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非一般的富豪(一):瓦地倫的阿曼

瓦地倫的茶客,與此文無關。剛好是三個人,故此一用。

瓦地倫的阿曼

抵達瓦地倫(Wadi Rum)時,雖夕陽剛下,可附近全無街燈,故此已漆黑一片。的士司機從安曼(Amman)機場接我們過來,已駕駛了超過四小時,我們早已從剛抵達的興奮變為奔波的疲憊。

「阿曼在沙漠入口裡等著你呢。」司機說。這裡方圓百里都沒有人,從漆黑一片又陌生的沙漠裡,要認識一個陌生人,好不緊張,不過又想起,這兩天的食住行也要靠他了,於是只好硬著頭皮。

我們一看見他,卻馬上鬆了一口氣。他穿著全白色的中東裝,風度翩翩。他與我們打招呼,卻不與我握手。剛從杜拜過來,知道著重禮數的中東男人與女人打招呼時,避免與女人有身體接觸,故此是不握手的,因此更安心了。

然後是旅程最刺激的部分。他讓我們坐上了小吉普車,在完全看不到前方的情況裡,開盡了油門,窗前的沙滾滾而來,他卻從容而有規律的左轉右轉,而且一邊與我們聊天。十公里的路,不短不長,開始時是緊張刺激,後期竟覺浪漫——在沙漠的深處裡下車,抬頭滿是星星。那一刻的感動,難以忘懷。

阿曼是貝都因人(Bedouin),在阿拉伯語解「居住在沙漠」的人。他是營地的主人,這裡的伙計基本上全都是他家族的人,這個是他的表弟,那個又是他的叔叔,然後我們發現所有人都有近親遠戚的關聯。貝都因有著原始部落的風情,整個沙漠裡工作的人都是認識的,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也。

為什麼是「肥水」呢?粗略估計,這裡在旺季的月收入該可以七位數字港紙算起,而在首都安曼的工程師大學畢業生也不過是五六千左右。

阿曼在這沙漠裡,早已是富豪了。他在沙漠裡出生,只有大學時離開瓦地倫,在安曼的大學唸英國文學,邊唸邊創業,而他現在才不過三十出頭,已經在沙漠裡有二三十多個帳篷、十多名全職伙計以及在booking.com達9.5分的商譽等,絕對是事業有成。管理方法張馳有度:每天傍晚會進入沙漠深處巡視業務,然後又駕車回家。

阿曼的帳篷

他的祖先,可追溯到第十七代,是瓦地倫的「原居民」。沙漠生活荒涼寒苦,這裡離經濟中心太遠,吸引不了資本家。我們住的沙漠深處,也早已又劃出來作保護區,貝都因人的游牧生活得以保存。他們以簡單的器具,便可在沙漠裡生火,煮茶煮食。

背負著二十人的生計,阿曼日間的生活就在沙漠入口的小辦公室裡,對著一部DELL的手提電腦,安排著旅客的行程,與世界各個旅客接軌。電腦旁邊的筆記薄,密密麻麻的寫著旅客的姓名與聯絡方式。他早已在二十多歲結婚生子,英俊活潑的兒子偶而在辦公室裡打轉,樂也融融。妻子持家,從不露面。

問他:「你會放假嗎?」

他:「當然會,下星期我獨自一人去土耳其。」

「妻子會同行嗎?」

「當然不,是屬於我自己的假期。」

外形依然瀟灑,沒有半分銅臭味,親友常伴左右,身土不二,過著早已習慣的遊牧民族生活。再麻煩的旅客,皆是過眼雲煙,明天老死不相往來,也沒有憎恨了。

還有比他更幸福的富豪嗎?

阿曼的駱駝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夏汐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