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業

「傳統」

相信傳統新聞業俾人一個感覺就係一個好快俾人淘汰嘅行業,由其依家嚟個世代新聞嘅價值係啲乜,值幾多錢?而家個個都可以拎住部手機上網睇新聞,傳統報紙嘅價值變得越嚟越唔值錢。咁係唔係代表新聞無價值?當然並非如此,只不過要轉型,用一個唔同嘅方法再去令到新聞有返佢應有嘅價值。與此同時要改變大眾嘅消費新聞嘅模式,因為新聞係有價值而唔係免費!

「數碼」

數碼媒體嘅出現衍生大量嘅數據,數據亦標誌著人嘅閱讀行為同習慣。要量度文字首先係需要分門別類同標籤化。傳統嘅報紙係好難量度,與此同時傳統記者同編輯係以文字嘅角度多與讀者嘅角度出發,所以要迎合數碼年代係需要重新適應。當然有數據係一件好事,但係過份量度亦會衍生唔同嘅問題。標題黨係一個好好嘅例子,因為要吸引讀者眼球去增加瀏覽量。

「未來」

要係文字同數據取得一個平衡係好難,最重要嘅唔好太過著重一啲無意義嘅數字。因為文字係感性,數字係理性,兩者天生就係背道而馳。新聞業要轉型,最緊要嘅始終係內容同讀者之間嘅關係,只要有價值讀者就自然會珍惜。好多時係市場造成嘅行為雖然唔係一時三刻可以改變,但係新聞業係時候再一次轉型。文字係有佢自己嘅價值,至於多定少就好視乎大眾,係時候還文字一個公道啦!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Kenneth Kwok (郭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