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關學術】流行文化與國際關係

合成經驗、「事實」與「虛構故事」的界線

去年搜索研究資料時,在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裡留意到一篇學術文章〈Synthetic Experiences: How Popular Culture Matters for Images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一早已把它放入「必讀名單」之中。幾日前,終於下定決心把文章看完。如釋重負同時(畢竟有種要盡快看完的責任),也想把心中的感想寫下來。

作者J. Furman Daniel III 和 Paul Musgrave在文章起首便單刀直入擷問,為什麼國際關係學界很少談及流行文化對國際關係的影響呢?為什麼主流學派斷言流行文化屬於「有欠嚴肅」(serious)的課題,假設文化產物無助解釋「客觀存在」的世界?

作者批評主流學派的虛妄,源自後者以為人類能夠輕易判斷「事實」(facts)和「虛構」(fictions),因此凡與「事實」不符的流行文化資訊都會一律被過濾掉,只留下歷久不變、永恆的「事實」。所以,主流論述對電影、小說、音樂等文化產物不甚重視,頂多把它們歸納成反映事實的「鏡象」。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坊間一些涉及國關的華文閱物中,也喜愛借用電影劇情述說重要的歷史「事實」或當代政經議題,包括《國際政治夢工場 I ─ IV》、《上一堂最生動的國際關係:20部經典電影》、《電影與國際關係》等(英語的話,Cynthia Weber的International Relations Theory: A Critical Introduction;David Drezner的Theories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and Zombies也是經典教課書)。然而,這些刊物的焦點,依然是闡述電影影象如何把「事實」「(再)呈現」((re)presentation)出來,「事實」依然是存在的,是「在那裡」的(out there)。

「事實」存在與否,這個問題牽涉個人信仰、價值觀、對「本體論」(ontology)的取態等等,難以從爭拗之中得出結論。不過,執著於「事實」和「功用論」的論點慢慢成形,並壟斷話言權,製造了學術研究的霸權,致使「有欠嚴肅」的討論不獲重視。

這篇文章便是以批評主流的「稚嫩」(naïve)作起點,繼而逐步建立一套建基於社會心理學、認知心理學、建構主義理論的方法及理論主張,說明「虛構」的世界觀可以怎樣透過影、音、視象及文字「呈現」,重構人類社會對世界的印象。每當政府官員及決策者要下決定時,便傾向依賴這些印象,自動自覺把政策變成合理,變成common sense。作為受眾,我們去解讀這些政策時,也會藉著對事物印象,去判斷政策的本質及成效。這一連串的互動,穩定下來便成為社會規範(norms),約束行為,同時成為身份認同的量度準則(例如:違反規範的是「壞人」,遵守規範的便是「正常人」;「只有xx人才會這樣子做事」等)。

著名閱物《快思慢想》便是針對人類的認知系統和習慣,歸納出我們思維模式可以分為「系統一」(直覺性思考)和「系統二」(邏輯性思考)的結論。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憑藉印象草草了事,印象告訴了我們甚麼東西make sense,甚麼東西是non-sense。但sense僅僅是我們耳濡目染薰陶所建立的抽象信念,與「事實」的本來面貌可以是南轅北轍。

Daniel和Musgrave基於上述「事實」和「虛構」的模糊界線,建構「合成經驗」(synthetic experience)的理論模型,意思是人類由於無法永遠有效辨清「真實」和「虛構」體驗,我們輕易地假借流行文化的虛構情節敘述(narratives)套用到「現實」空間之中,以此判斷外界事物,包括國際關係和外交政策。「合成經驗」的威力在於,這套「真假」不分的common sense在「現實」社會落地生根,產生或重構(re-produce)新的意義和詮釋,建構新知識(knowledge),在「真實」世界中發揮作用。

具體說明一下,我們看過漫威電影《美國隊長:寒冰戰士》後,「明知」世上沒有美國隊長、沒有神盾局、也沒有World Security Council,但即使爆出「劍橋分析」醜聞前,我們從「九頭蛇」(Hydra)滲透神盾局的「經驗」中已經學懂現實世界的Facebook、Amazon、微訊等通訊工具威脅我們安全(因為我們受到嚴密監視、數據受到分析);《鋼鐵奇俠3》之中「滿大人」(Mandarin)純屬媒體假象建構的設定,也可能促使我們質疑歐美國家政府對恐怖主義者的修飾或誣衊(frame)。

Daniel 和 Musgrave 引述了其他學者的研究,引證流行文化怎樣左右觀眾的國際關係觀。例如曾經觀看《作大英雄》(Wag the Dog)的政治學系學生就較傾向相信陰謀論的說法(註:電影劇情講述一個導演和政治顧問如何以假亂真,透過偽裝的戰爭錄影片段假裝美國向外開戰,以此轉移民間視線,讓一度飽受醜聞纏身的總統成功爭取連任)、電視劇集《24》裡歌頌美國反恐人員拷問囚犯的劇情,也驅使更多觀眾支持嚴刑逼供。

電視劇集《24》(Wikipedia)

整篇文章花了不少篇幅辯護流行文化研究的潛力,值得仔細閱讀。不過,論文相對美中不足的部份,落於實例研究(case studies)的考證部分,未能具說服力地表達流行文化可以怎樣影響國際關係印象。作者使用過程追蹤(process-tracing)的實例研究方法觀察美國社會大眾和精英,如何受到流行軍事小說作家Tom Clancy的著作左右,藉此驗證「合成經驗」的解釋能力。

作者發現,國會議員、新聞節目主持、總統及國安會成員曾經多次在不同場合上引述Clancy的小說作品劇情和修辭,對外解釋國安問題本質和政策決定。在9/11後,作者更發現有新聞主播訪問Tom Clancy,原因是劫機襲擊美國本土的劇情與Tom Clancy的小說情節十分相似。但作者自己也承認,借用修辭的決定到底是一個潛意識反應,還是一個策略性決定(希望以大眾語言把政策合理化),始終是一個未知數。民間讀者對國際大事的印象如何受到Tom Clancy小說系列影響,亦難以輕易覓得數據。

軍事小說作家Tom Clancy(Flickr)

話雖如此,作者的研究發現至少證明了一點,那就是流行文化產品確實在某個方向影響及重構世界觀念。把文化產品輕率撇出研究對象之列,無助我們「還原」「事實」面孔的多樣性。主流國關學派對「客觀」、「理性」的先天假設,推斷成不證自明的金科玉律,有時候糾纏於理論的概述能力(generalizability),甚至不惜把歷史時空情境完全抽空,其觀念並非全無破綻。近年學界興起關於情緒(Emotions)、歷史回憶(Historical Memory)、地位(Status)等非物質變數的討論,正好是填補「理性」假設的過份信賴,提醒我們context的重要性。


「合成經驗」這課題很有趣,原因不只是我對漫威及DC英雄電影情有獨鍾,而是有關主題引導讀者思考「事實」和「虛構」之間的分歧,是否一如我們在教課書上學習一樣涇渭分明。

大學學科主張教導「批判性思考」,但就連教導「批判性思考」的領域中,我們也目睹不少「權威」體系冒起,以「真理」的方式主導思考方向和原則。當教育系統都出現了這個現象時,社會其他系統情況又會如何?在當今這個資訊科技發達到無孔不入的年代裡,每日生活中都不斷接觸普天蓋地的「真相」「虛構」論爭,不斷衝擊、擊碎、重整我們的生活秩序。時刻保持警醒,更能體會到「知易行難」這詞語的重量。

Kalvin Fung 馮嘉誠

Written by

日本早稻田大學亞太研究院博士生,專攻東盟/東南亞政治及國際關係,香港人。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