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少女:談談起乩那場戲

引用自:Every Frame a Painting

Tony Chou 在某集《幀影幀畫》中談過黑澤明:

「黑澤明的電影通常有大群人,不論是集結成群,或分開,這樣的群體很有電影感,當你把這麼多人放進畫面中時,任何情感都會被放大。」

所以你如果想要拍出好的反應鏡頭,可以試著在裡面使用更多人。

僅僅八人的演員與太寬闊的空間相比之下顯得多麼空洞。引用自《通靈少女》。

這場衝突的伊始是議員的小弟和廟裡的小弟一言不合吵起來,在《神算》中,導演用了很多方式讓觀眾意識到混亂正在空間中蔓延,包括讓鏡頭搖晃、貼近,或將本來就為數不少的人群塞滿整個鏡頭,也因此當起乩的余佩真敲擊長劍鎮住場面,自然生出一股凜然的威嚴。

回頭看《通靈少女》,僅僅八人的演員與太寬闊的空間相比之下顯得多麼空洞,更別提其中的一幕:左邊在打架,右邊卻是哀戚的議員默默的抱著妻子。這完全分割了畫面所要傳達的情緒。

左邊在打架,右邊卻是哀戚的議員默默的抱著妻子。這完全分割了畫面所要傳達的情緒。引用自《通靈少女》。

再來是關於聲音,坦白說郭書瑤起乩後的長嘯更像是一般的鬼吼鬼叫,《神算》是如何處理這個橋段的?首先,余佩真的嘯聲是「蝦啊啊啊啊」而非「呀啊啊啊啊」,我不確定宮廟裡乩童是不是都這麼吼,但在我看來,郭書瑤顯然更讓人出戲。配樂的也有很大的影響,相較於《通靈少女》三拍三拍的緩慢敲擊,《神算》裡使用的是常在歌仔戲裡出現的密集鑼鼓聲,這會讓氣氛變得更加緊湊。

最後簡短說個看完六集的想法:《通靈少女》 有著台劇近年難得一見的質感與完整性,題材也非常吸引人,或許稱不上經典,也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但是個好的開始,很期待之後能看見更精彩的作品。


同場加映一篇不錯的訪談。

台灣太多人一直抱怨預算少、環境差,雖然這是事實,但不能變成藉口,我們就是要證明即使一樣是小預算,只要認真拍攝,質感還是可以做出差異的,而在這個過程中製片也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要知道怎麼用巧思、怎麼把錢花在刀口上,知道什麼可以省、什麼不能省。

專訪 /《通靈少女》製片陳薇如:新加坡 IFA 如何成為美劇與台劇的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