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蘭九畹,樹蕙百畝

近來多人熱衷打造生態村,或有朋友專注於特定領域貢獻友善環境之道,自己也因緣際會參與某協會籌備…冀助益群我,單打獨鬥小確幸不可取,必合眾人之力不可。然熟優熟劣,何良何莠,得先判攝權衡,標舉修質。除了避免讓別人或自己不開心,也好斟酌該貢獻心力於何處。


社群毋需實體聚集。先是通訊科技已降低實體會面需要,再者所謂據點往往是找一塊土地建設。無論建設有多”綠”,增加人工鋪面、建物何生態之有?無論理由有多崇高充分,九成九地是無法因自稱友愛自然者接管而繁茂昌盛。頂多堆砌些幾何造型菜圃,頂多單一物種種植。加諸許多善意背後,還是不外人類喜歡”扮上帝”心理。所以要是無力為之,窩居水泥公寓,少事少動,安度餘生即是殊勝功德。慎用”自然”一詞,因為很多人降階取樣,以為比現有體系好就足配自然之名。亂印鈔票造成通貨膨脹,貨幣貶值。同樣濫用文字會稀釋意義。

所見社群中成員大多往來甚密,”好像一家人”…與個人偏好相左。隱私與個人空間沒有充分保障之處,敬謝不敏。

社群辦團康活動者不與。除了意義不明,甚者有害。團康除單純娛樂者不論外,是一種認識道器的二手活動。若要認識體驗什麼,直接做。透過有害中介,惟徒增迷障而已。「即器存道,道寓於器」(這裡”器”暫釋為技術或體系),有些技術是有愛的,或者有人為實踐某種理念而造器。無論「技進於道」,或循理成器,任取一端,砥礪學習無盡,時間都不夠用了,遑論枝節浮事?更嚴重是團康暗示主事者認為人必須帶領引導才能認識什麼,個體自己無法以”存在現場”去理解事物。此心智除了自己是這樣從小被帶大不自覺外,與臺灣人愛好賣弄情調、靡軟之風,連愛地球做好事也堅持綿爛嫋懶有關。是以 Permaculture: A Designer’s Manual 束之高閣,而林黛玲之流大行其道。附帶一題,這種”幼稚化”不只荼毒成人,最大受害者是兒童。成人對待小孩,低標是毋破壞其好奇心與學習欲;高標啟發其認識參與這世界(世界包含自己身心靈)。團康兩造皆無且兼有刑人之患。毀滅人肉體者以刑法伺候;毀滅人心智者往往尊稱為”師”,處罰小過,褒揚大罪,偉哉通達!

社群應包容宗教,但不應於公開集會插入類宗教活動,以靈性神性之名,例如祈禱、靜默、祈福等等。除了修持是自己功夫,無涉旁人之外,主事者大都關心地球、愛人之心有餘(這當然值得嘉許),而義理之掌握闕如。「依法不依人」,反對理由同上團康。所以兩者可以合併抽象化為:凡是無法論析詰難者不得公開為之,以技術、理念可以討論修正、辯證評判故。而團康,「我覺得這遊戲很蠢我不想參加」,說出來就尷尬了…至於手牽手禱告…他媽的 Scheiße。

如果服膺一理念而投身某領域,卻對此一領域以外同樣可以實踐該理念之所懞然麻木,則此人支持該理念之理由與動機都值得懷疑,除非,捨棄作人厚道原則,質疑其智力。例如願意消費與生產有機以上農作(暫時,將有機視為表詮),同樣有益於數位世界,形成正面循環的自由軟體無感無識。又如憂心某環境議題,卻又對自己所提解決方案標上版權所有、專利保護等等。當然,「無求備於一人」,思慮周全不易達到。但是若不警醒自省,靈台清明,很多時候所謂環保友善環境云云也只是為了成就自己頑愚與慣習而已。

毋二分,毋否認現實。有土地園子且想要有所作為者,經常可見:小心不使非有機資材、垃圾廚餘糞便”污染”自己土地,或者聲稱此舉不自然,那所以丟到其他土地即自然(且還自然而然)?在自己園子凡事親力親為,絕棄機關,因為痛心於人類消耗大量石化產品所造成問題所以應該回歸靈性手做。不過把開車兩小時來回自己伊甸園一事完全無視…這不是分裂人格?自己土地之乾淨與自然是靠其他土地污染骯髒所成就,又何乾淨自然之有?自己靈性手做是依靠大量機器與骯髒能源所支撐,然後我們態度彷彿欲以前者之優越性取代後者之劣根性?誠然,現存體系很臭很髒,這髒臭混亂卻激起更高嚮往、許多反省。且物質上累積須多資源讓有心人可以撥亂正反…還是老戲碼。善欲消滅惡,可是所有善都忘了,自身之所以為善是由許多惡所餵養提煉的。

暫時想到這些。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