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is the role and meaning of design education? As a field of study that is firmly rooted in practice, is the purpose of design education simply for skill training so that students can get a job upon graduation? I would think not — education has a greater role than that, especially in the 21st century where the constantly evolving economy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s mean that skills — and indeed the profession and industry — transform at a rate unbeknownst to previous generations. Education needs to prepare graduates for resilience and unpredictability.

On the occasion of receiving a design education…


上月,我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舉行的國際文字設計協會(ATypI)首次舉辦的教育工作研討會上分享了一些我對跨文化文字設計教育的見解。雖然我的教育工作經驗橫跨加拿大、英國和香港三地,但我分享的並非地域上的文化異同,而是關於設計教育的四種不同觀點,從信念、價值觀和實際行動上表現出來的文化差異。

文字設計教育——typography,包括文字編排和字體設計——通常包含於傳意設計課程中(communication design,或稱平面設計、視覺傳意),但其性質和重要性不盡相同。有設計師主要將文字和字體作為一種表現力高的視覺元素、亦有設計師視之為訊息傳遞的基礎。有設計師視文字設計為排版技術,有些認為它是一門學科。設計師對文字設計有著多種不同的演繹。

在這裡我將文字設計教學歸納為四種不同的觀點或思想流派。這四種流派也能引申到傳意設計領域中。在我的教學生涯中,我不斷遊走於這四種觀點之間,在不同時期或情況下有不同程度的著重。以下我逐一闡述:

視覺概念:求新

概念的視覺表現在藝術學院裡往往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文字與字體設計為的是將概念視覺化、營造格調、觸及特定受眾、從競爭對手中以視覺突圍而出、或者說服受眾去進行某些行為。文字和字體特視覺表現力和情感衝擊是首要考慮,把文字的語意以視覺表現伸延。設計師的美學修為和品味至為關鍵。這流派廣為平面設計師、品牌設計師和廣告人所採納。「求新」是這流派的使命,而師徒制是傳授技法的手法,鼓勵反覆實驗以求創造出最新穎的視覺表現,推陳出新。設計師通常比較注重個性發展和內在的推動力。在這種實踐模式下的設計師以其藝術天賦和個性見稱,以獲獎肯定其成就,而獎項都是表揚最新、最入時的創意,是設計潮流的指標。

工藝傳承:求精

文字設計(typography)在西方世界源於活字印刷,它與印刷的工藝和技術密不可分。文字設計師在活字印刷時代就是排字工人,早期以在職學徒制培訓,後來在工業技術學校內訓練。在電腦桌面出版流行前,排字和組版是平面設計師必須外包的任務。因為排字和印刷設備價格不菲,只有排字和印刷技工才能擁有文字設計的工藝知識。這種分工現在已幾近消失。隨著20世紀90年代桌面出版時代的到來,精密的電腦排版軟件和數碼向量字體讓排版的工藝和法則得以傳承和更新,現在已是一種普及技術。在數碼時代的今天,這種工藝傳統依然健在,也不僅限於印刷媒體。它零星存在於平面設計、書籍和出版設計、文字設計、字體設計以及小眾活版印刷出版活動中。這流派的重點是「求精」,務求造出品質極佳的成品。

用家為本:求效

以用家為本的設計通常有非常特定的使用情境,而溝通的效率和性能是最重要的考慮。導向標識系統、表格、說明書、用戶界面、形形式式的文件等都是以用戶為中心的文字和傳意設計師所關注的。一種以用戶為中心的方法源於人機互動(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 HCI),網站可用性(web usability)和信息設計(information design)幾個領域,其中研究人對視覺化信息的心理反饋。圖像與文字的屬性怎樣影響用戶有效尋找、吸收和理解信息?例如字體的易辨性,頁面佈局對尋找信息的有效性,界面元素的互動等 ,通過用戶調研驗證,為設計師提供參考理據。隨著數碼化轉型,文字和傳意設計師愈趨與信息設計或用戶體驗設計領域相結合,設計出以可用、有效為先的資訊系統。這流派的設計師富同理心,以「求效」為主、邏輯思考為先。

知識探索:求真

文字和傳意設計是建基於實踐的學問。傳統上,技能透過「邊做邊學」的形式從師傅傳授予學徒。隨著文字和傳意設計成為正規教育中的學術和研究領域,設計師所掌握的內化隱性知識(tacit knowledge)是實踐性的智慧,要有系統地傳授便需要轉化成外在的顯性知識(explicit knowledge)。反思和整合實踐經驗、系統地分析歷史案例和文獻,從而探討傳意設計在生產、發佈和使用上的脈絡:如何管理工作流程、如何作出決策、社會,文化和經濟背景、科技的影響等。這研究角度視設計為文化產物。另一個研究領域就是前述的用家為本研究,以實驗和定量方法進行統計分析,驗證假設。研究可循多重途徑發表,包括學術期刊,學術/行業研討會,主流設計雜誌、博文等。設計業界對學術研究反應不一而足,但一般都不甚熱切。無論如何,學術研究非常重要,能提升專業知識,推動行業發展,重點是「求真」。

你的觀點是什麼?

以上談及的四種思想流派,只是我身為設計師、教育工作者和研究員的反思和總結。 這四種觀點並不是獨立存在的。 教育工作者或業界人仕可以同時持有多種觀點,或者有意無意間在四個流派之間流暢地遊走。或者他們可能深深地持有一種觀點,只於單一領域進行實踐。不同類型的教育機構也可能將其中一項(或多項)作為其中心思想。你的觀點又是什麼?

伸延閱讀:平面設計=形象工程?
英文版本:Teaching typography across cultures: some tentative thoughts


At the ATypI working seminars in Colombo, Sri Lanka, I shared my experience in teaching typography across cultures. My focus was not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eaching in Canada, UK and Hong Kong (where I have taught), but the different perspectives of design education that are expressed in terms of believes, values and actions.

Typography teaching usually happens within the context of communication design education (or graphic design, visual communication). The degree to which typography is emphasised or valued in a specific programme varies. Some view typography as an expressive visual element, some view it as the most fundamental aspect of…


In a post-screening discussion of Graphic Means last month at HKDI, a member of the audience posed an interesting question: ‘Ca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replace designers?’ Online tools such as GraphicSprings can already generate logos based on a series of criteria and preferences, and can apply the logo on various items with rather convincing visualisations. But is this really design?

Many years ago I bought a secondhand copy of Ken Garland’s small book on graphic design humbly titled Graphics handbook, published in 1966 (with a striking cover, by the way). …


元朗教育路嘉城酒樓外牆巨大,從大馬路經康樂路可看到,曾經是掛花牌黃金位置,現在已改建成嘉城廣場

剛看過香港電台一集《香港故事》,採訪了元朗舊墟李炎記花店的李氏兄妹李翠蘭、李志南,看畢感慨良多。

我在元朗長大,自小就有留意八十年代元朗市內各處都見到的花牌。各處鄉村節日時或有喜慶事,當然有花牌的出現。但店舖開張、日常酒樓喜宴、地方組織就職大會等,花牌也會派上用場,平添節慶的歡愉氣氛。其中李炎記的印象最深刻,因為其出品的花牌,字體非常有特色。2005年旅居加拿大多年後重遊故地,竟然仍在教育路嘉城酒樓外牆上,見到元朗各界賀回歸八週年的巨型花牌,好不震撼。一見字體,甚覺親切,竟然仍是同一手筆,於是決定到舊墟南邊圍拜訪一下。原來創辦人李炎已經仙遊多年,其時由女兒李翠蘭和她兄長李志南負責打理。李小姐主要負責起稿、寫字、平面構思工作,而其兄則主要負責立體的工作,包括札作、棚架結構、安裝工程等。花牌的製作原來是非常模組化的,兩邊有龍鳳半圓柱、頂有鳳頭,而中間的文字有既定的層級結構,主次分明。邊緣和文字行間以銻花點綴,四邊以紅布綑起,再加以燈泡照明,晚上甚具氣氛。


The Leaning Tower of Pisa by Alkarex Malin äger via Wikimedia Commons

對一般文字處理軟件的用戶來說,要把字體「弄斜」,輕輕點擊一下「I」字圖示便成了。斜體(或稱「意大利體」,兩者其實有所不同)背後的歷史、意義和設計風格卻很不簡單。

使用意大利體有法可循

用英文和其他拉丁語系寫作時,現代的正規編輯法則是用「意大利體」(italic) 標示出書名、作品名 (如樂曲、詩詞、電影等)、外來語以及船名。文章的標題則只用引號括起而不用意大利體。意大利體亦可用來標示出著重的字眼、小標體、或其他用作區別的用途,不過這些都沒有太大規範。編輯人員常用的參考書如《The Chicago manual of style》和牛津大學出版社的《Hart’s rules》都有詳細收錄意大利體的用法。在仍未有桌面排版的年代,出版物的手稿或以打字機寫成的原稿,沒有意大利體,都會用底線來代表排版時應用上意大利體。由此 …


轉載自〈對話: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譚智恒)〉《Design 360°》2014年6月第51期「字語」,頁26–33(英文版本在此

Design 360°: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喬遷至新落成的馬會創新大樓,可喜可賀。整座建築的外觀氣勢非凡,我很想知道建築內部的導視系統是怎樣的。既然說到了您的專長,想聽聽您內行的角度。

譚智恒:謝謝!入駐扎哈·哈迪德設計的標誌性建築的確讓人精神振奮。相信新大樓也會為學院注入新想法,打造新風貌。相比之前的學院樓,現在所有學科的師生都能安居在同一個屋簷下,無疑是件幸事。

說到新大樓的導視系統,由我們信息設計研究室承接,目前仍在進行中。我們的團隊已經開展了原型設計和多項測試,確保系統達到我們的預期。我們預想了使用者的尋路路線,針對關鍵點設置相關信息,以防迷路。我們設計了一套清晰易懂的思維模型,便於使用者一目了然大樓內不同機構和活動。這個項目的關鍵詞是「系統」,因為我們設計的不是單個的設計品,而是一整套連貫統一的導視規則,儘可能地將其簡明化。既然大樓本身已經是一個標誌性存在了,我們決定收斂導視的鋒芒。我們不希望出來的效果太過張揚,這容易和整體的建築語言相衝撞。新大樓標新立異,沒有哪兩層是一模一樣的,它迴避了建築樣式上的節奏重複,變得不可預知。對此我們的思考是導視標識應避免給人突兀或喧賓奪主的感覺,而應一目了然。

it_entrance_lettering
it_entrance_lettering


‘An interview with PolyU Design (Keith Tam)’, in Design 360°, issue 51 (the type issue), June 2014, pp.26–33

Design 360°: School of Design has just moved into the Jockey Club Innovation Tower, the latest landmark of Hong Kong. Congratulations. The building looks spectacular from outside, and I am more curious to know its way-finding system in the inside. Since it’s your expertise. Any insight?

Keith Tam: Thank you! It has been exciting to move to such an iconic building designed by Zaha Hadid. I believe that the new building will bring new inspirations to the School and gradually transform its…


Neon sign of Goldfinch Restaurant
Neon sign of Goldfinch Restaurant

為香港M+視覺文化博物館《探索霓虹》網上展覽撰寫了一篇關於香港本土霓虹光管招牌的長文,題為〈溝通的建築:香港霓虹招牌的視覺語言〉。文中為香港的地道招牌視覺文化溯源,涉及建築、城市景觀、字體、製作過程等,並闡述一套關於香港招牌景觀的分析架構,圖文並茂。冀能拋磚引玉,為研究、保育、和傳承具香港本土特色招牌發揮開導之效。

Just wrote an essay on Hong Kong’s neon signs for M+, Hong Kong’s museum of visual culture. Titled Architecture of communication: the visual language of Hong Kong’s neon signs, the essay traces the influences and development of neon signs in Hong Kong, exploring their connections with architecture, urban design, typography as well as production processes. It also introduces a typology of Hong Kong’s signscape, and profusely illustrated. I hope that this essay will spark an interest on the study, preservation and continuation of this unique part of Hong Kong’s visual culture.

有說要知某城市有多繁榮富庶,且看她入夜後有多光亮。到過香港的遊客,壯麗的夜景必定在心中留下深刻印記。自五十年代起,「東方之珠」這稱謂就成為了香港的同義詞。生動活潑的霓虹招牌,令人聯想起種種浪漫情懷,是「東方之珠」稱號的代表符號。霓虹招牌勾勒出香港的街道和社區,為城市注入動力。夜幕低垂,充滿生氣。

文字和視覺符號無處不在,滲透香港每個角落,慰為奇觀。大量的中英文視覺信息,偌大規模,風格迥異,五光十色,以不同物料製作、不同潮流展現,揭示了此地的能量與精神。這些符號代表了我們的身份和美學氣質,也可窺見人們在這地球一隅的生活方式與文化。這就是香港。…

Keith Tam

Typographer, information designer, academic (Hong Kong Design Institute)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