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攻隊對於後世的影響


這是我這學期修的通識課 – 戰爭影像與戰爭史。這篇文章就是期中報告,沒有規定字數,很佛心。
還蠻有趣的課,特別是上課一直看黑白紀錄片。以前高中特別喜歡看各種紀錄片,沒想到還有這種專門的課。其實我最喜歡被老師點名問問題,因為可以看老師對我的提出的疑問有所停頓。但老師對於其他學生的問題感覺不是很耐煩⋯⋯

電影「永遠的零」的台灣版劇照

上映後的電影「永遠的零」

「永遠的零」這部電影是改編自百田尚樹的同名小說,在日本有極高的票房。但我搜尋華語圈中的影評,許多人視它為軍國主義合理化的電影,動畫導演宮崎駿也公開過批評這部電影。

而百田是日本知名的右翼份子,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曾稱讚過此電影感動,讓部分中國人感到不悅。這份報告我會以個人觀點來解讀電影「永遠的零」和日本過去、現在的關係。

觀影後的感想

許多戰友對於主角的爺爺感到鄙視,這可以顯現出當時二戰中日本軍人效力戰爭的自信與使命。相較於主角爺爺的「膽怯」,他更心繫的是家中的妻女。

以帝國主義的角度而言,爺爺是相對自私的,也呈現出活生生的人性,但電影後半部的發展讓他失去自私,主動踏上自殺式的特攻隊。我記得在電影的中段,男主角因為朋友認為特攻隊和恐怖主義無異而大發雷霆,這點顯示出日本普遍年輕人對於先前帝國主義的厭惡。

但特攻隊的自殺式戰略等於恐怖主義嗎?我覺得還是有些差距的。

在2004年聯合國對於恐怖主義的解釋為「意圖向平民或非戰鬥人員死亡或嚴重身體傷害以達到恫赫人民或脅迫政府實行或取消某些行動」。特攻隊誕生的情況是在二戰時期,以國家對於國家的地位在攻擊彼此。在時代、目的不對等和的立場下比較確實有些不公平。但也不能否認特攻隊帶給雙方國家的災害,最保險的方法是不刻意神話戰爭,或是以特定立場來假設過去與未來的看法。

顯然在電影「永遠的零」,添加男主角對於爺爺的崇拜有些引人遐想的空間。

特攻隊的誕生

二戰期間,日本戰況每下愈況,為了對付美軍,日本海軍中將大西瀧治郎提出特攻隊的戰法。當時的日本崇尚帝國主義,鼓吹年輕人參軍報效國家。為了更忠心的作戰,特攻隊當中結合武士道的經神強化對於服從戰爭的心靈。

武士道是武士效忠主人的各種精神。當時明治維新時就以廢除武士等階級制度,但武士精神仍根深定故於日本社會思想。武士道最知名的精神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所以在武士戰敗之前時會切腹自盡

特攻隊名為飛機作戰,實質上是以飛行員駕駛飛機以自殺式攻擊來打倒敵方。在現代日本年輕人的觀點這是無法理解的行為,也許是教育和思想開放化的關係,年輕人覺得盲目跟隨國家並犧牲是不值得的。

為了瞭解當時日本青年和日本特攻隊的想法,我找了一些資料來研究。現實中的特攻隊員和電影中一樣,大部分的人都是受到軍國式的鼓吹而自願捐軀,但也有隊員不苟同日本政府的作戰。起初隊員的組成年紀都不到二十歲,可想而知受到的教育也不是非常完善,所以無法獨立思考的是可能的,加上日本的民族性重視團結,如果有不同的想法一定會遭人非議。

在日本投降後,特攻隊創始人大西瀧治郎切腹自盡以示歉意。其實我覺得大西很聰明,以切腹名義來當代罪羔羊,因為如果他繼續活著一定會遭受到國內外的非議,甚至會被判為戰犯。

該不該參拜靖國神社

在日本的宗教中死者生前犯下的錯,死後則可以被看淡,但在中國的想法中,即使死後仍會被遺臭萬年。這是兩國之間的夾大文化差異,但在日本二戰期間,除了悼念自己國家的犧牲者,應該考慮到受到侵略而死的他國受害者。

位於日本東京的靖國神社,主要悼念二戰期間為日本帝國犧牲的人,其中包括當時為日本殖民地的朝鮮與台灣軍人

就像德國是禁止納粹符號和崇拜,德國政府也不會公開紀念希特勒,日本部分首相公開參拜靖國神社確實引起國內外的不滿。雖然神社內沒有靈位只有名冊,仍被普遍社會認為參拜即為紀念,如果是死者後代參拜或許可以被諒解,但身為國家的公眾人物就該做出對國家形象最適合的表現。


當然日本還有許多尚未正式承認的過錯,只能期盼有一天這份結大家都能坦然打開。但日本目前社會風氣保守,那天的到來似乎遙不可及。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