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和兩位好朋友,講了時間不短的電話,起因於一件尷尬糗事。年輕時,朋友求黏膩,能時時陪伴的,往往最熟。性格未必相符,但久了也互相包容。

二十多歲後,朋友求心靈契合。個性看似拘謹,但面對未來,談起有興趣的事,卻很狂野。我幾乎迷戀他人霸氣十足的樣子,喜歡人聰明或認真,崇拜兩者兼具者,會雙眼閃閃的望著。欣賞的朋友,多半隱藏著這樣特質。

我們談著對地方的想像,踏在黏人的土地,為每份感動眼眶濕潤。或許年輕,也許一事無成,還會被別人嘲笑,幹嘛總做些不賺錢的事?那樣的工作是在玩還是事業?但這份對理想的自由與豪放,我們仍小心翼翼的擁有著。

想想,這些浪漫又真實的想望,是和朋友們的共通點。張狂的熱愛一個地方,野性的展露這份喜歡。彷彿瓊瑤劇中馬景濤式的愛戀,少ㄧ分就太平淡、索然乏味。

家的想望,不斷追尋。有歸屬的地方,就是家。

(寫於2016/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