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y Loshan

在臺北的床上翻了一圈,午睡的時光,總是特別幸福。聽說今天是夏至,有46年才能見到的月亮。我會在羅山看見。

稻穗已被收割,繾綣煙圈繚繞,第二梯羅山課的同學要來了。想起去年的我們,幾乎是來的當晚,就愛上它了。而後不斷的返回,帶著回憶,帶著希望,帶著美好。

我們見過羅山,一見傾心。去池上看了金城武樹,被包紮過的,總覺得可憐。像是受傷的公眾人物,鎂光燈仍在病房外不停的拍。我意外的非常喜歡乾涸的田,顏色深邃。在摩托車後座呼嘯而過,也感覺和煙一同燃燒,青春年華。

鄉村有無盡的力量,讓來到這的人,能被修復。等我們修復得夠好時,就能重新產生能力,幫忙鄉村。

我總以為自己嚮往的,會是巴黎。在塞納河畔的咖啡館,點一根煙,看優雅女人和魅力紳士擁吻,穿全身黑漆漆的衣服,走在時尚尖端,又不忘浪漫優雅。很久以前從書上看到的,城市生活的樣貌。

在一個意外下轉進羅山。

一眨眼,一年過去,在這裡也定居快半年。體會太多,卻少了沈澱。漸漸的,我想透過書寫,把這種美麗留下。幾乎是一見鍾情的那種。

(2016/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