是真的越開越遠了。再看向那些日日重複、平凡無奇的路口,我竟開始好奇每個轉彎處後面是什麼風景,心中好像被放了一把火,蔓延朦朧的渴望,凡燒過的地方,都不能再重來。

想著想著,腦海突然浮現「對不起」三個字,不知道對象是父母、老師、社會期待,還是那個最赤裸的自己。

有點受傷,有點愧疚,卻也從來不曾如此帶點傷懷的溫柔堅決。想起大一時早就意識到的孤獨本質,又忽地感到舒坦又悵然。決定道別教程路上的同溫層朋友們,踏上那條未竟之路,也許這種感覺就是所謂的出走。

十年後自己會變成的模樣,是一路上踏出的腳印串連指向的背影,而那條路或寬或窄,其上有沒有青青草地,都一定、一定要因為有我的存在,而變得更好,才不會愧對那些愛我、信任我、支持我的人,以及我自己。

*特別感謝這段日子以來給過我職涯建議/陪伴、傾聽我的人們
Photo by Noah Silliman on Unsplash


講座隨筆|數據分析師的職涯旅程-如何從 0 到 1 展開數據人生

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身為學測被數學害慘的苦主,聽到「數據分析」四個字下意識地想要迴避,總覺得跟數字為伍的工作跟自己永遠也扯不上邊。殊不知,由於我近期要準備一個面試,很怕被問到數據分析相關問題不知所措,所以只好來聽聽講座臨時抱佛腳。

聽完之後,我還是一樣討厭數學。但講師說她學測數學才考五級分,仍然成為知名奢侈品公司的數據分析師,讓我覺得非常勵志,同時在講座中修正了自己的認知:

原來數據分析師的數學不好沒關係,重點是邏輯、洞察力,與解決問題的能力

數據分析的價值

接著,講師又說其實數據分析就在生活中,像你為了買一隻吹風機,上網到蝦皮、Momo、PChome 貨比三家,看完價錢後再看商品、賣場評價,最後做出購買哪一家的決策,整個過程就是一種數據分析。

而且,數據分析不只可以幫助我們做決策,還能夠使人發現問題,為什麼這週每天商品銷售金額持續下降?是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影響,還是商品價格刊登錯誤?像這類問題就可以透過數據分析來拆解,探尋背後的主因。

數據分析是透過蒐集分類比較來解決問題。

然而這句話的前提是要先產生問題,才能透過數據解決問題,否則數字單獨存在並沒有意義。這些分享讓我漸漸放下對數字的抗拒,轉而敞開心胸接受這份工作充滿邏輯性、洞察性的特質。忽然覺得這個職業的人其實就像訓練有素的偵探般,從一堆密密麻麻、看似平凡無奇的數字中抽絲剝繭,搜尋一件件可用的證據,拼湊成一個脈絡,最後完美推論出一個現象的幕後主使。

如果說用一句話來概括這場講座我所認為的重點,我想應該是:

難的不是搞懂公式或學會工具,而是發想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和產出有價值的 insight(洞見)

若想練習培養自己產出洞見的能力,講者分享可以拿同一個公司的商業實例操作三次,分別用三種不同的維度剖析,再觀察結果的差異。另外,也可以先了解自己公司的商業模式,再看看它是如何透過資料拆解來體現。

結語

講師沒有相關背景就直接踏入數據分析一行的故事固然激勵人心,然而不可忽視的是她一路積極自學的態度,才是真正帶她到更高之處的重要原因。她在剛入行之際會利用早晚通車時間看影片自學,彌補自身知識的不足,當她如數家珍地介紹每一個推薦的自學平台,這些資源多達滿滿一個 list ,可知她確實下過不少苦功。

除此之外,我對數據分析師一職的想像也被刷新,變得不那麼排斥,而更願意去瞭解、接觸看看,我想這對我而言就是最大的收穫。

講座結束後的大合照

Judy Tsai

Take bold choice. Email:40500214e@gapps.ntnu.edu.tw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