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D》:對漫畫敘事的挑戰

這應該是我玩過最有趣的手遊之一,和《紀念碑谷》還有《Dark Echo》不相上下。

它有趣的地方在於,如果你沒有看過任何一本漫畫,那在遊戲的空間中迷失幾乎是理所當然的,就像在下面這個關卡裡面,你會無法理解為什麼當主角消失在左邊第二張圖的左邊,卻又馬上從右邊第二張圖的右邊出現。

《FRAMED》的遊戲性很大程度上正是借用了玩家閱讀漫畫的經驗:一般而言,閱讀的順序總是由上而下,由左而右。

更有意思的是,玩家被允許透過一些方式(調換畫格、旋轉畫格)改變故事的劇情,麥克勞德在《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裡面提到:「不過我們鮮少真的去改變視線的方向,除非是要重讀或細看某些段落……或許能讓讀者選擇閱讀方向的做法至今仍被視為奇特。會這樣,一部份或許是因為其他媒體,如電影或電視的影響。因為觀眾通常沒有選擇劇情的餘地。」

就此而言,《FRAMED》可以視為對漫畫敘事方式的一種挑戰,也恰好和一直有人在談的「互動式敘事」不謀而合,未來的漫畫會長什麼樣子呢?其實滿令人期待的。

《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英文書封

P.S. 我前幾天剛讀完麥克勞德的《漫畫原來要這樣看》,這是一本「介紹漫畫的漫畫」,它會讓你重新去思考漫畫到底是一種怎樣的形式,超有趣的,如果你也喜歡看漫畫,或許可以去找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