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帝國自助行之始

這次是真的徹頭徹尾地說走就走的超級行動行程,從四月中出國五月初回來,到現在也過了將近3周,最近把一些瑣事分門別類,生活節奏開始步上正軌之後,終於也有點時間開始整理這次出去玩的一些想法、體悟和心情紀實。

老實說應該一回來就馬上開始撰寫的,無奈履歷表更新、找工作丟履歷和找補習班花費了不少時間,另外又稍稍調整了和爸媽之間的關係。安內後終於有時間攘外了,謝天謝地。

三月15正式離職之後,過了大概整整2個禮拜頹廢、爽到不行的日子之後,打包行李回到台中老家。想當然爾已經習慣自己一個人過日子的我回到家中和龜毛老母又是一陣雞飛狗跳,雖然生活中多有摩擦,萬幸的是儘管吵是大吵,但還是有許多的溝通和交流。也是在這個時候我親愛的老母天外飛來一筆。

“反正你閒著也是閒著,不然你去出國走一走好了?”

娘親大人走進我房間兩眼發光的看著兩個月沒剪髮,半個月沒刮鬍子,穿著吊嘎在辦公椅上摳腳趾的我。

“…蛤?”

我癡呆的抬頭,一時間對於這種天外飛來一筆的開頭不知所措。

“英國啊英國!最近英鎊跌的可兇了,不如趁現在去英國玩玩好了!”

娘親大人眼中的光芒越發耀眼,似乎回到自己第一次踏上大英帝國土地上的青春熱血,就算那時也已經快40歲了,但青春從不侷限在單純的數字之上不是嗎?

“…蛤?”

我癡呆的看著興致高昂的老母。

“啊也可以去短期遊學,巴斯那邊的語言學校似乎不錯哦雖然我沒去過!你趕快找資料準備一下吧!”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娘親大人沒有注意到依舊狀況外的兒子,講完後瀟灑地轉身離開。

“…蛤?”我就跟個智障一樣繼續坐在辦公椅上,手上拿著指甲剪,附帶兩個月沒剪的頭毛,半個月沒刮的鬍渣和吊嘎,沉浸在狀況外不可自拔。

於是,我的半個月單挑大英帝國的日子就在倉促之間展開。


從狀況外回過神的我一時之間有些興奮,正在苦惱於生活太過乏味,有此機會,輕易放過不是我的風格。skyline找班機,確認護照有效期限、確定歐盟國家簽證的必要性,確定出國日期、規劃行程找景點。一切都在急迫卻又充實有效率地進行著。

在這期間因為英國國會大廈的恐攻事件,一開始興奮提議的娘親大人不知為何又突然焦慮了起來,熱血冷卻後的是源源不絕的擔憂。我只能不斷地運用我的歪理來嘗試說服她老人家,同時迅速而又準確地敲定班機和時間。

越是鄰近出發日期,找住宿和火車時刻的我在興奮勁過去之後也開始了焦慮。

“靠杯我英文會不會罩不住啊?”

“室友會不會都是怪咖或是頭綁頭巾行李箱裡面裝把狙擊槍啊?”

會不會…會不會…會不會的負面想法如同不會衰減動能的彈力球,在我腦海裡彈跳的我腦袋隱隱作痛。這是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全世界只會剩下我一個人的恐懼。

面對未知,只有恐懼。

看不懂時刻表沒有人可以問,趕不上火車沒人陪,遇到危險沒人可以互罩。就像滾雪球一樣,想越多,焦慮感越大。直到此刻,我才直面心中脆弱的部份,其實一直以來對自己都沒有自信,而在最後一段感情當中也把這種缺口挖大,直到笑容再也無法掩飾我的軟弱與疲憊。老實說一直到訂好機票前都是這種狀態,真的很弱。預計4/15禮拜六晚上的班機,小爺我可是4/11才訂機票啊臥槽~現在想起來真是替當時的自己緊張到都要摳破腳皮了。

起飛當天上午去uniqlo買了條新褲子,下午做最後的收尾、行前檢查。晚餐和老媽吃了大浦鐵板燒之後,我強裝鎮定地要老媽不要擔心,拖著行李搭上往桃園機場的高鐵,儘管那時候看不到到自己的背影,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如果真的要替當時的背影下一段註解,那大概就是悲壯吧。

自己拖著行李check in、托運、出境。揹著浪跡天涯大背包的我在免稅商店之間閒晃,企圖用熟悉的膚色和語言減輕心中對於出國的不安。搭上華航在維也納轉機英航,懸在半空中的小心肝才終於正式落地。

“轉機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我說~”,卸下擔心的我心中不禁得意了起來。隨著英航飛機即將抵達倫敦希斯洛機場,飛機廣播也傳來機長英國優雅的口音,簡單說明即將降落,大家可以打開窗戶看看風景,享受美好的早晨。經過半小時後,隨著一陣震盪,儘管尚未入境,但是也正式宣告我已經確確實實的踏在異國的土地上。

揹著浪跡天涯大背包的踏出出境關卡,心中豪氣頓生。

“哈!我根本超猛!!!”心中大喊著的我,再也藏不住得意的笑,走向行李旋轉台。

英國!小爺來啦!!!

然後我的行李就再也沒有出現在行李旋轉台上直到旋轉台關機。

沒錯,在我踏上英國土地上的第一天,我的行李就不見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