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養了一條草

聖經中最先出現的地方是在創世記一:11。

上帝說:「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着核。」事就這樣成了。 於是地發生了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各從其類;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着核。上帝看着是好的。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三日。」
創世記‬ ‭1:11–13‬ ‭CUNP-上帝‬‬(經文版本,下同)

草必定是肉眼可見最低端的生物。

隨後的聖經,也有很多用草或草的生命週期,來引伸的道理。有正面效果,有反面的警戒。絕不含糊,也讓人明白。

最為人所頌讀的就有:

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 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詩篇‬ ‭23:2)

還有:

你們當曉得耶和華是上帝! 我們是他造的,也是屬他的; 我們是他的民,也是他草場的羊。(詩篇‬ ‭100:3‬)

當思路一轉,草變成可怕的咒罵:

因為 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 他的美榮都像草上的花。 草必枯乾,花必凋謝……(彼得前書‬ ‭1:24‬)

當遍地是草,也許我們會不珍惜。事實上,低端的草是食物鏈的基礎設施。

當寸草不生,人也不好過。歷史中災難亦會隨時爆發,例如旱災。

草的奇妙在於人不懂珍惜它們,但是它們自身會適時而生,而且生生不息。

巨人的花園除了留下規劃好,而且必須是所謂優質的草地外,在巨人的眼裡,其他的都是雜草。是必須剷割下來,燒掉,或讓它們暴露於大自然中,枯死。


有天,不知道從哪裡檢了兩塊像塘泥,像指甲般大。隔了個多星期,泥裡長出一片綠葉,然後兩片,三片……

所以,我現在養著一條草。

之後,我發現,當你只養一條草,就是一條多麼珍貴的草時,你會發現,養一條草不比養其他的容易。

你不澆水,它會死。你不引入陽光,它會死。有什麼其他生命本質上需要的,是這條草不需要的呢?

這條草,由始至終也是一條草。沒有改變。

由是,它為何會是第一樣被嫌棄的(其實聖經中提到第一樣可見的生命就是草)?

中國文化一直遺傳一種態度和行為,就是面對政治權勢的時候,例如在衙門裡,會自稱為「草」民!

然而,我們都不曾細心地思考,生命之間有啥不同?

那些拒絕承認生命連於創造主的價值觀,絕對可以做出,割人如割草的行為,而沒有愧疚之心,惻隱之心。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