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着历史光环复活的纽约军械库展(Armory show),即便号称纽约最大,当代观众的胃口已经不好了。
幻想支撑不了一桌大菜,饱腹后的疲倦显而易见。


纽约军械库艺术展笔记(Armory show 2015)

上周末(March 6–9 ),Armory show在哈德逊河畔仓库(Pier 92&94)隆重举办,199家画廊摆摊,一眼望不到头的各色风味。参观就像赶集一样,鱼龙混杂,玲琅满目,颇具纽约混杂文化意味。看累了,点一杯布鲁克林特色扎啤,就着个闲话喝下去。
1999年刚刚“复辟”的Armory show,其响亮的名字乃是向1913年的第一届Armory展览致敬,其实二者毫无关系。(1913年Armory Show被认为是美国艺术起飞的原始点,自此,全球艺术中心逐渐由巴黎转为纽约)。

顶着历史光环复活的军械库展,即便号称纽约最大,当代观众的胃口已经不好了。
幻想支撑不了一桌大菜,饱腹后的疲倦显而易见。跟两个策展人闲聊,他说:现在到处都是展,没什么意思。
1913军械库,杜尚引发过热潮,后来他也曾说得十分直白、坦率,“每天在这个世界上有6000个展览在举办,因此,如果为一个展览艺术家就认为这是他艺术生涯的终结,或相反,是他艺术生涯的高峰,不是有点儿可笑吗?你必须把自己看成六千分之一,就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如果世界上只有几个明白人,杜尚肯定是其中一个,看看热闹,就下象棋去也。不过凡夫俗子,一百年后仍然得为虚妄的骄傲,力争上游。

可是,现如今经济情况不好,吆喝声得更大……更大……更大。画廊的全球买卖需要更大的盘子,business需要更大的幻象,每个角落都洋溢着钱的味道。各种吸血虫、寄生虫都优雅得很,经理们的微笑和谈吐也都职业。他们不停游说,口干舌燥,为的是让所有作品的标签下贴上“小红点儿”。

艺术节展呼唤高格调,但同时需要卖相好。架上绘画,悦目的卡通、拼贴、加州抽象,又占据了主体。中国艺术家不见了,问了行内人,都说,太贵,风险太大。
至于格调,从来就缺少聪明的脑袋,挤破了头的聪明。
如此看来,艺术家越来“越策展人化”,艺术家的作品呢,越来越“历史化”。还没生出来的作品就得盘算着进入历史了,需要策划一个恰当的道路,从窄门中挤进去。
这世界聪明人太多了,个顶个的好头脑。在角落里举杯吧!道一声:剩下的属于我。

喝啤酒之余,我想到多余的有两条。一则是,1903年被杜尚所掩盖的纽约“垃圾箱”派最有价值的美国写实画家们(Robert Henri,George Bellows,Robert Henri,Edward Hopper等等)。另一则是,河边仓库里70年代流浪汉反文化的偶发艺术和涂鸦。
回到此时此刻,再也谈不上谁掩盖谁了,是图像和观点的互相掩盖。
同时,怀念反文化,成了否定之否定,反文化造就变成了一种有效的风格。在干净的商业世界里,脏,也是一种通向交易的策略。

从展览本身看,Pier 92&94两个地点的对照很能说明问题。
Pier94展示的是当代作品,92展示的则是死人的“现代艺术”。
Pier 94有Ahmed Mater跨文化作品,EL ANATSUI超级拼贴,nick cave的混合时尚人偶等等。(下文中会贴一些)
Pier 92毕加索、米罗、蒙克挂了不少,他们自不用说。精神分裂者Charles Steffen的原生艺术,Sam Francis 色彩漂亮的抽象艺术,Ralph Eugene Meatyard的概念摄影,还有约瑟夫康奈尔神奇的小盒子。

对比之中,一些光芒早已消失,当代艺术,更多体现智性,光已不再。
聪明的格调,悦目的色。所谓“有机事者必有机心”。
奈何?可毕竟是热闹的。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