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飞船里的梦.

梦开始于一个类似月球的星球,然而没有那么多的重力问题?或者至少不是我关注的点. 遇到了两个人, 就叫他们A和B吧. 故事从这里开始, 这个我,没有对之前的记忆,甚至当A和B问起时候我都不记得什么.或者真的失忆了. 或者就是梦里这一切都不重要?

我们面前有个山坡一样的小丘陵,一样的地方, 这个更前面是一些十分高大的机器人在开采什么东西. 大概考右边的是飞船. 飞船很小,大概有一个扁扁的椭圆形,顶上是开口可以进入下面是四五只很细很细的线撑着飞船看上去好像仙鹤啦那种细长的腿很不稳定似的可是又很坚固的支撑着.

我们依次跳上最上面.(所以重力确实和地球不同吧?不然怎么能跳那么高?用爬的么?) 从顶上的开口钻进去,也是很细小的孔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总觉得这研发的太不科学了.如果遇到紧急情况的话,一次一个人不是很慢) 进入了之后是另外一片天地,要比从外面看上去大的多.至少有五个人? 或者十个人? 在里面?

船长说要出发, 开始我以为是要开飞船去哪了实际上是所有人都出去去执行什么任务.

这中间的记忆基本上开始有点混乱没有次序, 下面的记忆只能说是模糊的回忆次序可能是不完全按顺序的一种回忆?

可能先是,他们都走了, 当还剩下B和我还有另一个人的时候我说,这都走了飞船没人照顾了么?他说你会开的啊,我说我不会啊.他惊讶了..啊?!~ 然后他留下没有离开. 和我一起照顾飞船等其他人回来.

这时候基本上我是在研究怎么能开走飞船. 因为这个飞船站立的这么高. 还不怎么找个遮挡的位置放. 那些机器人一样的”工人”就在那边开采,(相当于地对方) 如果他们发现了的话, 当然可以直接随时想怎么攻击都随便找时间攻击好吗?这个事情一开始我也很奇怪.还问过这两个人,怎么就这么毫不在乎既然你们来这里任务之一是研究他们. 回答是说很久都这样一直没事所以就一直这样了.问题是如果是敌方的一种策略呢.你永远说不到的啊. (感觉这些人都特别的善良和诚实啊, 而且有点傻傻的坚信. 后面会再提到)

我得知道怎么开走这样在危机时刻能赶紧逃离啊不然不是明显的一个靶子放这里. 整个梦里面我的危机感好像都一直存在.比这些人的要高的样子.

后来, 真的什么紧急情况我们要走了.什么紧急情况不记得了.我着急的想启动飞船. 成功之前或者之后.. 所有的大队伍又都回来了.从 上面的那个开口一个一个的进来.

飞向了太空.

这时候有一个场景,他们解释某些”罪犯”的行径, 我不会有立刻的梦境幻境去理解这些罪犯做了什么.他们突然在梦里会有三个汉语字出现来解释所做的罪行, 比如说一个色情罪犯,可能只是用很平很浅的字去描述所有人都会懂但不会被影响被这种文字的深度描述给影响到. 我当时觉得特别的诧异.想说你们这种设计很不错啊. 如此的刻意的设计居然在梦里我都能收到三个汉语字的出现. 只是现在醒了,完全不记得是什么. 只记得几乎每一种都有一种特殊的描述.


下一个场景,我们回来了. 但是只有我们三个回来. 在这个机器人们工作的右边..也就是说我们要保持观察我们的左边.

似乎她们终于听我的了, 会知道把飞船停在一个相对遮蔽的位置. 相对遮蔽吧. 我们的左边是城堡一样的很大的建筑. 20层楼高? 应该有50层楼高?高大的. 可能因为机器人都本身都超级大. 有点像游戏里面的人物打大boss的对比度的感觉.

很安静,整个场景.很安静.机器人们并没有工作. 我们都快睡着了. 可是在即将睡着的时候, 突然发现他们发现了我们或者他们早都知道我们在这里而再这个时候决定攻击我们? 反正是一下子突然很响.所有的机器人都突然出动了或者怎样的一个情况我们必须立刻离开.

飞到太空的过程的时候,我突然和这个飞船脱离了.并不是我跳出来? 或者我不记得. 总之我进入了一个和一切隔绝的空间. 灰黑的, 但是很舒服. 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不会发生.一切都是静止的十分舒服. 这是一个好像说死后我们会去的一个暂停区,一个或者说母亲肚子里的时候, 总是很舒服的觉得一切都被给予一切都很满足的状态. 可以什么都不必去做. 我好像在这里停留了无限长.

这时候,突然有个声音说我必须离开,要去做之前没有完成的事情.

我离开了这里.带没有带着留念呢? 似乎我从一开始就很喜欢A,有点关注A但是一直都没有说,没有机会? 或者一直等着后面再说但一直后面的机会没有来.等等. 我要去找A, 告诉他我喜欢他.并且不管他给我的答案会是什么

后面应该还会有一段的梦境吧, 整个梦实在是太长太长了,像一个电影一样. 感受又十分的清晰以至于我真的醒来的时候还有点不能适应.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