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迷信與上癮】

「我們開始相信快樂必須仰賴某種成果,或某人,或某種生活風格;那就叫迷信。」-《達賴喇嘛的貓》其中一集

當中談及迷信是在兩個毫無關聯的事物之間扯上某個關係,每個人都有迷信的一面,包括我自己也仍有這一個面向,迷信也可以說是信念的變奏、信仰的加強:有人迷信科學,有人迷信靈性,有人迷信權威,有人迷信模式⋯⋯等等。若果說信念創造實相,那迷信也應該包含在內,但迷信並非完全是貶義,至少迷信的人心中都有信,至於什麼也不信者,又是另一個解說(暫且不說)。


而迷信又可否說是一種「信念上癮」的概念呢?

讓我以咖啡為例。

喝咖啡的習慣在我過往一年的低潮佔了一個很大的位置,我幾乎在情緒低落的時候都會喝咖啡,品嘗當中的味道令我感受到當下的放鬆,配合飲水的習慣加強了身體排毒的效果而瘦了不少,所以我相信咖啡帶給我的好處實在很多(還未計咖啡為我帶給我的人際連結)。

而一但我開始對外宣稱,咖啡能令我變瘦,即表示咖啡有減肥的功效時,那就是信念(我覺得咖啡令我瘦了)演變成迷信(咖啡能有助減肥)的開始,我喝咖啡再也不太在意當中的味道與放鬆,轉而追求減肥的效果,我發現自己這種對咖啡的「有求」是演變成上癮的徵兆,就好像酗酒的人一開始也不是酒徒,而是希望在酒中得到一些東西(有所追求)才開始上癮。

這種想法可用以下句式演譯:

「我不快樂的時候會喝咖啡,因為在咖啡之中可以找到我的快樂。」

這就是迷信的演釋方式,我將自己的快樂建基於咖啡之上,若果有一天政府把咖啡變成如大麻一樣的管制品,我的快樂就糟糕了(或只能夠偷偷喝),而不難發現當兩者連結起來的時候,上癮症狀就在它們之間偷偷的萌芽。

相反,若用另一方式演繹:

「我因為喝咖啡而快樂,但不代表我的快樂之中必須有咖啡。」

這當中帶有「咖啡令我快樂」的信念,但有趣的是人可以有千百萬個信念,同樣地舉例,「咖啡/劍道/畫畫/閱讀令我快樂」,但不代表我必須依賴以上的生活風格才能快樂,回應了文章開首擷自喵書的一段。


會寫這一篇,緣於有朋友無意間說了一句:「你打算一輩子都要維持______的習慣嗎?」實在有如醍醐灌頂,驚覺自己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當我發現咖啡變成左生活既一個「好像必要」的元素時,就打算將這些想法以文字方式倒出來看看。


其實我記得這是一種很常見的邏輯概念,只是自己練習去用自己方式去論述時,就變成沒什麼邏輯了(不知所云)。

至於迷信與上癮,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只是值得留意罷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