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訪高雄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facebook.com/doolish23 on August 8, 2013.)

終於正式拜訪這個城市。

真正踏入高鐵左營站的站區,感覺像是台中烏日站那樣巨大,和小巧的新竹六家大不相同。在北部已經普及到台鐵、甚至竹客的悠遊卡,無法在高雄用來搭捷運,也無法用來借用高雄市區的公共單車,但公車卻又可以。高雄捷運的車廂感覺像是台北的兩種捷運車廂的綜合物,空間有淡水板南線高運量車廂那麼大,甚至更挑高一點,但座椅和車廂邊緣的設計則有著文湖線中運量車廂的那種討喜的圓滑線條。從滿滿的廣告、暫時封閉不用的月台,以及各站略顯冷清的景況看來,我好像真的走入了新聞報導中高雄捷運尚未被大眾倚賴的情形當中。至於在市區乘公車的經驗,我對年長的司機以及他們略受挑戰的聽力都沒有怨言,但對遊客講話的語氣真的是太衝了一點。

高雄市區的主要道路都滿寬闊的,足以開闢更多的車道,人行道的空間也很足夠;幾乎可以說,就算不特別設置單車道,只要汽機車駕駛有默契,高雄的目前的市區環境就已經對單車族很友善。不過,由於沒能借用公共單車的關係,三天來我大部分都是步行,我深刻感覺到台北能夠把騎樓整平,以及能夠讓大部分的機車退出騎樓,是多麼好的事情 — — 在騎樓部分,台北真的對行人更為友善,高雄加油。不過,高雄的行道樹倒是很多的,雖然我沒有看到像台北市的仁愛路 (帝寶前面的路段) 或是中山北路那樣茂盛高大的樹木,但只要給高雄的樹木們更多時間,下次拜訪的時候應該就有更多樹蔭可以享受了。

用餐的部分,我在前所未有的、被極為貼心的服務給震懾了的餐廳用了素食,也拜訪了一些人文氣息濃厚的咖啡店,還嘗試了用心的簡單便當,也許都說不上是這個城市真正的特色 — — 順帶一提,花費上甚至也沒有低過台北 — — 但用餐的部分我仍然覺得非常愉快。不論到了哪裡,觀 (ㄑ一ㄝˋ) 察 (ㄊ一ㄥ) 周邊的人們一直是我的樂趣。在高雄,從人們的談話當中,我聽到和首都很不一樣的節奏:緩慢、但也自在。

三天下來,西子灣的天氣一直不是很好,周遭並且有著許多陌生的口音,以及,操陌生口音的人打翻了整杯果汁卻任由它整個留在原地的這種事情;整個說來並不是很令人開心的行程,直想往那人背後踹一腳。還好,有海景與海鳴聲,以及在漸漸低垂的夜幕當中,近海一盞一盞亮起的船燈,海面上的指引燈,以及高雄港入口的燈塔光束。周圍愈來愈暗,擎著長竿垂釣的人們也一個一個收拾離開堤岸。同時間,也正漸漸消失的那一條界線:海水與夜空交合的那一條線,我看著它,我想,這回只帶走一張相片作為手機桌布,下回來到這裡一定要有些不同。

民宿 “高雄仁的家” 在網路上已經有許多圖文並茂的介紹,我大概無法比網友們寫得更好了。我印象深刻的是運動員的主人的平淡卻親切的歡迎,齊人高的紅色木板大門,房間的手工上下舖,室外會撞見蜈蚣的浴室,以及留言本 — — 我全都看完了,忘了去數總共是九本還是十本。我讀到政大吉他社第四十七屆三位同學的留言,我讀到不少日文、英文,甚至有一篇德文留言,頁間更有許許多多的畫作。在這裡,一人一晚收費五百 — — 在聽得到飛機起降的小港青島村的寧靜當中,我覺得非常值得。

也去了美術館周邊的公園,忍不住又和台北大安做了比較。在台北生活了五年下來,大安公園對我來說,更像是樹木栽植展示區;時候未到,大安公園距離 “森林” 兩字還相當遙遠。並且又特別讓人感覺到,台北的人們刻意留下了這塊綠地,提供無法自忙碌中抽身的人們進行例行性質的 “休閒” 活動。試想,休閒竟然必須刻意安排,這不是過於奇特了嗎?高美館的這處公園卻不是這麼回事,我拜訪的時候是週間的下午,而我再次從周遭運動、交談的人們的神態,以及這處公園地的空氣當中,嗅到了這裡的節奏,那就是,沒有什麼事情逼著你一直前進,像是拿槍抵著脊梁骨那樣。高雄在這個公園的面貌底下格外親切,雖然這個下午是豔陽高照的天氣,但不甚高聳的樹木卻給曬出了可愛的陰影來,我為此極為享受。

其他一些小事包括,很可惜沒有認真看看駁二藝術特區,也很可惜錯過了橋頭糖廠,但有見識到美麗島站的美麗玻璃造景,還差點彈了擺放在一旁的白色鋼琴 (如果未來我有機會,我要在那台琴上面演奏 Debussy 的第一號 Arabesque,這是我第一時間想到的選項)。去了高雄中學,覺得是一處很像台北市師大附中的學校,非常驚艷於紅土的網球場地。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klassykolyk’s story.