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布農族遇到平埔族

乜寇.索克魯曼
Jun 12 · 8 min read

遷徙、作物和婚姻:布農族與平埔族群的對遇

一、看到爐灰而留下的Kahabu

關於布農族與平埔族群之間的關聯,彷彿不太會有什麼連結,一個是典型的台灣高山民族,而平埔族則是遍居於海岸與平原地區的原住民。且在布農族的語言裡稱自己為「Bunun」,也就是「人」,彷彿表達了在布農族古老漫長的民族生涯裡,只有布農族這樣一種人,沒有其他人,所以才以「人」自稱。加上布農族也是沒有文字的民族,難以掌握過去所發生的族群關係,所以對大部分的布農族人而言,平埔族人是陌生的,我自己也是如此。

爐灰habu

二、來自西拉雅的綠豆

我於2008年因著一次秘魯的旅行開始了布農族傳統豆類農作復育的文化工作,並且也逐步整理傳統豆類農作的知識體系,那真是讓我大開眼界的一段文化旅程,我發現這些豆子各有命名典故,而且連結著我民族廣泛的世界觀想像,可以說是開啟了我從食物理解我們民族世界觀想像的途徑。有趣的是,其中有幾種豆類竟然記憶了布農族與其他族群之間的關聯與往來。

Layan(綠豆/西拉雅豆)

三、西拉雅與布農家庭

我太太是雲林縣斗六人,七年前結婚我們便定居在斗六市一直到現在,我們有了兩個孩子,為了讓孩子也能夠學習布農族語,我太太很積極的與孩子們共同學習族語,以便可以一起傳承布農母語文化。加上因為斗六一帶曾是古時布農族人Lamongan祖居地範圍,所以對我而言我就好像回到了祖居地,在那裡重新建立布農族家庭,這是我個人對自己暫時還無法回部落定居的自我安慰,但沒有人知道的是,我的家庭其實同時也是西拉雅家庭,因為我太太就是西拉雅的後裔。

我的西拉雅家庭

    乜寇.索克魯曼

    Written by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