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 Cayenne

在還沒看過這部電影前,我不知道什麼是所謂的窮途末路,對我來說,那只是一個概念且虛幻的說法,但現在我知道了。 — 滿州里的動物園,有隻大象,就他媽整天坐在那,也可能牠就喜歡坐在那。 四位對現實無法妥協,在生活中不斷交織與對抗,卻一同迎向末路的人們,席地而坐的大象,成為了他們最終的希望。而29歲的導演胡波(胡遷),就像是為這部電影收下最後一筆,對片長縮減的無法妥協,他最終沒有選擇去看看那隻席地而坐的大象,而是選擇在上映前,迎向末路。 這邊表達我對於片中自己主觀的解讀,皆歡迎批評指教。直白來說,這是一部非常厭世的電影。我想,導演想透過這部電影,讓大眾輕觸社會底層的現實,而且僅僅是輕觸。這部電影榮獲2018年金馬獎多項獎項,我認為其深度超越2017年的血觀音以及大佛普拉斯,實至名歸。 畫面風景 本片的拍攝構圖手法採用許多長鏡頭而且應該是透過大光圈定焦來呈現主體與背景的對比,深刻凸顯每一個人的表情。片中很刻意營造凝重的氣氛,刻意拉長一個衝突凝結的時間,在那樣靜止的畫面中,每一分秒都能感受逐漸窒息的壓抑... 例如于城的好友在發現于城與自己的老婆間的關係後,在陽台前深索之久,這段時間真的夠屏息,深刻勾勒看不見的腦海中的脫韁野馬,然後一躍而下。

[肺言] 末路的景色 — 大象席地而坐 (微劇透心得)
[肺言] 末路的景色 — 大象席地而坐 (微劇透心得)

哈拉瑞在人類大命運一書中預言本世紀數據主義會成為一類主流宗教,為何說是宗教? 因為就算是同樣的數據,依著不同的分析方法或邏輯論述,就會產生不同的解釋與意義,抑或是透過不同的實驗方法對同一題目產生不同的數據(其中還包含各種實驗偏誤與限制)而成為不同的學術流派,對於這樣的結果,大眾也只能依據自己的信仰而選邊站。至此科學希望找到真相與原因,但很多時候往往只是造就了另一種宗教形式。 傳統宗教跟科學(宗教)自科學革命後近幾勢不兩立,信仰傳統宗教可以獲得生命的意義與穩定;信仰科學宗教可以獲取控制的知識與力量,但須放棄意義與穩定。 人類是社會生物,而非單一機器。社會不能沒有協作,而協作需要意義與穩定的共識方能成就。私以為一個社會之中,兩宗教之間不能有一太過於超前,一旦傳統宗教的信仰力量超前,則容易陷入團體僵局、保守而無法改變的困境甚至造成過於穩定的恐慌;反之,若科學宗教超前,則社會價值觀在其道德意義與目的上沒有共識基礎,容易造成喪失社會穩定性的恐慌。 從歷史演進看來,若要穩定又要獲得力量,二者得全,科學不能不放慢速度等待宗教與社會共識破舊翻新的緩慢腳步。 科學的價值在於否定自身而創造突破;宗教的價值在於認定自身而創造意義。

Kevin Cayenne

Kevin Cayenne

The integrity made from the debris of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