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是該交代甚麼了。

自從被診斷出癌症之後,怎麼說呢,世界上沒有好的癌症,就是這樣。

我仍然會想起開完刀休息我媽還不敢跟我說病理報告的那段時間,那段時間好開心,剛剛做完一個大項目,接著要去泰國開始新生活,覺得自己終於切掉病灶而且覺得自己一定是良性的。

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再高興起來了,我心裡面是很想配合醫生的,但是我好害怕各式各樣的後遺症,一是全切甲狀腺二是放射碘治療,我不怕過程也不怕長期吃藥,我怕的是以後不能生育,怕的是以後長期面對憂鬱症,掉髮,肥胖,肌肉疼痛以及傳說中的brain fog,但是醫生們似乎很有信心地說沒有副作用,更讓我覺得擔心。

我讀了各式各樣的書,加入國外許多的病友團體,恐懼逐漸加重。

所以我只能給自己一個該做的事情列表,很快地我想再凍卵一次,於是這次又再進入凍卵的療程,我去照了MRI,我照了肺部CT,以及完整的頸部超音波,我聯絡了幾間美國的cancer center,打算收集完資料之後就寄給他們。這一切希望在十二月底之前完成。

在這之中,健檢又說大腸鏡發現息肉,凍卵超音波也發現微小息肉,我恨透息肉了,接下來又是等待切除息肉以及等待病理報告,想到醫生要說,這是體質問題,我就去做了DNA Genetic Test。又是幾個禮拜等報告的時間。

護士說你要少吃紅肉,我說我這輩子不吃牛肉,護士說要作息正常,好吧我承認我有時候作息不正常,但也沒有甚麼狀況啊,我不知道要不要相信醫生,我不知道要相信甚麼。

然後我發現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心理在作祟,所以我聯絡我的心理諮商師,一下子從討論感情問題到討論生死問題,蘇珣慧的馮以量的臨終照顧書我也看了,但是我想那些書真的,看一遍就夠了。

我變得不想連絡朋友,我不知道要說甚麼,工作上我也只跟一兩個可以決定我的年假的人說了我生病的事情。明明很想活著,中間還是去了趟西班牙葡萄牙,覺得人生真好,真的真好,如果沒有癌症。

怎麼做呢,我帶著婦產科醫生跟我滿滿個針劑,接下來要連打一個禮拜的排卵,阻止卵提早成熟,養卵,然後破卵,接著取。我的數值很漂亮,我正是打算結婚生小孩的年經女經理人啊。

E說我們把最後一步都想好吧,於是我開始聯絡瑞士的安樂死機構,我不知道可不可以符合會員資格,我想很多,也做了很多,但是就不敢全切加碘治療,我知道每個人的情況不一樣,我知道別人恐怖的故事不是我的故事,我會好好的,我也不是老外白人體質,有那麼多排斥性,目前台灣的病友看起來都好好的,對啊醫生說沒有副作用,但是醫生你要不要跟我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